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一点无关痛痒的私设

千机伞生日:2014年12月1日

冰雨生日:2018年8月10日

想写伞伞成人礼……想写晖刃和小屠龙逼伞伞叫他们哥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可能让他拿第一,但是我仍然要尽我最大努力。
连不在这里的他的份一起,加油。

论(寻)剑(迹)

箫爸爸大概生气了。

“一群彩笔!连魍魉都炸不死!换我来输出!”

开了个法门

我算是真正理解了军师这几句话的意思

“我不努力变得更绿(划掉)更强是要去穿调息的”

嗯……

本来还搞了点偷家剧本的,现在看来全部流产了,gg

以及硬核渠道四合一服求七判以上五花孤注夜烛言大腿啊,后悔没判他了

【寒江、冰雨】又是一次神仙打架

*寒江与冰雨的场合,


*一咪咪……好吧其实挺多的蛇燕,蹭个CPtag就跑


*含尊上吃瘪情节,不喜慎入!再说一遍!不喜慎入!!!


*本来想援昨天的寒江cut然而没赶上……人物属于各自本家,欧欧洗属于我


    竹林中传来打斗声的时候,独钓寒江正坐在竹坞中垂钓。昔日的绝命堂首席刺客如今已归隐山林,无剑曾多次邀请他进驻剑冢,却都被他一一回绝。

    原因无他,只是自己擅长的路数是取人性命,而面对似乎是已死之人的魍魉,连二成的功夫都施展不出来。不过,由于其强烈的自尊与坚持,他始终没有告诉无剑他真正的顾虑。他明白,那个强到不讲道理的剑冢之主不会理解这一点。

    只是,这争斗的声音令他无法不在意——鱼塘中的鲤鱼都被吓跑了,他自然也无法平心静气地继续垂钓下去。他端起烟枪抽了一口茶,便整理了一下行装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而去。

    竹林之外两人正切磋着武功,其中一人独钓寒江认识,那是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昆仑山灵蛇庄主,同时他也很快看到了背着行囊蹲在树上认真观战的飞燕——而另一个,独钓寒江却没有见过。

    不如说,那手持光剑身披铠甲的家伙,看上去根本就不属于五剑之境。不过独钓寒江在意的可不是这些,那剑客现在正被灵蛇庄主所压制着——灵蛇的拳法精准无比,一招一式都带着强劲内功,而每次剑客想要往后退的时候,躲在草丛中的毒蛇便会露出獠牙断了他的退路。

    一如其性格的完美无缺,独钓寒江想——想必枝头上的飞燕也是这么想的吧,他抬头看见了飞燕脸上得意的笑容,暗笑飞燕绝对漏算了一步。

    ——因为那剑客,根本没有退的念头!


    “我说今天怎么那么安静,亏得本剑圣还特地摆了个擂台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来挑战,哦不两个人,不过你这老毒蛇其实是想让小燕子先上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无剑人呢人呢人呢!无剑不来那天罡小兄弟总该来了吧,看他一脸特别想和本剑圣切磋的样子,难不成被千机那把伞迷了心窍?”剑客一边招架一边喋喋不休着,惹得灵蛇庄主微微皱眉,“哎呀我就想说了小兄弟那千机伞有什么好的,本剑圣那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难道他们都看不到吗!喂小燕子你看到没有!你尊上让你好好欣赏一下本剑圣的英姿你听到了吗!唔哇……”见那剑客竟挑衅起了飞燕,灵蛇怒意大盛,一拳击中剑客腹心将他击飞出去。打得好!寒江在内心为灵蛇喝彩了一句,紧接着便发现飞燕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动摇。

    怎么回事!

