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某个平行世界的故事续

不敢打tag系列,太雷了。
另外一个BUG……庙姐生前其实不叫祸公大人的……不过因为妖怪看到的世界和人类不太一样,这里设定只有妖怪和荒会这么叫。

冰冷的海水环绕着全身,目之所及尽是一片黑暗。
祸原荒海试图呼喊老师的名字、辉夜姬的名字,甚至是一些与老师和自己相识的贵族们的名字,但无人应答。他自床榻上惊醒,才惊觉那冰冷的海水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
只是,为何这场梦……为何这刺骨的冰冷与绝望还会如此真切呢,就好像自己曾经真的经历过这一切一样。
明明自己早已离开了那片海边啊。

许是昨夜实在是折腾得太晚,荒海醒来时早已日上三竿。祸公大人已经出去了,偌大的一间屋子里也没有别人——神鬼之力是绝对的秘密,因而祸公大人并没有留下侍从——荒海轻叹一口气,走进书房拿出一本诗集读了起来。
那本诗集的封面上赫然写着都良香的名字——那是祸公大人的老师,亦是行使神鬼之力的人,而与祸公大人或是荒海这样天生便有这份恩赐不同,都良香的鬼之力,其来源是隐藏在王宫中的某个鬼。
祸公大人说过,王宫之中和自己一样拥有神鬼之力的人不少——或者说多得有点不正常,同王室接触密切的藤原、以及平氏源氏和安倍氏这些豪族们,其血脉之中多多少少都混有鬼的所在,而他的目的之一便是追查这一“鬼”的来源。但是,鬼之力绝不是只要接触过强大的鬼就能随意驱使的,使役鬼之力的关键,还是在于编织术式的能力……或者说,想象力。
这也是王宫中的贵族和才子那么多,可鬼独独垂青于都良香与祸公大人这些文人的原因。而外人,也往往把荒海视作祸公大人在文学方面的弟子,殊不知他在文字上的天赋只能说是一般——他真正赖以在鬼神之境立足的,是他的占星术。
从古至今星辰一直都是承载神秘的最好容器,但真正在占星术方面有所造诣的人却寥寥无几——其中能通鬼神的更是只有祸原荒海一人。祸公大人时常感叹自己在占星术上实在没有天赋,虽然把荒海从那个小渔村带了出来却终究逃不过无法充分利用他的天赋的命运。而现在的荒海正陷入了力量的瓶颈——他放下诗集,今天依然是只能看到诗集背后的鬼,却不知道鬼的目的所在。若是能变强一点的话,若是能有人教导自己如何正确地使用自己的力量的话……
恍恍惚惚间,荒海打开了另一本书,并惊觉其中的故事无比眼熟,一看竟是《竹取物语》。那是自己离开小渔村的一路上祸公大人向自己讲的故事,而辉夜姬就是从这个故事中提取出来的形象……许是祸公大人知道自己无法精通占星术,便创造了一个“月亮上的公主”来自我安慰吧……真是的,哪有会揪着别人的脸逼人叫姐姐的公主啊,一点都不像王族那般死气沉沉的样子。
想到这里荒海顿时明白了什么。辉夜姬是式神,其存在意义便是满足祸公大人的愿望。那只要自己也制造出那么个式神,也能满足自己的愿望吗?
虽然制造式神目前还是一门禁术,但祸原荒海却相信自己能做到。他拥有完全不亚于祸公大人的天分,更有行使禁术所最需要的东西——那便是,足够虔诚的愿望。
他取了一张纸剪成小纸人的模样,咬破手指滴下了自己的鲜血。鲜血接触到小纸人的时候,他的脑海中闪现的竟是昨晚那个沉入深海的梦境。
一群人打骂着他并说着要把他推到海里,明明是梦幻可痛苦的感觉竟如此真切,荒海甚至清楚地看到了某几个人的脸——而那一瞬间他明白这场梦是怎么回事了。
那些人,是自己被祸公大人带离那个小渔村前侍奉自己的祭司。
那是,如果自己没有离开那个小渔村的话自己所面临的结局。

——那是自己还被称作“神之子”时所预见过的某个未来。

而此时,这个未来就站在自己的眼前。

“人类,为何阻挡我的复仇。”
——说到底,“祸原荒海”不过是祸公大人在把自己带走后重新取的名字,而他本来的名字,或者说,眼前的人的名字应该是……
“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