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总想写点什么,就改了改六爻的相随

*大概是个蜜汁相随改写吧……?这篇六爻千机妥妥的CP了。
*叶修有点私设,不影响阅读就是
*人物属于各自本家,欧欧西归我

(前略)
六:(沉吟片刻落下一子)一子落而满盘活。
千机,久等了。
伞:下得不错。
六:没想到千机竟对弈棋也有兴趣,在我身后看了一个多时辰。
伞:你……你早就发现我了?
六:那是当然。怎么,有兴趣和我来一局吗?我饶你几子也无妨。
伞:不需要。
六:你能看懂?
伞:过去叶修尚未离家出走的时候,在家研究过不少的棋谱兵书。
虽然之后他把一切的精力奉献给了荣耀,但是这段过去亦是成为了他日后被称作战术大师的基础。
因此,我对兵法也是略知一二。
六:那可真是有趣,可惜今天时日不多。
改天,千机你便陪我下上一局可好。
伞:荣幸之至。

伞:有侵而利者,有侵而害者……
奇怪,这两页的翻阅痕迹怎就比其他的书页明显得多。
(放下书)你回来了。
六:还在想怎么到处都找不着你,原来躲在这里临时抱佛脚呢,还拿了我的《棋经》。
伞:我倒还奇怪。看你整天把这本书捧在手里,至少得是破虏之功*一类的武功秘籍才对,没想到只是一本普通的棋经啊。
六:你以前看过?
伞:叶修看过。
六:好吧果然不该问你。不过这书可没那么好懂,需要我为你讲上一讲吗?
伞:不用,我看得懂。
六:哈哈,那可真是有趣。
能够参透棋经之人可是寥寥,我也难得期待起同你的对决了。

*这里伞伞说的是武穆遗书,然而世界的抑制力作用,和金庸原作关系特别大的词会被自动替代,哈哈。

六: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对千机信赖至此。
他本是异界来客,我们也不过萍水相逢。但是,话已出口,如今又怎有收回的理由。
(说罢,六爻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呵呵呵呵呵呵,千机伞,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全力吧。
(伞进入,省略选先后手步骤)
伞:这是!
(六爻的棋路一反往日的谨慎,反而是屡屡出奇招,甚至多次走出铤而走险的一步。千机被越逼越紧,只得防守迂回)
伞:和平时不一样?
(这时,千机猛地发现一处破绽)
伞:机会!

(一局过后,千机最终落败)
伞:哈……果然论下棋,我还是敌不过六爻你。
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吗?今天的你和平时不太一样。
六:这才是我真正的战术风格。阴险狠辣,为了胜利不计一切后果,在棋盘之上就化作了黑子。
而平日同你相处的那个温和的我,不过是为了参透剑魔的武功而形成的,我心中的白子而已。
只不过……后来,我终究是舍去了我不该舍去的东西。
(省略六爻叙述过去的内容)
六:自那以后,我便潜心弈棋,不问世事。
千机,我本不愿向你提起这样的过去,因为这对你而言或许无法接受。只是我总觉得,千机这个人我一定可以相信,并且想要赌一把。现在想来,我早在你同我讨论棋谱与兵法时,便开始如此信任你了。
伞:我也没想那么多。
不论是弈棋还是切磋,亦或是真正的战斗,只要意识到你是我的对手,那我便只有战胜你一条路可走。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洪水猛兽,都是如此。
我所追求的事,自始至终只有一样,胜利。
因此,不必烦恼也不比迷茫,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不如说,你能相信我接纳你的过去,我很高兴。
伞:我其实也一样。面对完全陌生的世界和完全陌生的人,偶尔我会迷茫,离开叶修身边来到这个世界的选择是否正确。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哪怕在陌生的世界,也会有愿意跟随我的队友与愿意向我敞开心扉的知己。
所以别说害怕了,你愿意相信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六:有你这句话,六爻我不甚荣幸。
本以为在剑冢的生活是新的挑战,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切从头再来。而且这一次,有你能够全心全意信任我,而我也能全心全意信任你。
千机,今后你可愿意同我共同进退?
伞:当然了。
因为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