    然后下一秒,寒江便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天上的剑客仅半息之间便稳住了身形,一剑朝着地面上狠狠劈砍下去,将原本藏在草丛中的数条毒蛇尽数逼了出来。灵蛇暗叫不秒,举起蛇杖做了个招架的动作,蛇口之中吐出数枚毒针,这才没有飞出太远。只是,那一下强行的直拳仍旧是扰乱了他的步伐,一时间双腿竟被剑气击中动弹不得。

    不过灵蛇的慌乱也仅仅持续了一瞬,很快他便调整好了体势再度迎击。只是飞燕脸上凝重的神色丝毫未减,而一旁观战的寒江也明白飞燕到底在担忧什么。

    因为对于一名刺客而言,这一瞬,够了!

    下一秒灵蛇便因侧腹突如其来的疼痛半跪下去。而方才同灵蛇擦肩而过的剑客,则是挽了一个剑花并收剑入鞘。“我赢了。”剑客向着并没有什么人的擂台边得意地笑了笑。


    “哈哈哈哈哈哈武林高手也敌不过本剑圣!这下本剑圣是不是天下无敌了!还有谁要来!小燕子你来吗来吗来吗你不想为你的尊上复仇吗,我冰雨随时奉陪!”自称冰雨的剑客果然还是帅不过三秒,马上就挑衅起了从行囊中拿出伤药替尊上包扎的飞燕。

    飞燕狠狠瞪了冰雨一眼,却碍于正在为灵蛇包扎伤口而抽不开身。一旁的冰雨则是继续说个不停,“怕了吧怕了吧怕了吧,屈服在本剑圣的武艺之下了吧!告诉你本剑圣可是天下第一的剑客!你如果想从我手下拿走天下第一还要再修炼修炼呢!”

    “他说的没错,是本尊大意了。”灵蛇见飞燕全身紧绷,便拍了拍飞燕的后背,“不过下一次谁胜谁负还不一定。飞燕,这冰雨对机会的把握甚至在本尊之上,你去同他交手一把好好学学吧。”

    “尊上!”飞燕见灵蛇难得地叫了对手的名字,思忖着这番怎么都不能让尊上失望,飞快地替尊上包扎好盖好衣服,便朝着擂台跑去——不料,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此番冰雨来到五剑之境,是为了送一程主人退役想要留在剑境修行的友人千机伞。不过,热爱切磋的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么个和各路好手过招的好机会。于是,将千机伞交给无剑后,冰雨自己便在无剑的默许下,在剑冢摆了擂台接受各路武林高手的挑战。

    方才千钧一发之间找到机会击败了灵蛇尊上使他心情大好,对着第二位挑战者竟调笑起来:“哟哟哟没想到啊没想到,送走了一条老毒蛇来了个小刺客啊,是不是想玩个舍命一击一波带走我?不过啊我堂堂荣耀大陆剑圣冰雨还没怕过什么刺客呢,因为所有的刺客都被我——”冰雨话音未落,便已送出一剑。独钓寒江侧身避过,而后冰雨马上转身斩出第二剑,“对,就这样,就是这样,所有想要刺杀我的刺客都被反过来被我刺杀啦!哈哈哈哈!”寒江飞镖掷出,再度变向的同时将鱼竿护在身前——冰雨这招三段斩,可是能变向两次的移动技能,很难躲避——然而躲不过, 还挡不住吗!一时间鱼竿上清澈的内力流转,同冰雨的斩击相撞,两人同时后退了几步。

    “靠靠靠靠靠你往地上插了什么东西!”冰雨毫无形象地大喊一声,但很快调整了姿势再度刺向独钓寒江。寒江挥起鱼竿隔开了冰雨的刺击,趁着这一空挡时间他迅速地看了一眼冰雨的足部。

    似是因为方才被灵蛇的毒蛇摆了一道的缘故,此番冰雨换了装备,双脚被厚厚的一层铠甲包裹,虽然刚才的飞镖妨碍了他的行动,但并未给他造成伤害。转瞬间,冰雨的第二击已至,独钓寒江收起鱼竿躲避,趁乱又扔出一把飞镖。

    完了,这是个假动作!

    飞镖出手时独钓寒江便察觉到了不对,猛地甩竿将方才掷出的五枚飞镖勾起。与此同时,冰雨虚晃了一下身形,竟一下有七个一样的身影向独钓寒江攻来!

