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试阅属性】爱宕之歌 试阅03



*原作:

网易阴阳师手游

东方邪星章制作团队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本文及文章衍生段子的tag标准:

全文仅在试阅章节会打上网易阴阳师手游相关单人tag,且由于人物关系过于复杂、几乎没有正作人物出场的缘故不会打任何东方project相关tag,正文部分仅打作品tag


*本文为网易阴阳师手游X东方邪星章制作团队作品《东方邪星章》、《东方导命树》、《东方桃源宫》、《东方白尘记》的世界观合成作品,为三次同人创作。鉴于该制作团队作品人物辨识度较低的缘故,本文会在每章开头或结尾放上主要人物的thbwiki介绍页面,同时会鉴于世界观重新书写各人物的介绍。


*欢迎订阅作品tag:THOMG


本章为一目连个人章节,注意避雷。


爱宕之歌 试阅03


    那是一段本应消失殆尽的记忆,与那位土著神的神格一起。

    曾经到访土著神领土的外人都说过,信仰是有颜色的——爱宕军是炽烈的红,自己现今的养父是沧海的蓝,以及——萱野军是生机勃勃的绿。

    不过,这都不是自己原本的颜色。他的颜色,本应是象征着初生的樱粉,却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宛若散春的薄红色,最终被尘土所掩埋,于尘土之上冒出了新绿的嫩芽。

    然而,他却篡改了自己的命运——以那神明不该拥有的欲望。他早该察觉到的,自从他对信仰的渴求变质为对信徒的守护那一刻起,他就无法逃脱离开神之座的命运。只是,这样一来就无法作为他的陪神,也就是亲人们的榜样了。

    他还记得最后一位神明被中央神话的使者夺去名字,消失在他眼前的场景。那是掌管着季节的神灵,本应降下象征天下皆丰的神之雨,却无法抵挡侵略者从外界带来的一场洪灾。情急之下,他将自己的神力以一只眼睛的形式分给了她——或许他的内心,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质的吧。

    “她,叫什么名字呢……”

    远处他所镇守的村子迎来了名为草之神的新神灵,本就是崇尚生命的村落对新信仰的接受度很高,与此相对的不久他便被遗忘了——连同那些被夺走名字的陪神一起。明明应该是最亲的亲人,到头来竟连名字都无法想起,这便是被遗忘的神的末路。不过,早已堕落成妖怪的他偶尔会怀念起过去的事情——不必像真正的神明那般清心寡欲,妖怪是一种被允许拥有欲望和回忆的生物。不过,再怎么回想,他也只能想起将自己的信仰夺走的那个人的名字。

    萱野白菊,和她的副手门冬羽日。

    身为妖怪的她们所拥有的,是让神明都为之恐惧的能力——夺去名字、粉碎神话的能力,以及在被粉碎的神话之中保有自我的能力。

    说起来,白菊曾经说过为了纪念打倒这个麻烦的龙神,要把他的神社改造成自己的花园这样的话,如今也是时候了吧。这么想着,堕妖的神明听到了脚步声。

    “终于是连你都被萱野军打倒了吗。”来人似乎完全把神社当成了一处遗迹,“如果能来得早一点就好了……凭什么伪纪对美华那个混蛋一点影响也没有啊。”

    “雷大人,我找到了这个。”

    “给我看看……等下,这个是!”来人接过身旁随从手中的木片——上面清清楚楚写着那个神灵的名字,“小鹿真有你的,或许这家伙还有救。”


    来人并不是白菊,而是某位十分强大的神明,或许是为了对堕妖的自己降下神罚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土著神起身,呼唤出身为其妖力具现的神龙。这一动作,显然也被外界的神明发现了。那个头戴鬼面,身侧佩戴着数把神剑,身上装束与这么个山村格格不入的神灵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过土著神马上发现了她并无敌意。

    那神明发话了。“妖怪……不,是具有妖怪性质的龙神吗,没想到才过了几年,你就变质成了这个样子,该说是美华养的那两条蛇效率特别高吗。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

    “名字……”

    “放心好了,我既不会把你的名字夺走,也不会把它告诉白菊那小鬼——”神明脱下了鬼面,显现出原本的样貌,“难道,你已经被白菊夺走了名字吗。”

    堕妖的土著神摇了摇头,“告诉你也无妨,只是我已不再会拥有信仰了。像你这般享尽荣华富贵的中央神祇,或许无法理解被夺去信仰的地方神的悲哀吧。”

    “我或许真的无法理解——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帮你达成,或者说那也是我爱宕军的任务之一。那便是,削弱萱野军,夺回消失了的你的陪神们的名字。而与此相对,我需要你的力量。”

    ——我需要能够在白菊手下保有名字的你的力量,来作为对付萱野军的王牌。

    “我知道了。”堕妖的土著神走进神社,拿出了神坛上唯一一块还保有名字的牌位,将它放在外来的神明手上,“我的名字是——一目连。”

    外来的神明接过牌位的另一侧,顿时一股熟悉的力量涌入妖怪的体内——那是自己曾一度失去的神力。


    “欢迎加入爱宕军。”


