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六爻x千机】弈心

*姑且算是七夕贺文


*CP为六爻棋X千机伞,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各自本家,欧欧洗属于我


*内含六爻下棋吃瘪情节,雷者慎!!!


    “你回来了。”

    结束了同周边城镇的结盟工作,六爻回到剑冢内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内的布置同之前不同了。

    床铺被并拢到了一起,空出的地方摆上了几个大箱子。里面多半是些神兽的皮毛爪牙之类,以及剑冢随处可见的刀剑的残片。千机将这些称作铸造武器用的材料。书柜也被好好整理过,无剑送来的几套历史书籍放在最上头、他时常翻阅的兵法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而最下层则是塞满了各式技能卷轴。

    书桌上的棋盘被擦得闪闪发亮——那是平时用来垫在地图之下的棋盘,虽根据六爻的习惯也划出了横纵十九道,然而并没有真正拿来对弈过几次。多半时候,这副棋都是被千机当做坐标使用,用以标注剑冢及剑境地图上的方位。而此时《剑冢地形图》被卷成一卷靠在墙边,棋盘边上正对着放着一黑一白两坛棋子。

    千机脱下了他那充满异界风情的铠甲,穿着素色长袍,唯有那红色围巾仍然绕在脖子上,顺着椅背垂下。见六爻归来,他将两坛棋子放置于棋盘之上,招呼道:

    “今天与我对弈一局可好?”

    “自是极好。”听到千机这般邀请,六爻脸上也露出笑意。“我也很久未能与你对弈一局了,只是为何偏偏是今天?”

    千机望向远方的星空,“不过是想起了你我相遇的那天,也是一局棋让我认识了你。”


    “在下剑冢之主麾下谋士六爻,千机阁下可愿意与我对弈一局?”

    青色长发的男子面带微笑迎向异界来客,但是千机却看出他笑意背后的暗流涌动。他并不信任我。见千机显露退缩之色,六爻补上一句,“若是阁下并不善弈,同我比武也行。”

    “……对弈就对弈吧。”千机心想,可不能在气势上矮人一截。面前这人手中捧着的《棋经十三篇》,在千机原本的世界中也是一本小有名气的棋谱、也是兵书,曾经被那两位少年当做闲书读过。他飞快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围棋的基本规则,一边跟着六爻走向他的书房。

    桌上规规矩矩摆着一盘棋,棋盘镶着金边、棋盒上还有玉雕作为装饰。六爻随意打开两个棋盒中的一个:“是黑子,如此便是我先手了,那么阁下也请落座吧。”

    “啊……好。”见六爻那么迅速地决定了先后手,千机这才缓过神来坐下。而后,六爻自棋盒中拿出一颗黑子,落下。

    平静的棋局一直持续到黑白子第一次交锋,千机这才发现眼前的对手绝不简单。千机勉强破掉一招的时候,六爻已经在后面布下第二招、第三招。凌厉的攻势将千机步步紧逼,他只能见缝插针寻找机会。

    一局终了,千机看着棋盘上仅占了三分之一的白子,重重叹了一口气。他鲜有输得那么惨过,即便那是自己并不是最擅长的围棋。他无精打采地瘫在椅子上,六爻将棋子收起,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不散的愁容。

    他捻起一枚白子,手心传来玉石的温润触感,以及与本体相连接的安心感。但这却使他更为不安:“为什么会从他的身上什么都感觉不到……是错觉吗,改日再与他对弈一次吧。”

    “反正,能在我手下试图反扑的棋手,在五剑之境也不过十个吧。”

    六爻抱着两坛棋子走出了房间,那本棋经就这么被他放在书桌上没有拿走。千机回过神来,看着被丢下的《棋经十三篇》,一边翻阅一边在棋盘上比划起来。

    “下次,可不会输给你了。”


    黑子与白子在边界处第一次交战,战线随着棋局的进展一点点拉长。

    突然千机落下一枚白子,突入六爻的包围圈。“你这一手……”六爻微微皱眉,摩挲着手心中的黑子思考对策。

    “怎么,这可是普通的棋子,你还能猜到我下一步会怎么做不成?”千机见六爻陷入思考,心情轻松地甚至放出了挑衅的话语。

    “嗯,对你我已经不会拿出那一副棋了。”六爻接过话,与此同时顿时有了眉目,落下一枚黑子。“不过,你想怎么做,我大概还是明白的。”

