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热血精灵派】【北辰】星空的那一侧

【北辰】星空的另一侧

    魔神之冢。

    夜已深,世世代代都是魔神一族禁地的这里,唯有金铁之声在沙沙作响着。

    “明天就是魔神一族新生代获得神器召唤魔神的日子了,他们的神器准备得怎么样?”一只精灵缓步走了进来,对着那一如既往在磨刀的精灵问道。

    “好得很呐。”放下了手中的磨刀石,那只精灵的指尖燃起火焰,照亮了他面前的武器。“那个最有天赋的孩子,用的是斧子吧?但是出招速度非常快,所以我特地选择了比较轻的材料,再加上……”他的手在斧尖的位置停下了。来访的精灵看清了斧尖的形状,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开天斧的,碎片……可这样真的好吗?那孩子是地面系的啊。”

    “谁知道啊,或许意外的契合呢。毕竟旧时代的神器留下的力量,可是无法估量的。对了,极乐弓也到了该修理一下的时候了吧。”

    “又来?不是才过了几个月吗?”

    “不过这几个月那几个小家伙的训练量加大了不是吗,对你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吧。嘛,虽然叫你稍微休息一下肯定是做不到的啦。现魔神家族族长,如果现在告诉别人你原本是魔神也不会有人信的啦,星辰意志。”

    “彼此彼此,日照天焱。”被叫出真名的精灵语调一沉,想必他此时的脸色也不好看。“你这是在嫉妒我吗?嫉妒我还能拿着他的神器,而你的尊神刀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多少有一点吧。”打铁的精灵叹了一口气,“虽然要找全碎片重组尊神刀对现在的我来说也并非难事,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神器的灵魂,早在那场大战中灰飞烟灭了啊。”

    “其实没有什么好嫉妒的。就算我保有了这把弓,他也不会回到我的身边。”

    星辰意志抬头望向天空,仿佛看到了那一日的业火,以及他将自己连同极乐弓投入岩浆之中时那毅然决然的眼神。

    眼前映出流着泪向自己说着什么的少年,但他的声音已经再也听不到了。

    

    魔族入侵了迪恩大陆。

    魔神家族与圣魂殿的纠葛还没解决,就突然迎来了共同的敌人。情急之下,魔神家族族长同圣魂殿殿主只得暂时合作……然而,没有用,敌人实在是过分强大了。

    “我们,也要参战吗?”器族四王聚集在一起,北霄圣王颤抖着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东遥灵王把刀往肩上一扛,“看我不把那群家伙打得落花流水!你说是吧西西。”

    “别说了,东遥。”代替西凌天王,南傲神王厉声呵斥道,“族长已经战死了!你这样贸然冲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听到这话,四王瞬间沉默了。他们都看到了族长——天耀龙皇被那个魔军干部一刀两断的瞬间,其原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魔神——银甲冰王。

    魔神是魔神一族最重要的伙伴,没有魔神,魔神一族便不再具有活力。

    “所以,我们还是只把魔神当做道具比较好。”南傲神王说着,看了北霄圣王一眼,“不要再相信所谓的感情了。”

    是夜,北霄圣王叫出了星辰意志。随后,将要扑到自己身上的魔神推开,道:

    “星辰,我们分手吧。”

    ——没错,北霄圣王和他的魔神,是恋人的关系。早在星辰意志挺身保护北霄,让北霄完成第一次进化的时候,他们之间就产生了这种莫名的情愫。随后,这份感情顺利地开花结果,就当他们以为能够幸福地生活下去的时候,战争爆发了。

    然后,今天暂时接任族长一职的南傲神王又说了那样的话。

    “我明白了。”星辰意志也没有多过问,“但是,哪怕这样,我们也是最好的搭档。”

    “不要做搭档了!”北霄圣王自暴自弃地将极乐弓一摔,“从今往后,你只是我的工具而已!不要对我说话,不要对我抱有怎样的感情,只要唯命是从就够了!”

    见北霄圣王变成这样,星辰意志也只是捂住了嘴,点了点头。随后,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北霄圣王的床,躲到了极乐弓里面。

    ——他们曾相拥入眠。

    战争什么的,工具什么的,星辰意志对此一窍不通。他的眼里只有北霄,他的脑海之中只有北霄。

    偷偷藏起了圣物天上星,只为把他送给北霄当生日礼物。

    明明很害怕炽王吉斯特还要挺身而出,只为保护当时还无法进化的北霄。

    在日常训练里一同努力,偷懒也总是在一起的两人,就这么被战争无情地撕裂开来。星辰并不想只是作为北霄的工具而活,但如果这是北霄的命令的话,他就一定会完成。

    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们还能在一起。这么想着的星辰意志,进入了梦乡。

    曾经听天耀族长说过,魔神都是死者的灵魂,之所以能以魔神的姿态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因为还有未尽的愿望。

    那么,星辰的愿望,一定是能够爱上某个人吧。

    

    南傲神王,战死。

    西凌天王,战死。

    与此同时,圣魂殿也不断传来战死的悲报。这场战争,注定会是惨败。即便如此,依旧活着的东遥灵王与北霄圣王,也没有放弃。

    “把他们引向魔神之冢!”东遥灵王说出了他曾踏入过一次的禁地的名字,“搞不死他们也要把他们烦死!死去灵魂的巨大力量不是谁都能承受住的!日照天焱!”