    “左数第二,第三个是假身。”飞燕小声对灵蛇说,灵蛇只是点点头——他自己也不过辨认出了三个假身,飞燕的武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进到如此地步了,这令灵蛇感到无比欣喜。但灵蛇高兴的神情仅持续了一瞬——因为下一秒,独钓寒江一手带着一鱼钩的飞镖,直接三百六十度抡了一圈,将真身硬生生从一圈假身之中勾了出来!而后,他又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停下,抛出了另一只手上早已藏好的一枚飞镖。

    而此时的冰雨,虽然剑影步被破,脸上的兴奋却丝毫不减。

    这样的操作,连招和破招,在荣耀世界根本就没有见过!

    手起刀落,冰雨将勾住铠甲的鱼线斩断,挥出的剑气也顺势改变了飞镖的方向。

    不过,任何招数都会有它的破绽!而你的破绽,我已经抓住了!

    于是,冰雨再一次以最直接的路数主动进攻,寒江再一次横起鱼竿格挡,同时另一只手摸向身后——

    而后,冰雨剑锋猛地一偏转,绕过了独钓寒江的鱼竿,转而刺向他去摸飞镖的那只手。“噗嗤”一声,独钓寒江的手臂被光剑戳穿,溅出一道血花。“这场胜负,我也拿下了!”冰雨拔出光剑,打算以其最擅长的幻影无形剑作出最后一击……

    然后,冰雨的铠甲就被独钓寒江另一只手中的鱼竿刺穿了。


    独钓寒江也不明白,明明在自己看来这是取人性命的决斗,就像那么多年来他杀人之前必定要举行的决斗仪式一般,为何他会感到如此开心,甚至在作出最后一击时避开了冰雨的要害。

    他简单包扎了一下手臂——灵蛇与飞燕早在决斗结束的那一刻便动身去了剑冢,如今已是跑得没影了——对冰雨说道:“刚才若是我再刺得准一点,你可就没命了。”

    “靠靠靠靠靠你还真的想来杀我啊!先说了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就这么被杀了队长可是要哭的啊!还好本剑圣发现得早早有防备,哈哈!”他脱了铠甲——在靠近心脏的部分放着一叠技能书。“怎么样,和本剑圣切磋是不是很有意思很开心!”冰雨猛地拍了一下独钓寒江的后背,收获了后者的一个眼刀:“很烦。”

    “话别这么说嘛。当时的那个机会你明明可以杀掉我的,可是你没有,这不就证明了你和我切磋很开心,想再来一局吗!真巧呀我也想和你再来一局!”冰雨继续一个人自说自话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心意相通的好朋友,心灵之友啦!只可惜你现在受伤了,就算我赢回来也是胜之不武,而且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啦,我可不是千机伞那个闲人,本剑圣可是很忙的!还有训练和比赛和训练和比赛等着我!不过嘛……嘿嘿,如果有一天本剑圣也赋闲在家的话,我也会再来这个世界和大家PKPKPK的吧!毕竟在家里发霉长蘑菇可不是本剑圣的作风!”

    好似是回应冰雨的话一般,在擂台的正前方一道通向异界的大门徐徐展开。“今天就先这样啦,过个两三年本剑圣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一定要再切磋一次分出胜负!”

    “嗯,一定的。到时候我还在这里等你。”

    独钓寒江抽了一口茶,笑了起来,向着冰雨离开的方向挥了挥手。

    “终于有可以稍微期待一下的东西了。”他想。


    “这里我能得手,但是这里我又不能得手……”留宿剑冢的飞燕进了房间便闭门不出,摆弄着手中的银梭若有所思。“想什么呢。”灵蛇调笑道,揉了揉飞燕的头发,但是他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尊上,属下失礼。您还有伤在身,且让属下替您更衣……”飞燕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竟把自家尊上撂在了一边,忙替灵蛇脱下外袍。