    “那我就要那一副棋,你给我吗?”千机没有急着落子,反而是捻了一颗白子在手中把玩起来,“看起来可比普通的棋子成色好上太多了。”

    “棋子不是稀有材料啊!”六爻激烈地反驳道,随后突然意识到千机那句话背后的含义,捻起一枚黑子随后脸色一沉。千机见六爻神色一变,乐了。“看来是动真格了啊。”


    弈棋如弈心,这是每一位棋手都明白的常识。棋盘之上,黑白之间,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格。而作为神兵的六爻棋,自然也是最明白这一点的。

    自他化形之前,他便由不同的人使用,或是争夺,棋子之中刻上了许许多多人心的痕迹。化形之后,特别是临危受命继承谋士之位以后,他便利用这一特点,邀人对弈一局借此通晓人心。

    六爻棋,乃是弈心之器。凡人心中所思所想,皆会在棋盘上体现,而后传到六爻的眼里。他见过太多利欲熏心的小人,也有不少高风亮节的君子。一局棋,使他看透了人生百态。

    ——却唯独看不透眼前之人。

    第五次对弈,他看着棋盘上被白子压倒的黑子,陷入沉思。这个名为千机伞的神兵,在与他对弈的时候似乎什么也没有想。除却每次对弈他的优势都会小上那么一点以外,关于他的内心六爻则是完全一无所知,也看不透。

    他也试着问过与千机有过一面之缘的天罡剑,得出的答案也仅仅是“那是一位很厉害的前辈”这样的程度。他也曾同千机交换过先后手,甚至用白子一面与黑子一面交替与他对局,得出的结论仍然是,什么也没有。

    这样下去可不行,得同他做个了结。六爻心想,如果放任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待在剑冢,说不定会危害到大家的安全。于是,第六次对局前夕,六爻狠下心,对千机下了最后通牒。

    “千机,若是这一局棋你未能赢我,那你就要把你的来历、以及来到剑冢的目的全部告诉我。若是敢说一句谎话,那就请你从剑冢离开吧。”

    “那……我今天是不得不赢了你了,是吧。”

    千机神色如常,甚至还隐隐有些兴奋。“那如果我赢了,我也能提一个要求吗?”

    “请讲。”六爻点头。只见千机打开两个棋盒,从中拿出一枚黑子一枚白子。“若是我赢了,我想要这个。”

    “没问题,那么就开始吧。”

    最后的对局,一触即发。


    黑子的攻势越发狠厉了起来,千机手执白子同六爻周旋,眼中所见的却不是这一步,而是这一步之后的十步、百步。忽然,千机在六爻的阵型之中落下了一子。六爻一惊,手中一抖,幸而并未拿着棋子,否则怕是会浪费无谓的步数。

    他想要合围。六爻思考片刻马上得出结论,随即调转矛头攻向那一枚落单的棋子。千机又怎甘示弱,前方的白子同后方部队遥相呼应,眼看就要把六爻的阵型冲散……

    ——那一天也是这样。千机想着,忽然就得意地笑了起来。


    自从千机走出那出人意料的一步之后,六爻的步法便出现了混乱。紧接着,白子立马跟上,硬生生地剜去了黑子势力中的一块腹地,并借此向更深处推进。

    六爻正欲力挽狂澜,可黑子的溃败之势太过突然,不一会儿他便选择了投子。“我竟然,输了?”六爻仍然不敢置信。在弈棋方面,他一向自认寻不到势均力敌的棋友,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会在棋盘上失败。“怎么回事,这……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那些一成不变的走法,早就该有人破解了。”千机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六爻,晃了晃手中的一本小册子。“我还特地做了攻略,要看看吗。”

    “有空我会拜读一下。”六爻收起了棋子,“不过现在我得向主公复命去了。我……这回可是全盘皆输,不仅没能明白你的目的,甚至还败给了你……还是在棋盘上败给了你。”说完,他转身正欲离开,却被千机一把拽住了袖子。


