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热血精灵派X赛尔号】【双亚】渎神之人

#虽然打了这样的TAG可是赛党千万别看#
#全是扯淡,摩哥斯部分以外别信#
#传说中的双亚婊雷伊#
#破晓的自述衍生,结果一衍生就衍生了6000字#




帕诺星系,赫尔卡星,精灵圣殿。
一只“精灵”在这里停了下来。然,那稀薄无力的气息和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外表却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就好像,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而事实的确如此。
半长的白发逆风飘起,赤红的眼瞳透出冷静的神色——不如说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漆黑的披风如君王一般在他的身后随风摇曳。他的背上,则是由一个逆立的心形构成的背饰。
他缓缓地抬头,看向塔顶肆虐的电闪雷鸣。那本应是令他愉悦的景色,而现在他却眉头紧锁。
“亚迪斯,等着我。”
叫出某人的名字,他快步向着圣殿大门冲了过去。

心爱之人在自己的面前被卷走是什么感觉?
圣战结束,精灵王之矛,同时也是最初的反抗者的神·亚迪斯,留下最后的神谕便从此消失——不如说是永远地分裂成了两半。亚迪斯与暗黑亚迪斯尚未来得及享受大战后的清闲时光,便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敌袭。
来者自称“战神联盟”,自称正义的伙伴,目标是消灭此世一切的伪神。而后,便不由分说将亚迪斯卷走,消失在了时空隧道的另一头。
卡修斯,布莱克,还有一只未知其名的红色精灵。他们都不属于蒂亚大陆,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便是,暗黑亚迪斯所知道的全部。
不,还有——若是亚迪斯到了那个世界,必定会被神罚所制裁掉这样的事。因此,他必须把亚迪斯救回来,哪怕是拼上自己的性命。
“我有多久没有说过拼上性命这种话了呢。”暗黑亚迪斯无奈地叹息。在他尚未与亚迪斯开始交往之前,便早已开始暗中协助着他,为此受重伤甚至差点没命的情况也有好几次了。因此,二人开始正式交往后,亚迪斯对暗黑亚迪斯最初也是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许自残”。
即便如此,暗黑亚迪斯也不能对亚迪斯在自己不知道的世界死去这种事坐视不管。
“只是没想到这次的难度,从一开始就是噩梦级的啊。”
——没错,他现在并不在自己熟悉的神之黯灭或者雷电之境,而是来到了妖皇魔宫的门口。那位妖皇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传言在魔界可是闹得沸沸扬扬,或许他会知道关于那个世界的情报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他推开了妖皇魔宫的大门。
果不其然,妖皇摩哥斯正坐在王座上,摆弄着他刚拿到手的一盒新游戏。看到暗黑亚迪斯前来,他放下手中的棋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哎呀,稀客呢。”
“你料到我会来?”暗黑亚迪斯微微一愣,不如说是对妖皇摩哥斯一眼就能注意到自己感到奇怪,然后很快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嗯,没错呢——”妖皇摩哥斯以一种以妖皇之名并不相称的轻快脚步跑下王座,“是来找我玩的吗?”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嘛,那倒也是呢——毕竟就算是我,也没有胆子陪战神联盟玩呢——会被干脆利落地杀死的哦!”妖皇摩哥斯维持着满脸的笑意,却无意说出了可怕的话语。
