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寒江、冰雨】又是一次神仙打架

*寒江与冰雨的场合,


*一咪咪……好吧其实挺多的蛇燕,蹭个CPtag就跑


*含尊上吃瘪情节,不喜慎入!再说一遍!不喜慎入!!!


*本来想援昨天的寒江cut然而没赶上……人物属于各自本家,欧欧洗属于我


    竹林中传来打斗声的时候,独钓寒江正坐在竹坞中垂钓。昔日的绝命堂首席刺客如今已归隐山林,无剑曾多次邀请他进驻剑冢,却都被他一一回绝。

    原因无他,只是自己擅长的路数是取人性命,而面对似乎是已死之人的魍魉,连二成的功夫都施展不出来。不过,由于其强烈的自尊与坚持,他始终没有告诉无剑他真正的顾虑。他明白,那个强到不讲道理的剑冢之主不会理解这一点。

    只是,这争斗的声音令他无法不在意——鱼塘中的鲤鱼都被吓跑了,他自然也无法平心静气地继续垂钓下去。他端起烟枪抽了一口茶,便整理了一下行装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而去。

    竹林之外两人正切磋着武功,其中一人独钓寒江认识,那是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昆仑山灵蛇庄主,同时他也很快看到了背着行囊蹲在树上认真观战的飞燕——而另一个,独钓寒江却没有见过。

    不如说,那手持光剑身披铠甲的家伙,看上去根本就不属于五剑之境。不过独钓寒江在意的可不是这些,那剑客现在正被灵蛇庄主所压制着——灵蛇的拳法精准无比,一招一式都带着强劲内功,而每次剑客想要往后退的时候,躲在草丛中的毒蛇便会露出獠牙断了他的退路。

    一如其性格的完美无缺,独钓寒江想——想必枝头上的飞燕也是这么想的吧,他抬头看见了飞燕脸上得意的笑容,暗笑飞燕绝对漏算了一步。

    ——因为那剑客,根本没有退的念头!


    “我说今天怎么那么安静,亏得本剑圣还特地摆了个擂台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来挑战,哦不两个人,不过你这老毒蛇其实是想让小燕子先上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无剑人呢人呢人呢!无剑不来那天罡小兄弟总该来了吧,看他一脸特别想和本剑圣切磋的样子,难不成被千机那把伞迷了心窍?”剑客一边招架一边喋喋不休着,惹得灵蛇庄主微微皱眉,“哎呀我就想说了小兄弟那千机伞有什么好的,本剑圣那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难道他们都看不到吗!喂小燕子你看到没有!你尊上让你好好欣赏一下本剑圣的英姿你听到了吗!唔哇……”见那剑客竟挑衅起了飞燕,灵蛇怒意大盛,一拳击中剑客腹心将他击飞出去。打得好!寒江在内心为灵蛇喝彩了一句,紧接着便发现飞燕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动摇。

    怎么回事!

    然后下一秒,寒江便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天上的剑客仅半息之间便稳住了身形,一剑朝着地面上狠狠劈砍下去,将原本藏在草丛中的数条毒蛇尽数逼了出来。灵蛇暗叫不秒,举起蛇杖做了个招架的动作,蛇口之中吐出数枚毒针,这才没有飞出太远。只是,那一下强行的直拳仍旧是扰乱了他的步伐,一时间双腿竟被剑气击中动弹不得。

    不过灵蛇的慌乱也仅仅持续了一瞬,很快他便调整好了体势再度迎击。只是飞燕脸上凝重的神色丝毫未减,而一旁观战的寒江也明白飞燕到底在担忧什么。

    因为对于一名刺客而言,这一瞬,够了!

