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神·亚迪斯X梦灵王】我欲为梦

*神梦,虽然看着像梦神。
*有双亚和弑洛。
*双亚性格设定上其实各是神一半梦一半。


“先让我睡一会儿,我想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
未曾了解神·亚迪斯的真正目的的梦灵王,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他的要求。看着挚友陷入永眠,还天真地以为他很快就会醒来。
而,梦灵王想错了。
一天,两天,三天。一年,两年,三年。梦灵王一直在等待着,可那个人却迟迟没有醒来。他这才发现,原来那句话并不是玩笑话,神·亚迪斯真的陷入了长眠。
而他,早已立下“绝不窥视他的梦境”的誓言。
梦灵王将神·亚迪斯的身体轻轻抱起,听着他那平稳的呼吸和心跳声,怀中传来那人的温暖。他是多想把他现在马上据为己有,只是他曾经犯下了太多的错误。
因而,哪怕只有一瞬间,他也想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
回过神来的时候,梦灵王发现自己的手上多了一件纯白的纱衣,而他正抓着神·亚迪斯的身体干出一些对神明大不敬的事情。
这该怎么办。思考片刻,他张开背后那双巨大的翅膀。
“无极莲生梦。”
就让你,好好地睡一会儿吧。也好让我稍微忘记你的事情。
纯白的莲花在他的脚底盛开,梦灵王将被自己套上莫名其妙的衣服的神·亚迪斯的身体轻轻放在花蕊中央——而后者依然睡得香甜。他决绝地一挥手让那朵莲花合上。
——你梦见的究竟是什么呢。

神·亚迪斯凝视着手中的双枪,久久不语。明明是圣战最紧要的关头,精灵王最尖利的矛却陷入了迷茫。
“呐,梦灵王。”听见某人的脚步声,他头也不抬地问,“你觉得这样打下去还有意义吗。”
“这是圣战。”神·亚迪斯的挚友,梦灵王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球,想也不想就作出了回答,“只要精灵王大人能够赢就行了,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只有精灵王,而赢得圣战的我们都会成为英灵为后人所赞颂。”
“不,我要听你的话。”神·亚迪斯抬头,一双锐利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梦灵王,“刚刚的只是精灵王的一家之言罢了。你真的认为精灵王会如他所说的那样拯救所有人吗?”
“这是我追随精灵王的理由。”
梦灵王回答,却扭过头,背向神·亚迪斯。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他心想,不过我一旦选择了精灵王,就无法再次改变自己的信仰。
我,真正想要信仰的“王”,绝不是他。
“圣战还有一场,四魔尊……洛基的军队我们一定要赢下来。”
没错。
魔皇弑天,暗黑夜夜,以及妖皇摩哥斯的突击军,都已被精灵王麾下优秀的将领消灭。魔王想要抢夺的的精灵救世主,也已经被千机和辰送往未来。而仅剩下的洛基军,现在也只是在依靠他们魔军最强的防守在苦苦支撑。精灵王的胜利,几乎已是必然。
“嗯。”神·亚迪斯点了点头,“他们的防守,就由我来攻破。”
强大而熟悉的雷云自精灵王的堡垒升起,神之天罚一如既往果断地降下。
将近十万的防御精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灭,而造成此神迹的仅仅是一个人。“这就是……神·亚迪斯……”
看着自己的护卫被狂雷吞噬,洛基甚至忘了施展防御的法术。他无力地跪了下来,手中的书本滑到了地上。
而后,他的面前出现了神的容颜。

“赢了。”
看着外面雷电的轰炸渐渐平息下来,梦灵王松了一口气。
真不愧是我的神。
故意将脸对准背向精灵王画像的方向,梦灵王在心中如此感叹。随后,他听到了精灵王的命令。
“神·亚迪斯,消灭洛基。”

“你,不打算杀我?”
“我不会杀已经向我投降的人的。”
“你,不怕我杀了你?”
“那种事情你根本做不到吧。”神·亚迪斯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本书,拍了拍灰尘,把它交到洛基手上。
“你,怎么知道的。”
“嘛,多少能猜出来啦……不如说你选择了投降,我倒是可以放过你一命。”
“有什么用。”洛基打开书翻到某一页,上面印着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口棺材。“弑天,已经死了……他的灵魂,被封印在这里……”
“弑天?是那位魔皇吗?嘛,突击的能力倒是不错啦……”
“洛基,不能没有他。但是弑天,就算洛基不在了也会好好地活下去。”
“原来如此呢……”听着洛基的话,神·亚迪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所以……”
“神·亚迪斯,消灭洛基。”
“能够把弑天复活吗?”
耳边和脑内,同时传来两个不同的声音。
一边是不可违抗的精灵王的命令,一边是本为四魔尊的凡人对神的请求。
神·亚迪斯,不假思索地作出了选择。
“嗯,但是我的力量没有那么强啊,要复活某个人必须要拿一个人的命做交换。”
“没问题。”
“那么,如你所愿。”
神·亚迪斯的尖枪刺穿了洛基的身体。血流到书页上,渐渐构成了另一个人的身形。
神·亚迪斯转过身,“呀——虽然想在战场上再宣扬一会儿神的威名的,但我也是时候该回去了。”他一边感叹着,一边向精灵王的堡垒走去。
雷云渐渐散去,阳光穿透云层洒了下来,方才热闹非凡的圣战战场,终于恢复了平静。