果然,传言没错。妖皇摩哥斯原本就是从其他世界来的精灵,而且对那个战神联盟非同一般地熟悉。“不如说,在感觉到战神联盟的气息的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我要完蛋了呢——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先挑亚迪斯下手,真是护主的家伙们呢——”
“那么,你能带我去那边的世界吗?事后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虽然被亚迪斯明令禁止任何自残行为,暗黑亚迪斯还是直截了当地这么问道——恐怕事后会被当成妖皇摩哥斯的祭品吧,他想。
“这可是你说的哦——”妖皇摩哥斯点了点头,“不过在去之前,关于那个世界,我要说明一些东西哦——”
“首先的话——”妖皇摩哥斯退后一步,双手聚集起暗黑亚迪斯所不熟悉的能量。
「罗刹·谶」。
纯黑的邪之波动自他的全身散发出来,整个妖皇魔宫都随之震动起来。暗黑亚迪斯本能地防守,可那能量尚未触及到他便已消失,仅留下妖皇摩哥斯无力地垂着双手,向着旁边的地板吐出一大口血液。
“这是……超杀反噬?你在干什么!”暗黑亚迪斯本能地冲了上去。他在学习第二技能的时候也曾经历过这种全身流血,内脏烧灼,全身像要融化了一样的痛苦,当时是靠着对亚迪斯的执念才勉强撑了下来。只是为什么,妖皇摩哥斯会在他的面前展示这并未练成的技能呢?
“这个不是没有完成的技能。”妖皇摩哥斯用袖子擦去嘴角残留着的血液,“是我在那个世界最强的绝招哦——只是,自从来了这里,除了疯狂之恶和妖祭孽两个技能以外,想要使用别的绝招就都会变成这样啦,算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吧。”他依然轻松地笑着,“嘛,原本的我可是有二十几个绝招啊。”
“二……二十几个!?”
曾经为了习得第二超杀几乎耗尽生命的暗黑亚迪斯,此时遭受了巨大的文化冲击。
“不过相对的,如果你到了那边的话,原本一场战斗只能使用两个技能的限制也就没有啦——即便如此,那边的精灵一般总能学会十几个绝招的啊。说实话我很好奇基础能力和那个世界的我差不多的你,仅凭三个技能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暗黑亚迪斯把手中野生精灵的尸体扔在一边。
确实如妖皇摩哥斯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的自己哪怕是连续使用两个超杀技就不会给身体带来多大的负担,或许还能进行进一步的突破也说不定……不过绝对不能等到那个时候了。亚迪斯可能随时会死,必须要赶快赶到圣殿的顶层才行。这还只是第一波野生精灵的守卫罢了。
他这么想着,从圣殿的天花板上传来了电流的声音。第二波敌袭这么快就来了,而且这次还是状似机器人的精灵。
“定点轰炸的话,闪避是不可能的了。”绯红的双眼透出力量的光辉,暗黑亚迪斯飞快地作出了判断,“攻击轨迹——好,明白了。”
「黯天星陨」。
既然对面只会一味地攻击,那么只要尽可能地避免暴击就好。黑色的子弹自暗黑亚迪斯的指尖疯狂射出,碰到之处立刻发生爆炸,泛起一阵黑雾。机械精灵的火炮渐渐变得稀疏,寻找出一条向内突破的路线,暗黑亚迪斯冲了过去。随后,便撞上了比方才更加激烈的机器人火炮。
“又来……”方才的超杀轰炸恐怕已经不管用了,暗黑亚迪斯马上换了另一种战略。“神之湮灭!”
目的并非打倒他们,而是向前开出一条通向圣殿最深处的道路。因而,只要充分运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向前进攻就好。定点轰炸的机器人绝对不会追上来,暗黑亚迪斯如此确定地想。
只是,为什么看上去庄严肃穆的圣殿,里面的守卫全都是机器人呢?
所谓圣殿,不都是由带着信仰的“人们”所要守护的圣地吗?
抱着满腹的疑惑,暗黑亚迪斯来到了圣殿的最深处——在那里,他久违地看到了“人”的身影。
卡修斯,布莱克,还有那只红色持有皮鞭的女性精灵与一只没见过的黑白色精灵。
——他们,正是把亚迪斯带到这个世界的罪魁祸首。
“邪恶之人必将受到惩罚。”
卡修斯向前一步,身后的尾巴竖了起来,用尚未成熟的嗓音对着暗黑亚迪斯如此宣言道。
“战神联盟在此!你别想再往前踏出一步!”黑白色,据说叫盖亚的精灵挥舞了几下拳头。
“呵,就是你们吗。”
然而,面对如此挑衅,暗黑亚迪斯不怒反笑。
“把我的至亲至爱之人,不,把多少人的至亲至爱之人都为之剥夺,这就是你们的正义?”