    纵使已经不是主神、还要因妖怪的身份屡屡接触阴气也无妨,至少在这里,没有人会认为他所拥有的“守护”的执念是错误的。而自己,也早已有了新的要守护的东西。

    大天狗是雷的盟约对象,小鹿男则是雷发誓过不再利用的孩子,同时鞍马天狗又是她必须守护的存在——说是对抗萱野军的筹码,到头来雷所能利用的妖怪仅剩自己一人。她虽为军神,但是其过分随心所欲的性格并不适合成为一方主神,反而是作为一方将领更合适,这一点她同自己也有几分相似。因而,虽然与事前的契约不同,但是一目连并没有因“被利用的妖怪”这一身份而感到不甘心过。

    数日前,雷预感到了在京都出现的某样事物即将对自己的信仰产生威胁,出于躲避闲人的耳目这样的考量,便让一目连潜入调查。其结果是,有一位充满才华的歌人因被诬陷贬谪而死,死后化作怨灵四处作乱,甚至重伤了一位冥府的鬼使,这一举动令整个冥府都为之震惊——因为那位歌人生前似乎是那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类,化妖后的强度更是不可想象。而这种人类的存在,在京都的人们中是秘密,却又不是秘密。

    守护着京都的四神结界便是这样的人类心血的结晶,而一目连的任务除了潜入调查,更重要的便是改造四神结界,将那只怨灵封锁并将普通人隔离在战场之外。

    “还有一事。”

    风符之中传来了雷的声音。

    “虽然萱野军似乎不会参与进来,不过大江山的鬼族、还有福神家养的妖怪似乎都已经行动起来了,我等爱宕军的任务便是率先杀敌,将功劳全部抢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谁还敢与身为军神的我比试谋略。到时候,你的眼线将会派上巨大的作用。”

    “我明白了,雷大人。”


    被爱宕军收入麾下后,一目连的存在很快便作为“仅有一目的神灵”昭告天下,本来失去一只眼睛是他的缺陷,但是在神的世界这反而成了最大的特点——这令世间所有拥有“一目”这一特性的事物都成为他的眼睛,而他的绘有一目的风符正是最好的媒介。经过了数日的调查与布置战场,如今整个京都的动向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突然,他撞上什么东西。

    那是个小姑娘,梳着象征贵族人家的发髻,一头黑发像瀑布一样垂着。“对不起,你没事吧。”他蹲下身,向着那个小姑娘伸出手。

    “谢谢你,大哥哥。”小姑娘笑了,但没过多久又露出了困扰的表情。“大哥哥,我和父亲大人走丢了,能够陪我一起去找父亲大人吗?”

    此时已是深夜,而且以一目连原本的性格也不该放着一个小女孩在外面乱跑。他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露出一个微笑。

    “可以哦,不过你要和哥哥约好了——等找到你的父亲大人,就告诉他,不要在京都做坏事了好不好?”


--------------------------------------------------

本章出现东方二创人物资料:

http://thwiki.cc/白菊·萱野·L 

即萱野白菊。因为这年代不可能有林奈,所以她的名字还没有混入林奈和二名法,但是出于萱野姬对她本身能力的畏惧,自然是早早地赐予了萱野的名字。

http://thwiki.cc/门冬羽日

http://thwiki.cc/萱野美华

这两个是仅提到名字的羽日和萱野姬本人。

http://thwiki.cc/忆尘皆故

这个是连连他亲妹,但实际上因为连连的地方神话没有系谱的概念,所以除了龙神其他的神都是陪神(而且陪神不止皆故一个,只能说皆故是最强的一个),本身是没有弟妹这一概念的。


试阅最后一章了来说点别的事。

其实白菊和皆故就是这玩意儿最初的灵感来源,当时看到一目连人设和传记顿时觉得这玩意儿怎么那么眼熟,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重温邪导桃白……MD这不就是皆故吗。而且当时正好荒目主页在排ky我就知道了有不少人都把他那眼睛的问题甩锅给荒川的事。然后我一想不对啊,明明除了荒川有个更适合甩锅的人选,嗯那就是白菊,毕竟白菊的职业就是粉碎小型神话据为己有嘛,而且又有腹黑属性,然后就尝试把两个世界观合成在一起了。

再加上连连/皆故作为神明的印象色是粉色,萱野姬又是绿色,都是象征生命的颜色,本来两种相性就非常好。

不过合成以后又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大天狗,要知道导命树是有崇德天皇的(并且崇德天皇根本不可能是yys大天狗,年代不对)而且白尘记还有鞍马天狗,就选了爱宕山太郎坊来作为这只大天狗的原型(正好联系到东方正作里,中二的狗子中二的神子又是一脉相承),后来……嗯我不剧透,虽然懂日文的去搜搜爱宕信仰相关的jawiki估计就透完了。

最后,关于题目“爱宕之歌”,“爱宕”的正解是爱宕军。所以,主角是爱宕军主神代理雷,不过可以放心虽然三章试阅都在围着雷转不过她并不开后宫,我就是想走个剧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