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存档

大概是接龙,不过反正这里也没人会看到。
毕竟我根本就没有粉啊(微笑)

而这时的一目连却显得非同一般的冷静。
那场毁掉他一个眼睛的灾难也好,方才的洪水也好,这一切只是某人倾注于他身上的恶意罢了。而这个某人,此刻或许正在某处逍遥自在呢。
是的,不论是神体受损还是信仰全失,甚至包括那个孩子的悲剧也好……一切的一切都是某人的一个局,是扭转了“神”与“妖”的概念的他所设下的圈套。尚为神的自己眼中仅有自己的子民,从而无法看清这一切。而身为妖鬼——或者说,不再被神这一身份束缚的他,却反而能看清更多的东西。
失却一目带去的竟是更广阔的视野,这真是名为“一目连”的妖怪身上最大的讽刺。
他飞向风暴中央,一手凝结成风刃切开了巨浪,随后又将气流结成盾牌保护住山下的村民们。
那么问题就是,为何这个“某人”要如此针对自己与荒了。

众人都以为荒拥有预言这一天赋,然而只有荒自己知道这并不是天赋,而是与神明的连接。
真正能够预测未来的是自己背后的那位神明,而自己也只是将神明的旨意传达给大家罢了。——但是他,某一日却突然听不见神的声音了。
他以为是对人类的感情遭到了神明的唾弃,因为那位神明哪怕在神之中都是少见的将人类视为蝼蚁的存在——偶尔路过村子的福神也好,如今在自己面前的一目连也罢,这片土地上的神明似乎都是仁慈的,但是自己背后的神灵却仿佛不知仁慈为何物一般冷漠无情。
作为结果,他被人们抛入海中——再次拥有意识时已经是这般怨灵的模样。对人类充满憎恨的他,不指望自己还能听见神明的话语——有哪位神明愿意搭理一个连地府也下不去的怨灵呢,又不是人人都是一目连那傻瓜。但这时,那个久违的声音却在他的耳畔响起。
起初他不过是以为风雨的嘈杂令他起了错觉,但仔细一听却发现那真的是久违的神谕,只是这次神的声音听上去却仿佛劫后余生一般。
“建御雷被替代了。现在的他目标是你身边的风神。”
短短两句话,让荒的视线重新回到了正拼命抵挡风暴的一目连身上。鬼使神差地,他握住了一目连的一只手,将自己的力量注入了那摇摇欲坠的风盾之上。

这场灾难并没有持续多久。云层中透出一缕光,随后所有的雨云都四散而去。一目连抬头,并在与浮在空中的那个人四目相交的瞬间跪下身。“父神……不对,天津彦根命大人……”
“辛苦了,吾之子以及天津瓮星之子。”掌管雨的上神向两人微微点头致意,随后锡杖一挥猛地朝向天空的另一侧——那是一个被厚重的积雨云包裹的模糊身姿。“仗着控制风雨的能力冒充鹿岛的主神,借此剥夺天津瓮星的神格使他的神子陷入悲剧,甚至对我的孩子下手……藤原的伪神,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伪神?”云雾中传出了“桀桀”的笑声,“谁才是虚伪的一方呢……不过是一只杂种、一只妖怪和一只半神半佛的怪物,也敢骑到我头上吗。不,你们这群乡巴佬或许不明白吧,当今世间可是藤原的天下!而我两面佛,也会成为仅次于天照的主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