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某个平行世界的故事

夜深了,远处隐约可以听到野兽的鸣叫声。只是这一切对祸原荒海来说显得无关紧要——不如说,深夜才是他真正活跃的时间。
他的工作,是退治在京都周围蠢蠢欲动的小妖怪。身为平安京的那位知名鬼之使者的徒儿,也只有这种小妖怪才会落到他的手里。
后世将这种能与神鬼沟通的人类叫做阴阳师,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种能力究竟从何而来,到底是神的恩赐还是鬼的诅咒……只是,他的那位导师曾经说过,“不论是神之力还是鬼之力,归根结底都是同一种力量。”
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似乎被称作神之子来着……如今想起那段懵懂的岁月,祸原荒海就只想笑。
“不好,得赶紧解决了。”他看了一眼星空——擅长占星术的他顿时发觉时间已不早。“晚了的话辉夜姬那小姑娘又要抽我了。”

“你刚才说了小姑娘对吧。”

他的身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回头一看一个坐在竹子上的小女孩正冷漠地看着他,然后顺手便掐起了他的脸颊。“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要叫姐姐!姐——姐!我可比你大多了!”

“啧,你怎么跟过来了。”荒海看见辉夜姬的脸,顿时面露愠色。

“祸公大人的命令。这次的对手相当棘手,力量不强但拥有持续作战的能力。”辉夜姬半躺在竹筒里说道,手里还端着似乎是喝到一半的梅花酒,“火灵和招财猫……有了它们的碎片,我们的力量又能更上一层楼了。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嘘,轻点。好像有什么东西来了。”
荒海顿时噤了声,只听山林之中似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它们正往两人所在的地方赶过来。“来了。”辉夜姬丢下酒碗抓住荒海的手,然后荒海看到周围的景致都发生了变化——原本黑黢黢的山林变成了一片到处散发着妖异光芒的竹林,而竹林的正中一只燃着蓝色鬼火的小鸟正四处乱飞,地上还有一只猫妖正舔舐着洒了的梅花酒的痕迹。
“一网打尽,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我明白了,姐姐!”荒海故意把“姐姐”两个字咬得特别重,然后聚集灵气对着地上的猫妖狠狠劈了下去,灵气正中猫妖的后脑勺,只听它“喵”地一声,化作了碎片。
而另一头的鬼火鸟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迷失了方向的它在竹林幻境里横冲直撞,不一会儿便头破血流,翅膀上被尖锐的竹子刮出了一道道痕迹。辉夜姬一挥手中的玉枝,竹林顿时裹成了一个囚笼将火鸟困在里面,等着荒海再一道灵气将它劈成碎片。

将两只小妖怪的碎片装在竹筒里,两人回到了京都。一进城门,辉夜姬便隐去了身形变成了一个小纸人的样子。她并不是人类,而是荒海的老师——也就是那个被称作祸公的大人将鬼之力注入他创作的故事,从而实体化的人物。而这种注入了力量,日后被称作“式神”的小纸片当时还是禁术,也只有同时身为歌人与鬼之使者的祸公大人能够掌握这门技术了。而辉夜姬,便是他在无数次失败后所制作出的第一个拥有完整人格的式神,只是作为代价她的外貌有些太过年幼了。
荒海也梦想过拥有属于自己的式神,不过虽然有在神鬼之力与占星术方面极高的天赋,但召唤式神这样需要依靠想象力与联想能力的活计对他来说无疑是太早了一点——与后世的和妖怪缔结契约将其收为式神的情况不同,那个时代“利用妖怪”这种事对人类来说几乎是无稽之谈。虽然祸公大人府上已有梅与竹两只妖怪甘愿追随他,但终究还是因为祸公大人与这两只妖怪情投意合的缘故,与和妖怪缔结契约没有任何关系。因而召唤……或者说,制造式神所必须的便是完整地想象你所要制造的事物的全貌,而这一点对现在的荒海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夜深人静,可太宰府依然点着一盏灯。祸公此时正专心地用毛笔绘制着符咒,听见荒海进了太宰府便马上停下手上的工作,赶来研究今天他打来的妖怪碎片。他将一张符咒贴上火鸟的碎片,碎片马上嵌进了符咒里变成了一个六芒星的形状,而猫妖的碎片也发生了如此的变化。祸公大人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摸了摸荒海的头,说了一句“干得好。”
“有八成是我的功劳啊!”辉夜姬从纸片中跳出来,扑到祸公大人怀里。
“是是,辉夜也干得很好。”
荒海不想打扰辉夜姬与祸公大人的亲热,微微鞠躬告辞,并条件反射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啧,又被祸公大人揉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