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梦间集】一段无头无尾的神仙打架

*其实是我六九技+叶神生日发粮


*千机伞是指梦间集那只有小辫子的,今天日子比较特殊提一下


*六爻千机是友情还是CP自由心证


    “千丈先生。”影刃抱着一个蒸笼推开了千丈卷的房门,只见千丈卷没在作画,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越女姐做的馒头,说务必要让你先尝尝看……你在看什么?”

    “嗯。”千丈卷只是微微一点头,打开蒸笼从中拿出一个小兔子馒头咬了一口。影刃顺着千丈卷视线望去,却只是看到了两个在剑阁中比武的残影。“唔,看不到……”说话间,他的手上碰到了什么油腻的东西,定睛一看竟是千丈画卷上的颜料粘在了手上。“对,对不起!”他连忙道歉。

    千丈瞥了一眼影刃的手,淡淡地回答道:“没事的,反正这幅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画下去。”

    “咦?”影刃疑惑,这才注意到画面的内容——一半是汹涌的山洪,在浪尖上好像站立着某个人举着旗帜。再定睛一看,那哪是什么旗帜,分明是一杆战矛,高耸入云。而画面的另一半,却是一片空白。

    而远处——影刃眯起他那双畏光的眼睛,终于看清了正缠斗着的两人的相貌——其中一个与立于浪花之中的人重合了,而另一个则是一身的奇装异服,手中的武器也是古怪的很。


    “今天也拜托你了。”千机伞将手中的武器换了几个形态,向面前之人点头示意。只是,六爻棋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呵,也不知道上次把我打得落花流水的是谁,欺负老年人啊。”

    “那你就是欺负小朋友了?我今年可才十四。”千机伞面一翻,自伞尖打开了黑洞洞的枪口,向着六爻的方向就是一通扫射。而这样的开局对六爻来说不过是司空见惯。枪尖一扫,斩断子弹的来路,而后将内力集中至腿部,疾跑近身。迎接他的却是千机拔出了伞柄中的太刀,迎面就是一斩。

    这招也见过!六爻枪尖下压,将枪柄横在身前。千机见拔刀斩未能得手,右手转剑为棍,而后一拳挥向六爻的腹部。六爻堪堪侧身躲过这一击,后撤重新拉开距离,并观察起千机伞下一个形态——而就在这一瞬,他发现千机伞的上半部分竟不翼而飞。

    有诈!他眼神一凛,将枪换至右手,左手手心数枚棋子蓄势待发——而未等他找到机会,千机伞巨大的伞面便横贯在二人之间,将六爻的视野完全挡住。

    这是千机伞及盾形态使用的技能之一,虽不适合远攻但以二人现在的距离而言刚刚好能遮住视线——不过这一招针对的可不仅是自己一个人,他想。

    若是就这么挑开伞盾,那么一瞬间自己的腹部将毫无防备,迎接自己的就是千机剑形态的斩击……等下,剑形态?

    六爻猛地意识到失去了一半的伞面,千机剩下的形态将极为局限,自己见过的仅有剑、棍、以及双刀三种。几乎是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了千机身上内力的爆发——一股气劲推着伞面朝着六爻冲去,与此同时千机下半部分回到鞘中,就着气劲竟使出了一招冲锋。

    他认出这是自己曾教给过长庚刀的功法,如今竟被千机伞偷学了去。“哈。”他发出了愉快的笑声,果然眼前的人是能够与之交心的高手。“可别碎了啊!”他一边说,一边侧身,将枪尖钻到伞面后头就是一个侧身劈砍,可枪尖传来的感觉却令他心下一空,一看一把伞孤零零地飘在空中,千机本人却早已不知踪影。

    “真是的,我可就赌你不会和我硬碰硬了。”千机身后,围巾的下半部分由红变成白色,展开成双翼的形状漂浮在空中。见六爻展开了阵法,心念一动收起了武器,转化为战矛——与此同时,天使之翼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黑龙缠绕着他的身体向着六爻的方向咬去。


    “好漂亮……”看着空中随着千机伞坠下的黑龙,影刃不由得发出感叹,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的双眼畏光,此时已经是眼泪流了满脸的事实。小手伸向蒸笼,却发现满满一笼馒头不知何时已经被吃得一干二净。

    而一边咬着馒头的千丈卷则是豁然开朗。“我好像知道要画什么了……”这么喃喃自语着,视线却是一刻都不敢从战场上离开。


    龙头较千机快一步,张牙舞爪地袭向六爻,却只见他放下了手中的长枪,向后撤了一步堪堪躲避攻击。“呵,想不到六爻大将军千算万算,竟算漏了最后一步。”千机浅笑,手腕一抬,矛形态直指六爻的眉心,与此同时龙头也扭转了一个方向,叼中!闻声六爻终于浑身脱力,朝着地上倒去——可一贯凶狠肃杀的脸上,竟浮现了一丝微笑。

    “你说我怎会漏算你这最后一步……”

    与此同时,数枚棋子自刁钻的角度飞来,直击了千机还来不及防御的侧腹。


    “你这伞里怎么啥都有……”见千机从伞中掏出了本子和笔记了一番,六爻忍不住发话,“现在你我单挑战绩怎么样了?”

    “今天也是平手。加起来就是5胜2负9平,想要追上我可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老年人。”千机合上本子扬了扬,对着六爻露出了个得意的微笑。

    “那不如现在就做个体谅老年人的活吧,小鬼。”六爻说着抹了一把汗,看着剑冢上空火辣辣的太阳暗示道。“好好……”千机无奈地举起伞撑开,阴影笼罩了二人的头顶。

    他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直到这份荣耀迎来终结。


一个彩(nu)蛋(tao):千机说自己“十四岁”,不是我算术不好的BUG,而是自从叶神退役后,他就选择来五剑之境并且已经在五剑之境呆了快三年……正好今年又是叶修三连冠,稍微呼应一下。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