    下一秒灵蛇便因侧腹突如其来的疼痛半跪下去。而方才同灵蛇擦肩而过的剑客,则是挽了一个剑花并收剑入鞘。“我赢了。”剑客向着并没有什么人的擂台边得意地笑了笑。


    “哈哈哈哈哈哈武林高手也敌不过本剑圣!这下本剑圣是不是天下无敌了!还有谁要来!小燕子你来吗来吗来吗你不想为你的尊上复仇吗,我冰雨随时奉陪!”自称冰雨的剑客果然还是帅不过三秒,马上就挑衅起了从行囊中拿出伤药替尊上包扎的飞燕。

    飞燕狠狠瞪了冰雨一眼,却碍于正在为灵蛇包扎伤口而抽不开身。一旁的冰雨则是继续说个不停,“怕了吧怕了吧怕了吧,屈服在本剑圣的武艺之下了吧!告诉你本剑圣可是天下第一的剑客!你如果想从我手下拿走天下第一还要再修炼修炼呢!”

    “他说的没错,是本尊大意了。”灵蛇见飞燕全身紧绷,便拍了拍飞燕的后背,“不过下一次谁胜谁负还不一定。飞燕,这冰雨对机会的把握甚至在本尊之上,你去同他交手一把好好学学吧。”

    “尊上!”飞燕见灵蛇难得地叫了对手的名字,思忖着这番怎么都不能让尊上失望,飞快地替尊上包扎好盖好衣服,便朝着擂台跑去——不料,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此番冰雨来到五剑之境,是为了送一程主人退役想要留在剑境修行的友人千机伞。不过,热爱切磋的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么个和各路好手过招的好机会。于是,将千机伞交给无剑后,冰雨自己便在无剑的默许下,在剑冢摆了擂台接受各路武林高手的挑战。

    方才千钧一发之间找到机会击败了灵蛇尊上使他心情大好,对着第二位挑战者竟调笑起来:“哟哟哟没想到啊没想到,送走了一条老毒蛇来了个小刺客啊,是不是想玩个舍命一击一波带走我?不过啊我堂堂荣耀大陆剑圣冰雨还没怕过什么刺客呢,因为所有的刺客都被我——”冰雨话音未落,便已送出一剑。独钓寒江侧身避过,而后冰雨马上转身斩出第二剑,“对,就这样,就是这样,所有想要刺杀我的刺客都被反过来被我刺杀啦!哈哈哈哈!”寒江飞镖掷出,再度变向的同时将鱼竿护在身前——冰雨这招三段斩,可是能变向两次的移动技能,很难躲避——然而躲不过, 还挡不住吗!一时间鱼竿上清澈的内力流转,同冰雨的斩击相撞,两人同时后退了几步。

    “靠靠靠靠靠你往地上插了什么东西!”冰雨毫无形象地大喊一声,但很快调整了姿势再度刺向独钓寒江。寒江挥起鱼竿隔开了冰雨的刺击,趁着这一空挡时间他迅速地看了一眼冰雨的足部。

    似是因为方才被灵蛇的毒蛇摆了一道的缘故,此番冰雨换了装备,双脚被厚厚的一层铠甲包裹,虽然刚才的飞镖妨碍了他的行动,但并未给他造成伤害。转瞬间,冰雨的第二击已至,独钓寒江收起鱼竿躲避,趁乱又扔出一把飞镖。

    完了,这是个假动作!

    飞镖出手时独钓寒江便察觉到了不对,猛地甩竿将方才掷出的五枚飞镖勾起。与此同时,冰雨虚晃了一下身形,竟一下有七个一样的身影向独钓寒江攻来!

    “左数第二,第三个是假身。”飞燕小声对灵蛇说,灵蛇只是点点头——他自己也不过辨认出了三个假身,飞燕的武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进到如此地步了,这令灵蛇感到无比欣喜。但灵蛇高兴的神情仅持续了一瞬——因为下一秒,独钓寒江一手带着一鱼钩的飞镖,直接三百六十度抡了一圈,将真身硬生生从一圈假身之中勾了出来!而后,他又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停下,抛出了另一只手上早已藏好的一枚飞镖。

    而此时的冰雨,虽然剑影步被破,脸上的兴奋却丝毫不减。

    这样的操作,连招和破招,在荣耀世界根本就没有见过!

    手起刀落,冰雨将勾住铠甲的鱼线斩断,挥出的剑气也顺势改变了飞镖的方向。

    不过,任何招数都会有它的破绽!而你的破绽,我已经抓住了!