“我啊,一直都想打败战神联盟,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与魔族做交易呢。”
妖皇摩哥斯原地转了一圈,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五人笑得那么开心,可不知为何暗黑亚迪斯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了空虚与无力。
“这就是战神联盟……开始我也忍不住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加团结的人了。到了这个世界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团结——”
“所以你就和魔族做交易?”暗黑亚迪斯皱眉,这实在不像是妖皇摩哥斯所能提出的话题,印象中他一直躲在暗中看着四魔尊和神子们的单打独斗。
“没错!而且交易内容,就是我成为魔族的力量,而魔族为我提供「团队」——你觉得我们四魔尊的核心是谁?”
“嗯……你?”
“是洛基和魔皇弑天的双王牌哦,一般初见的人都会认为是我,不过那就落入我们的陷阱啦。”妖皇摩哥斯带着无谓的表情透露出了四魔尊团队的惊天大秘密,“还有,包括精灵救世主和神子们的团队,制胜关键也不是乔乔而是洛洛哦。那么你再看看这个,你认为他们的核心是谁?”
妖皇摩哥斯向着暗黑亚迪斯递出了战神联盟的照片。
“这个……我又没见过他们战斗……”
“直觉啦,直觉。有的时候直觉也是很重要的啦。”
“非要说的话……这个吧。”暗黑亚迪斯指向正中间那个金发的男子,“啊啦,是雷伊呢……那么,这样呢?”
妖皇摩哥斯再次递出了照片,只是这次他用一根手指遮住了正中间的雷伊。
“这……”暗黑亚迪斯皱起了眉头。思考了好久,才犹豫着指向那个红发女子,“长得最高的这个?”
“还以为你会当机立断地选择是妹子的那个呢,你脑子里果然除了亚迪斯什么也不剩了啊。”妖皇摩哥斯收起了照片,“其实不管你说哪个答案都是否定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团队合作,根本就不构成一个团队啊。”
“可正是这么一个不是团队的团队,夺走了我在那个世界的一切。因此,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他们。我曾经立下誓言,下一次我回到那个世界的时候,便是战神联盟的死期。”
“没关系。你只用打开通往那个世界的道路就行了。”察觉到妖皇摩哥斯的埋怨之词,暗黑亚迪斯打断了他的话,“亚迪斯,就由我来救出。”
此时,入夜的钟声响了起来。
“那么,现在就出发吧。——祝你好运。”
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魔力打开了时空漩涡,妖皇摩哥斯对一个人走进另一个世界的暗黑亚迪斯衷心地祝福道。
“啊,看来我也忍不住开始相信那一条神谕了呢。”

漫天的乌云遮蔽了天空,圣殿的上空疯狂地下着雷暴雨,而且从未停歇。
如果是那家伙看到了一定会欣喜万分吧,方才被雷伊的极光刃打中,摔倒泥水之中的亚迪斯如此想道。
“真是的,明明自己都快没命了,我还在担心那家伙干嘛。”他自嘲地笑笑,望向远方星球的尽头。
到这个世界来就真的是一个人了。摆在亚迪斯面前的选择,除了屈服于真正的神,就是被真正的神当做渎神者杀死。
自己得意的技能,对这只精灵完全无效。哪怕有效,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卑鄙者的雕虫小技罢了。亚迪斯背后本来强力的雷电,此刻已如风中残烛一般摇摇欲坠。
只是,那有着冰冷面孔,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到感情的家伙,真的是神吗?
雷伊挥了一下翅膀,手中出现了一把虚幻的大剑,随时都有可能放出最后一击。
明明还有体力,可身体仿佛被泥水缠住一般动弹不得的亚迪斯,看着空中仿佛露出得意神情的那只精灵,连逃跑的念头也尽数消失,静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然后……
“抱歉,亚迪斯,我来晚了。”
在死与生的一刹那,亚迪斯仿佛听见了幻听。随后,一声巨响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他朝思暮想,却绝对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那个人,此刻在他的面前蹲下身,握住了他的手。
“暗黑亚迪斯……”
用仅剩的虚弱声音,亚迪斯轻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什么也别说,那家伙不是我们能够对付得了的。……嘛,虽然和他的队友一样不懂什么叫合作倒是真的。”
“那么怎么办。”感觉到手中传过来的魔力的温度,亚迪斯皱起眉头,“那家伙有必中技。”
“我知道。”暗黑亚迪斯拉着亚迪斯站起来,“不过,我们的目的是从这里离开,仅此而已。那种东西不是神,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机械罢了。”
没错,亚迪斯姑且不论,就连火圣皇与圣者弗雷这种在蒂亚大陆有着神的威名的精灵,也都是拥有自己的情感,会笑会哭也会任性的存在。而眼前的雷伊,似乎连这种最基本的感情也没有,所谓的战略对策也不过是机械的判断。
也难怪他的信徒都是冰冷的机器人,或许就连战神联盟也被他所骗了吧。所以——
“亚迪斯,你还能用的吧,狂雷天啸。”暗黑亚迪斯盯着空中的雷伊,眼中仿佛放出光芒。后者由于看到了意料外的敌手,已经收起了必杀技。
“一直没用呢。”
“雷伊解除自己的弱化需要一回合时间。”