    “我名为千机伞,由银武天才苏沐秋制造、全职高手叶修所使用的,拥有十二种形态的神兵。如今我在我的世界已无法生存,故而想起了曾一度误入的五剑之境,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新的、属于我的荣耀。为此,我必须不惧一切挑战——首先,便是胜过你。”


    六爻愣住了。方才他的确想要质问千机的来历与目的,但是既然在对弈上败给了千机,那他便不再有询问的资格——可千机却一反常规地,将一切都告诉了他。六爻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会一直看不透这个人。

    因为他的眼中只有胜利与荣耀。

    而与他对弈的其他人,不论心中怀有怎样的念想,首先就已经放弃了胜利。

    “本以为我这弈心的本是已经通透,原来……独独漏掉了最简单的东西。”六爻自嘲地笑笑,反手握住了千机的手——在那只手中,留有方才千机要去作为赌注的黑子与白子。

    “千机,这么久以来一直错怪你,我感到十分抱歉。从今以后,我们便是同伴了。只是……”


    “只是我输的那一局,迟早会赢回来的。”面对同那一日相似的棋局,六爻放弃了拦截白子的行进路线,反而是诱导千机前往阵型的腹地,“而现在,是时候了。”

    一枚黑子落下,深入敌阵的白子顿时被一网打尽。见白子失势,没有了额外的机会,千机干脆地选择了投子。

    “果然……好强。”千机主动收拾起了棋子,“刚才的那招诱敌深入很漂亮啊,我猜到有诈,可是完全来不及阻止。”

    “呵。”六爻轻笑一声,“为了不再输给与我朝夕相处的你,我也在不断寻求突破。如此看来效果还不错。”

    六爻更了衣,吹灭了油灯,同千机一起躺在了床上。书房的顶上开了一个天窗,从中正好可以看到银河。星星向着银河的中央靠拢,连成一片光的海洋。

    千机总喜欢凝望星空,因为这样仿佛就可以看到他的故人。在房间里加装一扇天窗,一定也是他的主意。星光温柔地洒下来,照亮了彼此的脸。

    “千机,同你对弈我很开心。”六爻侧过身,转向千机的脸,一看千机竟也在看着自己。“这般心无旁骛,一心只想着如何取胜,这样的对局……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千机沉默了。“在我的世界这才是常态啊。大家围绕某个目标公平竞争,没有什么无法战胜,因为大家的目标就是荣耀。只是,像你这般强大到我需要拼尽全力去战胜的对手,也很少见——虽然那是我不擅长的方面。”

    “哈哈,那下次我们比武如何?”六爻说着交握住千机的双手,“方才你不是说想要什么东西吗,我给你了。”说完,他便钻进了千机的怀里。

    “嗯?”

    “那一日你我对弈使用的棋子,其实是我的本体来着。”

    “难怪成色和光泽都那么好!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材料啊,那个!”千机双眼放出光芒,倒映着漫天星辰显得熠熠生辉——然而六爻却知道那是危险信号。于是他飞身而上,将千机压在了身下。

    “千机,看来我得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我到底该是什么关系了。”


    “那一天,你是为什么会出此奇招的?”某一天,六爻突然想起来那一局改变了他的棋,便问千机道。

    “嗯?哦,因为我觉得你也是那种多疑的人。既然能够把我关在你的房间里审问六天,那若是我作出一些常人不会做的举动,你定会起疑心而后动摇。”千机翻开攻略本,里面密密麻麻列举了十几种打乱六爻阵型的方案——而这些作为棋手而言有些荒唐的方案六爻竟觉得一半以上都是可行的,“作为眼下的敌人也是未来的同伴,我也在不断想要了解你。”

    说完,千机拿出了另外一本书。六爻定睛一看,正是那日落在房间里被千机拿走了的《棋经十三篇》。

    “弈棋如弈心……到头来,被看透了的那个,是我啊。”

    六爻接过书翻了翻,发现千机在上面留下了不少笔记,随后拍了拍千机的肩膀,微笑起来。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