    “嗯。星辰意志!”两只精灵叫出各自的魔神,一边放出攻击一边朝着禁地的方向飞奔而去。魔军的枪林弹雨不住地袭来,他们也顾不得躲避,只顾向前飞奔。终于,他们踏入了禁地,魔军也追了上来。正如东遥灵王所预料的那般,禁地的庞大灵魂力量使得魔军晕头转向,攻势也渐渐放缓。

    “就在这里,决战吧!”东遥灵王上前一步,大刀一指。身后的北霄圣王也拉开了长弓。虽然两只精灵的力量并不足以完全抵挡禁地的灵魂力量,但他们都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不要慌!重整态势!”魔军的一位将领率先缓过神来,对着一片慌乱的魔军大吼道——随后,魔族的攻势再一次袭来。

    败北,已经不可避免了。

    东遥灵王冲了上去,而北霄圣王则是后退到了岩浆的大熔炉边。

    “听好了,星辰。

    我大概已经到此为止了吧。

    但是,你还有未来。身为魔神的那一线希望,我并没有忘记。

    被地狱的业火所炙烤,然后迎来重生吧。

    极乐弓之上,一定会留有我的灵魂……

    (我爱你。)”

    用尽力量,北霄射出了最后一箭。随后,将极乐弓连同星辰意志一同抛进了岩浆里。而他自己,则被战火所吞噬。

    

    好红。

    好烫。

    唯有手上的长弓,还留有他的体温。

    不行,在这里昏过去的话,就再也见不到北霄了。

    星辰意志咬咬牙,想要通过释放魔神技使自己清醒。但是,做不到。没有北霄的指挥,他什么也做不了。

    可一味地依赖着北霄,怎么可能完成他最后的愿望。

    如果寄宿于星辰意志之上的愿望是找到所爱之人的话,那么重生的星辰意志的愿望便是找回所爱之人。

    为此,我要成为精灵。

    ——星辰轮回流转,意志坚定不移。

    哪怕屡次面对夕阳,我也一定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重生的希望。以及,寄宿于魔神身上的,最后也是最大的可能性。

    双手拉开他所留下来的长弓,注入自己的力量。然后……

    「流星灭矢!!!」

    伴随着漫天飞舞的流星,重生的星辰意志,冲破了炼狱的岩浆。

    

    东遥灵王与北霄圣王最后的努力,为来自精灵王的援军争取了一点时间。随后,在精灵王军的努力之下,战争终于结束了。

    魔神家族族长与四王全数战死,魔神家族陷入了混乱之中。这时,圣魂殿之主,炽王吉斯特意外地表示合作协定可以继续履行。圣魂殿与魔神家族长期保持合作的关系,让迪恩大陆恢复了平静。

    而后,魔神家族迎来了两只新生的魔神。

    

    “来久违地喝一杯吗?”星辰意志从身后拿出了一罐酒,“难得的好酒哦。”

    “早戒了。”日照天焱摇头,“一个人贪图享乐是不行的,在迪恩大陆最困难的那段时间,我就不再喝了。明天召唤魔神加油吧,别召唤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你可是他们的榜样啊。”

    “嗯。”

    别说是奇怪的东西了,只要是召唤出并非北霄圣王灵魂的魔神,召唤仪式都是失败的。但如果是极乐弓的话,就绝对不会出差错,绝对不会。

    因为北霄还在等着自己。

    星辰意志明白,“等到战争结束,我们还要在一起”这个愿望的分量。它能把他变成精灵,也一样能把北霄圣王变成魔神。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几个小家伙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神器,早早地在召唤阵前等着。

    “看好了,各位,召唤魔神的方法我只示范一次。”——因为召唤魔神的仪式只能进行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说着,星辰意志抽出了极乐弓。

    ——向神器里注入能量。

    ——接受灵魂的呼唤。

    ——然后,将神器与召唤者互相连接。

    星辰意志的眼前,仿佛浮现出北霄初次召唤出魔神的样子。有着水蓝色长发的孩童夸张地笑着,那便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初的感知。

    现在,他也在进行着同样的事。魔神的姿态在召唤阵中慢慢显现,寄宿于极乐弓之上的新生魔神回过头,映入星辰意志眼帘的却是熟悉的容貌。

    “吾之名为北霄圣王,吾主,请告知汝之真名。”

    ——明明是好几次在脑内描摹的重逢,真正发生在眼前的时候,星辰意志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直到身旁那个孩子“哇!不愧是族长!居然能把传说中的器族四王之一作为魔神召唤过来!”地呼叫起来,他才如梦初醒。

    “星辰意志,请多指教。”他握住了北霄圣王的手,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正如过去,北霄圣王每次在战斗外召唤出他,都会互相拥抱那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