    “伤不重,比武切磋而已那冰雨也没下狠手。”灵蛇见飞燕将袍子挂起,连忙招呼飞燕在他身旁坐下。“不如说说看,你今天都看到了些什么。”

    “那冰雨虽是剑客,可行的全是刺客的路数,一招一式难以预料。独钓寒江也是,不愧为绝命堂首席……”

    “你露怯了,飞燕。”见飞燕转瞬之间便分析起二人的招式套路来,灵蛇赶紧打断他,“习武之人最忌露怯二字。若是你在认为他们比你强的基础上观战的话,那就始终只是拙劣的模仿,纵使能学到那么一招一式也无法超越他们。”

    “依本尊看,那剑客路数诡异实力强大,倒也担得起天下第一的剑客这一称号,但仍不足为惧。因为总有一天,本尊也会成为天下第一。而你作为本尊的弟子,自然也不能畏惧任何敌手。”

    “我明白了,尊上。”飞燕脸上的迷茫消解了些许,他向灵蛇行了一礼,恢复了精神去做二人入浴的准备了。

    看来是越来越能期待这小燕子的成长了。灵蛇看着飞燕的背影,摆弄起了他留下的银梭,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梦间集漫画衍生】记六爻大将军的一次坑人行动

*大概是梦间集漫画衍生的扭曲前传?设定主要参考漫画第一话。


*又名由一只手引发的一场阴谋大戏,以及军师的黑历史喜加一


*请不要当真,一切以官方漫画进展为准

*请不要当真,一切以官方漫画进展为准

*请不要当真,一切以官方漫画进展为准


*军师手玩年

*军师手玩年

*军师手玩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铸剑师的圣地万里国,以打造精兵而著名。相传其铸剑技术,仅传女性不传男性,更为这片土地染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最近,某个传说正在万里国的铸剑师之间流行起来。

    “你知道神兵吗?”

    “知道知道!听说那些被称作神兵的武器,可以化作人形!还都是很帅气的小哥哥!”

    “哇!”不管在哪里,帅哥总是女孩子最感兴趣的话题。听到有人如此形容传说中的神兵,姑娘们一下来了兴致,惊叫起来。

    这时突然有个女孩举起手:“那么,我们能不能亲自铸造一把神兵呢?”

    “哇!”

    “你真敢说啊!”

    “不行吗?”

    “当然不行了,神兵可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光是见到神兵就很困难了,怎么可能造出来!”

    “可是,铸剑师不就是为了铸造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兵器存在的吗!”

    “那也别肖想神兵啊,那种东西,是否真实存在还不一定呢!”

    就这样,关于神兵的传说,就这样停留在了一群铸剑师少女们的谈资之中。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有真正见到传说中的神兵的一天。


    数个月过后,万里国中进了一群士兵。见国门为士兵打开,姑娘们一个个都严阵以待,家家户户都开了铸兵的炉子——战争马上要开始了,为了准备战争需要为军队打造大量的兵器。这一点,姑娘们都心知肚明。只是,这次来到万里国的军队规模,似乎有些庞大得过头了。

    以往,万里国产出的武器属于军队中的上等货,一支军队仅有少数尖锐才有资格装备。然而这次,则是整整一个兵营的将士都站在国门外侧严阵以待。而领头的那位将军,身披厚重的铠甲,从士兵的队列中穿过并走进了万里国的国门。

    “大将军,我知道前方战事紧急,可是一口气替一万名将士打造兵器,这……这不合规矩……”国母皱眉,脸上露出不愉快的神色。

    “报酬的话不用担心。”将军平淡地回复,“况且,若是发动贵国所有的铸造师共同努力的话,一万套尖锐装备不过一个月便能准备完毕。”

    “这就更不行了!”国母的声音抬高了几分,“我们万里国向来与世无争。您这条件,是在把我们国家手无寸铁的女性,强行往战场上推啊!”

    “六爻大将军,请您三思啊!”


