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寻迹-starlog-

*未完成版不打tag

寻迹-starlog-

序章

    梦境的尽头,千机再一次看到了那个人。年逾三十的男人叼着烟,手中把玩着一张账号卡。一双手仍然白嫩且漂亮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只是动作迟钝了不少。
    千机知道叶修已经很久没有玩荣耀了,自从那一日荣耀等级上限疯涨以来,他便仿佛看透了什么一样,彻底将这个游戏同自己的生活割离开来。
    ——而他同叶修的联系,也一天一天变得淡薄。如今能再次在梦境之中见到叶修,已经是一个奇迹。
    千机当然知道上天赐予他这个奇迹的意义——在叶修的那个世界中,荣耀这款游戏,将在两天后迎来终结。而这也意味着他与叶修的联系将被彻底切断。
    “叶修!”他高声唤了那男人的名字。男人弹了弹烟灰,平静地转过头去。“哟。”千机听到男人这么回答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千机感觉仿佛回到了七年前他们分别的那个夜晚。
    “叶修,我……”明明已经想过了很多次离别的话语,可真正面对这张脸的时候,千机却发现一切的言语都是那样单薄。却只见叶修将烟头随手丢在地上熄灭,随后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过了很久,叶修才收手,仔细端详了一下千机的脸。“你越来越像他了。”
    “沐秋吗?”
    叶修只是笑笑,拿出了那张叫做君莫笑的首版账号卡,抚摸过上面烫金的注册日期——2014年12月1日。“你也十八岁了啊。”
    “是。”千机点头。十年的尘封,一年的闪光,再是七年的分别。同叶修在一起的时光太过短暂,可那却是他最为辉煌的一段记忆。而今,这个将自己打磨得熠熠生辉的人,却要与自己走向不同的未来。
    “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叶修拍了拍千机的肩膀,眼中闪过一丝感伤,却很快又被满满的自豪所取代。感受着叶修手中传来的温度,千机终于鼓起勇气。
    “嗯,我有想做的事情。”十八岁的少年意气风发,“我想完成沐秋的未竟之作……不,不仅是这样,我想成为超越沐秋的银武制作大师,想要看到他未能看到的风景。”
    “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叶修将账号卡放回衣兜里,“去实现你的梦想吧,虽然……我是看不见了。”
    “还有,十八岁生日快乐。”
   
    2032年12月1日,千机伞在异世界迎来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
    2032年12月3日,大型MMORPG网游《荣耀》,在运营了十九年后正式宣布关服。

1、
    千机醒来的时候,床头被放满了红色的花束,中间还插着三张小卡片。
    “千机前辈,生日快乐!以及记得转告天罡和晖刃今天还是我起的最早,哈哈。”
    “千机前辈生日快乐,长庚抢我的花今天罚跪一小时。”
    “千机……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就不说什么了,以及天罡长庚你们两个有完没完。”
    一看就知道是长庚、天罡和晖刃。这三个明明比自己年长还要叫自己前辈的孩子,可真是一个比一个起得早了。前些天五剑之境兴起了一股互相送花的风潮,只是那段时间千机忙着调查襄阳古战场的任务就没能参与进来。现在想想,那些孩子们是不是在替自己弥补遗憾呢。
    ——自己已经彻底成为了他们中间的一份子了啊。
    “也是,都七年过去了……”
    他将花插在窗边的花瓶中,收拾了一下行装准备出门。他没有注意到,一只银色的蝴蝶停在了花瓣上。
    千机走出没几步,一双手自他身后扣上了他的脑袋,为他戴上了一个艳红色的花环。“千机,生日快乐。”熟悉的声音自耳畔响起,他知道那是他现在无可替代的友人兼搭档。“六爻……”千机唤出了他的名字,抚摸起了他的脸颊。“唉,你又把自己弄得一身伤回来,我可感觉不到快乐啊。”回复术的光芒自他的手指绽开,抚平了六爻脸上的血痕。“还有那个花环,不是无剑送给你的吗?他们的也是,你们就这么轻易地把无剑给你们的东西给别人?”
    “四弟说我戴着像个盆栽。”六爻笑出声来,“况且我们都觉得,无剑若是要给我们褒奖,那必然少不了千机你的一份。何况今天还是你的生日,有什么愿望吗?”
    “这个……”
    “事先说好,翘掉晨练是不可能的,会被天罡和晖刃追杀。尤其晖刃本来就整天想着和你较劲……”
    “我才不会许那种愿望!”千机反驳,同时梦中的种种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与叶修的再会,以及永诀。那个时候,自己到底许下了什么愿望呢……
    想起来了。
    “六爻,这剑境是否还能容得下新的神兵?”千机发问,“倚天与屠龙是由玄铁重剑所打造的神兵吧。”
    “是这样没错……”
    “那就没问题了。”千机的双眼闪过兴奋的光芒,“我也想打造新的神兵——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打造成功——但是,我有一件无论如何都想完成的武器!你知道,这个世界的神兵都是在哪里完成的吗?”
    听了千机这一通疯狂轰炸,六爻原本困惑的表情登时变成了苦笑。“呵,那你真是……问对人了。”
   
   
    “现世,万里国……”千机咀嚼了一番这个地名。“不过,虽说是神兵的故乡,也不过是现世的人类自以为是地这么决定了而已。事实上,万里国出产的神兵仅有一把。况且那技术传女不传男,我担心你无法掌握……”
    “我明白了,但我也不需要那种技术。”千机向着六爻点了点头,似乎拿定了主意。“我可有向你说过我的创造者?那是一位自制武器的天才,名为苏沐秋。如今世人对他的印象不过是数把强力自制武器的原创者,更何况其中有的都已经面目全非——但我明白,他还有许多并未成为现实的设想。”
    “他的生命停在了十八岁,而如今的我也是十八岁。所以,我想替他实现他未能实现的一切——然后告诉他,谢谢你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谢谢你让我遇到了那么多那么好的同伴。”
    “我明白了。”六爻将千机拥进怀里,在他的耳边低语道,“你将梦想给予了停滞不前的我,那我也一定会帮你实现你的梦想。”
   
    千机抱了一大叠宣纸回到了书房,就在这时六爻注意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那只蝴蝶。“引梦笛,别躲了出来吧。”
    “这可真是……”手持长笛的男子自树后凭空出现,“居然一下就被你看穿了,看来幽谷箜篌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无趣的人。”
    六爻咳了一声,“你的使命是引导剑冢之主吧,那帮我转告他一声我要出个远门,哦顺便再转告一下我大哥,让他别没事把无剑关起来,过几天我也救不了场了。”
    “不用你说我知道。”引梦轻抚长笛,“如今会让无剑停滞不前的最大阻力,恐怕就是幽谷箜篌了。也是苦了身为弟弟的你们。”
    “对了,让千机见到叶修的也是我,毕竟很快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不知他是否有这种觉悟呢?”
    “他会有。”
    “你相信他会有?”
    “是他一定会有,千机伞可比五剑之境的任何人都要坚强得多。”
    “哦?”引梦放下笛子若有所思,而后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笑容,“那你可真是捡到宝了啊。”
    “过奖。”六爻颔首。而就在他移开视线的一瞬间,引梦笛的身影便如一阵雾气一般消失了。过了好一会儿,六爻才反应过来引梦笛话语中的异样。
    “我?……不是主公?”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