    于是,冰雨再一次以最直接的路数主动进攻,寒江再一次横起鱼竿格挡,同时另一只手摸向身后——

    而后,冰雨剑锋猛地一偏转,绕过了独钓寒江的鱼竿,转而刺向他去摸飞镖的那只手。“噗嗤”一声,独钓寒江的手臂被光剑戳穿,溅出一道血花。“这场胜负,我也拿下了!”冰雨拔出光剑,打算以其最擅长的幻影无形剑作出最后一击……

    然后,冰雨的铠甲就被独钓寒江另一只手中的鱼竿刺穿了。


    独钓寒江也不明白,明明在自己看来这是取人性命的决斗,就像那么多年来他杀人之前必定要举行的决斗仪式一般,为何他会感到如此开心,甚至在作出最后一击时避开了冰雨的要害。

    他简单包扎了一下手臂——灵蛇与飞燕早在决斗结束的那一刻便动身去了剑冢,如今已是跑得没影了——对冰雨说道:“刚才若是我再刺得准一点,你可就没命了。”

    “靠靠靠靠靠你还真的想来杀我啊!先说了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就这么被杀了队长可是要哭的啊!还好本剑圣发现得早早有防备,哈哈!”他脱了铠甲——在靠近心脏的部分放着一叠技能书。“怎么样,和本剑圣切磋是不是很有意思很开心!”冰雨猛地拍了一下独钓寒江的后背,收获了后者的一个眼刀:“很烦。”

    “话别这么说嘛。当时的那个机会你明明可以杀掉我的,可是你没有,这不就证明了你和我切磋很开心,想再来一局吗!真巧呀我也想和你再来一局!”冰雨继续一个人自说自话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心意相通的好朋友,心灵之友啦!只可惜你现在受伤了,就算我赢回来也是胜之不武,而且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啦,我可不是千机伞那个闲人,本剑圣可是很忙的!还有训练和比赛和训练和比赛等着我!不过嘛……嘿嘿,如果有一天本剑圣也赋闲在家的话,我也会再来这个世界和大家PKPKPK的吧!毕竟在家里发霉长蘑菇可不是本剑圣的作风!”

    好似是回应冰雨的话一般,在擂台的正前方一道通向异界的大门徐徐展开。“今天就先这样啦,过个两三年本剑圣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一定要再切磋一次分出胜负!”

    “嗯,一定的。到时候我还在这里等你。”

    独钓寒江抽了一口茶,笑了起来,向着冰雨离开的方向挥了挥手。

    “终于有可以稍微期待一下的东西了。”他想。


    “这里我能得手,但是这里我又不能得手……”留宿剑冢的飞燕进了房间便闭门不出,摆弄着手中的银梭若有所思。“想什么呢。”灵蛇调笑道,揉了揉飞燕的头发,但是他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尊上,属下失礼。您还有伤在身,且让属下替您更衣……”飞燕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竟把自家尊上撂在了一边,忙替灵蛇脱下外袍。

    “伤不重,比武切磋而已那冰雨也没下狠手。”灵蛇见飞燕将袍子挂起,连忙招呼飞燕在他身旁坐下。“不如说说看,你今天都看到了些什么。”

    “那冰雨虽是剑客,可行的全是刺客的路数,一招一式难以预料。独钓寒江也是,不愧为绝命堂首席……”

    “你露怯了,飞燕。”见飞燕转瞬之间便分析起二人的招式套路来,灵蛇赶紧打断他,“习武之人最忌露怯二字。若是你在认为他们比你强的基础上观战的话,那就始终只是拙劣的模仿,纵使能学到那么一招一式也无法超越他们。”

    “依本尊看,那剑客路数诡异实力强大,倒也担得起天下第一的剑客这一称号,但仍不足为惧。因为总有一天,本尊也会成为天下第一。而你作为本尊的弟子,自然也不能畏惧任何敌手。”

    “我明白了,尊上。”飞燕脸上的迷茫消解了些许,他向灵蛇行了一礼,恢复了精神去做二人入浴的准备了。

    看来是越来越能期待这小燕子的成长了。灵蛇看着飞燕的背影,摆弄起了他留下的银梭,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