战斗再开。雷伊的视野中,仅留下亚迪斯一人。只是气势非同寻常地高涨,丝毫没有方才被自己打得奄奄一息的惨状。
那么就再一次把他终结。雷伊如此判断,再度凝聚自己最强的绝招——直到,自己的背后突然遭到了某人的攻击。
「黯天星灭」。
暗影系,对自己弱效。那么就顺便把你也终结好了。雷伊转过身,将刀刃朝向背后。就在这时,空中一声炸雷,雷伊惊愕地发现这道炸雷并非由自己而引起。
「狂雷天啸」。
没用的,伪神的技能对我无效。
这么想着的雷伊,看着向自己逼近的雷电,没有躲避。事实的确如此,沐浴着闪电的雷伊毫发无伤,然而他再次想要发出技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而亚迪斯,此刻却散发着宛若真神的强烈光辉。
刚刚的是弱化技吗。雷伊立马调整姿势,开始准备使用另一个技能。都说了你的雕虫小技对我无效,他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判断。
“亚迪斯,不要恋战。”
暗黑亚迪斯抓住了亚迪斯的手腕,飞向平台的边缘。
「电光炽刃」。
现在就让你明白,伪神的一切都是没有存在的价值的!
看着雷伊飞速地逼近,暗黑亚迪斯发动了早已准备好的一招。
「黯天星陨」。
雷光劈开了暗色的能量球,顿时黑雾弥漫开来。一时间,遮蔽了雷伊的视线。“喂你干什么!”亚迪斯刚想大声抗议,便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嘴巴,只觉得自己被谁紧紧抱住,飞快地向下坠去。
雨停了。
时空漩涡恰到好处地打开,将亚迪斯他们吸了进去。

“我大概也到此为止了吧。”
明明打败了妖皇摩哥斯,赢了圣战,神·亚迪斯的脸上却是一副悲伤的表情。
“强行召唤已死之人的术式,总会付出代价的。而我,早已是过去的人了,迟早会从此消失吧。不过,在那之前,请允许我许下一个愿望吧。”
“不,这不是愿望,而是神谕。是那两个孩子一定会替我完成的神谕。”
随后,他对着整个蒂亚大陆许下愿望。
“让践踏爱的一切不复存在,让拥抱爱的一切获得幸福吧——无论是精灵王的信徒,还是魔王的眷属,抑或是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之人。”
而后,那直到最后一刻都挺立的神的姿态,从妖皇摩哥斯的眼中消失了。

“回来了吗。”暗黑亚迪斯盯着妖皇魔宫的天花板,感受着周围干燥的空气,仿佛刚才的一场大战从未存在。
“喂,你压着我呢……”身下传来亚迪斯的抗议声,暗黑亚迪斯连忙条件反射般让开。“为什么你会在我下面!”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自残!”亚迪斯一把扯下方才盖在自己脸上的,暗黑亚迪斯的披风,却抱怨着与此完全无关的话语,“不过……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不,感觉比想象中好对付很多……战神联盟那群家伙。”暗黑亚迪斯饶有兴致地回忆着方才战斗的过程,“谁叫他们一点也不懂合作。嘛,下一次绝对不会搞得那么狼狈了。”
“啊啊,没错,下一次绝对要赢回来,把神的威名传播到异世界好了。”
“两个人的话。”说罢,暗黑亚迪斯抬起亚迪斯的脸。
“你们两个,在别人的领域谈论抢人头的话题可不好哦——”就当他们即将接吻的一瞬间,突然听到了妖皇摩哥斯的声音。他飞快地跑向两人,“战神联盟的人头,我们四魔尊早就预定啦——”
亚迪斯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暗黑亚迪斯,你又随随便便和别人签卖身契了吧。”
“哈?我哪有……”
“不能反悔哦!”妖皇摩哥斯点着暗黑亚迪斯的鼻子说道,“你说过我想让你做什么都可以的。”
“喂你……”
“没有关系。”暗黑亚迪斯回答,“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第一,请把你和战神联盟交手后的感想,以及他们的绝招和战术,一字不差地汇报给我。”
“没问题。”
“第二……”妖皇摩哥斯从背后抽出一盒东西,“今天陪我玩一天这个!亚迪斯也要一起!”
“飞……行……棋!?”一字一顿地念出包装盒上的文字,亚迪斯难以置信地看着妖皇摩哥斯,“因为,弗雷告诉我,这个要四个人玩才好玩嘛——”
“为什么要陪魔族玩飞行棋啊这是神的堕落啊!”
“同意。与其知道会是这个结局,还不如在那个时候就被雷伊砍了算了……”
伴随着某两位神的怒吼,今天的蒂亚大陆,依然和平。

评论(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