    “哦。那么若不是我将铸剑师们往战场上推,而是铸剑师们自愿奔赴战场的话,你便会同意吗。”


    将军停下脚步,在铸剑师女性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摘下了头盔。

    ——在那头盔之下,露出了一头非人的浅绿色长发,以及人所难以企及的帅气容貌。

    “既然万里国的诸位皆以铸剑为生,那么想必对神兵一词一定有所耳闻吧。”将军环顾四周,几个稍微年少的女子们纷纷点头,而年长的女子们则是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们很幸运,今天遇到了真正的神兵。”将军将战矛随手往地上一插,方才还空着的手中忽然变出了几枚棋子。而后他手腕一翻,一枚棋子向着前方空地上掷去,带出了一阵惊人的气浪。“我乃谋士之兵六爻棋,在这个世界是统领万兵的将军。”

    “好厉害……”

    “是真的神兵啊!”

    “但是是不是有点可怕?”

    “喂,小李你要做什么!”只见一个女孩向着六爻棋的方向跑了过去,正是那日夸下海口要打造神兵的李姓女子,此时正好奇地看着方才他那双以惊人气劲掷出棋子的手,“我能摸一摸吗?”

    “没关系。”六爻棋默许了少女的行动,“若是有人对我神兵的身份有疑问的话,可以和这位姑娘一样前来确认一二。因为此番,我正是为传授神兵的铸造方法而来。”

    “好厉害,真的和普通人一样啊!”六爻棋话音未落就被少女的惊呼声打断了,见那位面容严肃的将军确实对众人没有恶意,女子们便纷纷围了上来。就连外围的国母也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神色,但很快她的眼中便泛起了浓浓的担忧情绪。

    “不过,这是有条件的。首先,请万里国各位铸剑师,为我军将士共一万人打造兵器与铠甲,且一个月之内必须铸成。——当然如方才所说的那般,这部分报酬我军会付给各位。”

    “其次,神兵仅能打造一件。待神兵铸成,请诸位销毁一切同神兵相关的痕迹。包括我的真实身份、我所诉说的一切神兵的铸造法、以及铸造神兵所需的所有工具。神兵的归属以他自己的意志为准。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万里国铸造神兵的技术已经失传了。”

    “国母,这一条件是否可以接受?”

    “这个……”对同为铸剑师出身的国母而言,不仅见到了真正的神兵,还将有一件神兵从自己手下诞生的喜悦自然是无法比拟的。只是,即便这位将军向自己提供神兵的铸造方法,是否真能成一件神兵还是未知数。若是这一举动,使得万里国暴露在敌军的炮火之下,那自己岂不是成了万里国的千古罪人。

    “我想做!”

    “我也想!”

    然而,少女们个个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有几个女孩,甚至一声不吭地跑回了家生起了炉子。“那好,我答应你。”国母见女子们热情如此高涨,心想这也不是什么特别苛刻的要求,便答应了他的交易。


下一步想扭的东西

“自苏沐秋手中继承,至今未有人能模仿的变形武器的构思……我想将它实现。为此,我需要找到传说中神兵的出生地万里国。”

“且不论万里国如今藏在哪里。听说那里的技术传女不传男,而且已经有千百年未有人锻出神兵来了。你确定你能成功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怎么,千机。因为对面是女孩就束手束脚了吗。”
“并没有。不过是我现在很庆幸你能陪我一起来这陌生的国度。就算我真的是比肩苏沐秋的天才铸造师,若是没有明确的目标也是打造不出好的武器来的。六爻,搭把手。”
“好。……等等???你摸我手干嘛?”

锻造的目标是……单手刀。
手习惯的发力方式,肌肉的构造,内力的使用方法,其实早就在无数的切磋中领教过。不过如今触摸着六爻的手,似乎又有了些新的发现。
在刀的基础上再加入远程攻击的手段,这是他的第一需求。因此,需要加入一定的枪弹结构。
不能和千机伞一样使用空心构成,因为六爻的内力会将它震碎。
既然这样的话……

千机开始在空白的墙壁上写写画画,不一会儿就画出了一个长柄,带有刀鞘的直刀结构。而后再将刀鞘部分单独拿出来,寥寥数笔将它的架构变成了枪管。

“多亏有了这次机会。其实啊,我早就想为你打造一柄武器了。”

总想写点什么,就来谈谈伞/六/阳队的私设吧

嗯,虽然千机破阵里伞伞一直都是个人生导师的角色,然而我流伞完全不是这样。

毕竟,按照集集的事前预告千机冰雨是国家队到苏黎世后世邀赛开打前穿越的,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他打完世邀赛就要gg了……

所以后来来到五剑之境的伞,其实是经历了世邀赛中国夺冠,叶神正式退役,君莫笑就此落灰的伞——退一万步说哪怕包子能玩儿君莫笑,过个两年不到伞也会落灰,毕竟伞的95级上限喻队老早就分析出来了。

在这一前提下伞伞对未来产生了迷茫,并且做出了与其落灰还不如到那个偶然间发现的世界去修炼自己的决定——然后好伙伴冰雨还特地送了他一程,因此啥独钓寒江啦花雨啦尊上啦飞燕啦这些个玩暗杀耍阴招而且很强的都见识了一通冰雨的套路(尊上:这家伙不简单,飞燕趁这机会好好学学。第二天飞燕的话多了一倍),然而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西皮向,其实伞和六爻互相的第一印象不是特别好,但是互相切磋过一场以后就不打不相识好感度飞速飙升了。他们通过交手他们明白了对面与自己的心性与心境都太过相似——打法平平无奇却擅长战术,战术风格也很像,而且都在为前途烦恼着,从此一见如故,旁边围观的天罡都傻了。
——因此我总感觉如果真的阳队能凑一块伞伞没有非要回去的话,他和六爻总归会擦出一点火花的,至于是CPCB还是不共戴天的关系就任君脑补了。
顺便,千机单挑输过六爻,六爻下棋输过千机,而且都没放水,他们对于对方的套路是能够完全参透的。

指挥风格方面,不管千机还是六爻其核心战术都是一致的“将计就计”。千机是因为跟了叶修,六爻是因为下棋下多了预测技能点满。阳队自从千机回来以后就是双指挥天罡辅助,而且主要指挥权在千机手上,原因在于千机有那一口奶可以在全队浪疯的时候加回来,无剑比较放心。
然而据天罡回忆基本上离开无剑眼皮底下六爻就要抢指挥权了,虽然他们都觉得无所谓被卖了就卖了反正草原的勇士全真教的道士东海之滨的侠士不怕牺牲,反而会为今天又杀了多少魍魉有没有比过那个混蛋道士/混蛋金闪闪这件事打个你死我活。
可无剑在乎呀。

千机来之前,阳队曾经长期处于转型阵痛期,互相之间都没有特别信任——六爻那边还发生过临出征前无剑大刀阔斧把他的战术全部划掉重来,并亲自出战指挥的窘境,而他也只能很怂地“以主公的意志为准”,其实心里非常不甘心。也就是那次经历让六爻怀疑起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毕竟无剑不论境界还是战术都在自己之上,还一副过劳死也不在乎的样子。来之后,天罡马上就向无剑力荐了一波千机的实力,劝无剑在阳队上放手,这才让六爻有了足够的发挥空间。因此虽然小奶罡现在还是独来独往(并且三天两头和长庚打起来)但是仗着背后有全真两位大家长从而敢干涉无剑的部署进而团结队伍(虽然估计他没想着要团结队伍),不得不说这孩子真的长进了啊。要是没天罡这一波助攻,怕不是阳队要变成第二个柔队,人人都无剑依赖症。

先说这点吧,反正不打tag说啥都行。

总想写点什么,就改了改六爻的相随

*大概是个蜜汁相随改写吧……?这篇六爻千机妥妥的CP了。
*叶修有点私设,不影响阅读就是
*人物属于各自本家,欧欧西归我

(前略)
六:(沉吟片刻落下一子)一子落而满盘活。
千机,久等了。
伞:下得不错。
六:没想到千机竟对弈棋也有兴趣,在我身后看了一个多时辰。
伞:你……你早就发现我了?
六:那是当然。怎么,有兴趣和我来一局吗?我饶你几子也无妨。
伞:不需要。
六:你能看懂?
伞:过去叶修尚未离家出走的时候,在家研究过不少的棋谱兵书。
虽然之后他把一切的精力奉献给了荣耀,但是这段过去亦是成为了他日后被称作战术大师的基础。
因此,我对兵法也是略知一二。
六:那可真是有趣,可惜今天时日不多。
改天,千机你便陪我下上一局可好。
伞:荣幸之至。

伞:有侵而利者,有侵而害者……
奇怪,这两页的翻阅痕迹怎就比其他的书页明显得多。
(放下书)你回来了。
六:还在想怎么到处都找不着你,原来躲在这里临时抱佛脚呢,还拿了我的《棋经》。
伞:我倒还奇怪。看你整天把这本书捧在手里,至少得是破虏之功*一类的武功秘籍才对,没想到只是一本普通的棋经啊。
六:你以前看过?
伞:叶修看过。
六:好吧果然不该问你。不过这书可没那么好懂,需要我为你讲上一讲吗?
伞:不用,我看得懂。
六:哈哈,那可真是有趣。
能够参透棋经之人可是寥寥,我也难得期待起同你的对决了。

*这里伞伞说的是武穆遗书,然而世界的抑制力作用,和金庸原作关系特别大的词会被自动替代,哈哈。

六: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对千机信赖至此。
他本是异界来客,我们也不过萍水相逢。但是,话已出口,如今又怎有收回的理由。
(说罢,六爻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呵呵呵呵呵呵,千机伞,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全力吧。
(伞进入,省略选先后手步骤)
伞:这是!
(六爻的棋路一反往日的谨慎,反而是屡屡出奇招,甚至多次走出铤而走险的一步。千机被越逼越紧,只得防守迂回)
伞:和平时不一样?
(这时,千机猛地发现一处破绽)
伞:机会!

(一局过后,千机最终落败)
伞:哈……果然论下棋,我还是敌不过六爻你。
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吗?今天的你和平时不太一样。
六:这才是我真正的战术风格。阴险狠辣,为了胜利不计一切后果,在棋盘之上就化作了黑子。
而平日同你相处的那个温和的我,不过是为了参透剑魔的武功而形成的,我心中的白子而已。
只不过……后来,我终究是舍去了我不该舍去的东西。
(省略六爻叙述过去的内容)
六:自那以后,我便潜心弈棋,不问世事。
千机,我本不愿向你提起这样的过去,因为这对你而言或许无法接受。只是我总觉得,千机这个人我一定可以相信,并且想要赌一把。现在想来,我早在你同我讨论棋谱与兵法时,便开始如此信任你了。
伞:我也没想那么多。
不论是弈棋还是切磋,亦或是真正的战斗,只要意识到你是我的对手,那我便只有战胜你一条路可走。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洪水猛兽,都是如此。
我所追求的事,自始至终只有一样,胜利。
因此,不必烦恼也不比迷茫,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不如说,你能相信我接纳你的过去,我很高兴。
伞:我其实也一样。面对完全陌生的世界和完全陌生的人,偶尔我会迷茫,离开叶修身边来到这个世界的选择是否正确。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哪怕在陌生的世界,也会有愿意跟随我的队友与愿意向我敞开心扉的知己。
所以别说害怕了,你愿意相信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六:有你这句话,六爻我不甚荣幸。
本以为在剑冢的生活是新的挑战,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切从头再来。而且这一次,有你能够全心全意信任我,而我也能全心全意信任你。
千机,今后你可愿意同我共同进退?
伞:当然了。
因为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

柔队
内息军师贼好用
谁用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