“你是怎么搞的?”梦境空间内,梦灵王质问着神·亚迪斯,“居然放跑了魔皇弑天?”
“啊——既然洛基都消灭了,那么放走一个小小的魔皇也无所谓了吧……我是这么想的。”
“不,这件事绝对有蹊跷。”梦灵王皱起眉头,“魔皇弑天的尸体我是亲自确认的,你到底干了什么。”
“要听实话吗?”神·亚迪斯收敛起了笑容。
“精灵王,本就不配为王。”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梦灵王拍案而起,颤抖着指向方才面不改色说出了大逆不道话语的神·亚迪斯。
“从一开始我就明白了,真正的王虽然会全力讨伐反抗者,但绝对会接受他人的投降。然而精灵王……梦灵王你数数,精灵王有让你杀掉过多少次已经投降的魔军精灵?”
“即使如此那又怎样!”梦灵王愤怒地反驳道,“魔军这种东西本不该存在在这个世上!”
“梦灵王,你又来了。”神·亚迪斯皱眉,“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听到你真正的声音呢?”
“这就是我的想法。”
“我明白了,不知不觉间你整个身心都被那个精灵王吞噬了。既然这样的话就告诉你吧,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追随精灵王。最多,也只是利用他打败信仰上的对手——并且取而代之而已。”
说罢,神·亚迪斯的背后出现了某个金色的纹样。
“作为神的我所追寻的,是这片土地上永久的和平,以及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的博爱。”
“精灵王会普渡众生。”
“以至仁伐至不仁,怎会血流漂杵?”神·亚迪斯仰起头,好似在回忆刚刚过去的大战,“若是我,绝不会让那种事发生。只是,现在推翻精灵王,许是太早了点吧。”
“因此,梦灵王,可以的话先让我睡一会儿。”神·亚迪斯枕在梦灵王的大腿上请求道,“我要看看,你所相信的精灵王普渡众生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

我懂,我都懂。
抚摸着那紧闭的莲花,梦灵王想着。
我本来所信仰的神只有你一个,只是被名为精灵王的毒药迷惑了心智,从此再也不能脱身罢了。精灵王之不仁,精灵王之不义,你看在眼里,我更看在眼里。
虽然我看不到你的梦境,但我相信你的梦境一定是比现实更要真实的真实。因为神·亚迪斯本身,就是能够透彻真实的人。
梦境空间外的骚动打断了梦灵王的思考。
“开什么玩笑!我才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亚迪斯!”
“在开玩笑的是你,配得上亚迪斯之名的只有我一个人。”
梦灵王听着外面的打斗声与吵架声,飞快地走到那朵莲花旁,扒开一片花瓣向里面看了看。
嗯,神·亚迪斯的身体还在里面。
他放心地合上花瓣,走了出去。外面的骚动还在持续,看到那两只精灵,梦灵王猛地擦了擦眼睛。
“喂喂,我没看错吧……”
外面扭打在一起的两只精灵,分别有着同神·亚迪斯相似的外表和嗓音,而他们的性格中也能看出些许神·亚迪斯的影子。不过梦灵王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两个其实是自己在梦境空间中见过无数次的梦境碎片,只是比单纯的碎片更加接近精灵。
神·亚迪斯,你可真是做了一个劲爆得不得了的梦啊。
既然约定不再干涉神·亚迪斯的梦境,梦灵王打算眼不见为净。反正,等到神·亚迪斯醒来,他们两个都会消失的吧。
只是,为什么是两个。若是要观察世界,只要一个就应该足够了吧。
积了一肚子问题的梦灵王,打算等神·亚迪斯醒来的时候好好地问清楚。

梦中的他,被梦灵王打败,变成了两个他。然后,那两只精灵分别被精灵王与魔王捡到了。
白色的亚迪斯变成了精灵王的信徒。
黑色的亚迪斯变成了魔王的从者。
透过两只精灵的眼睛,他看到了精灵王的空虚,魔王的残暴,以及精灵王与魔王麾下的小精灵们对幸福的单纯追求。
倘若这仅仅是梦境也就罢了,但神·亚迪斯并不满足于单纯的梦。他利用神的力量,把他的梦渗透进了现实——以“亚迪斯”与“暗黑亚迪斯”的形式。
若是神陨落,请代替我把和平与博爱在这个世界上传递下去——想必,对精灵王说了那么多大不敬的话以后,梦灵王迟早会把我的身体消灭吧。就这样,他不住地向梦中的自己传递着自己的愿望。
而“亚迪斯”与“暗黑亚迪斯”,本不该有交集的二人,花了十年时间喜欢上了彼此。几乎与此同时,亚迪斯开始憎恨精灵王,暗黑亚迪斯也对魔王失去了信任。
很快,又一次的圣战便开始了。
“亚迪斯”与“暗黑亚迪斯”的使命,就此完成了。
切断了梦中的视觉,神·亚迪斯的眼前恢复成了一片黑暗。皮肤感觉到不自然的湿冷,视觉和听觉都尚未从虚幻的梦境中恢复。神·亚迪斯认命般地抬起手。
手还在。
自己的身体也还在。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水雾。想必是梦灵王把他的身体给保护起来了,虽然用了什么手段还是先不要追究了。
亲手操纵着两只精灵从幼年体慢慢进化长大,这次的长眠也够久的了。不过,总算是到了该醒来的时候了。然后……
神·亚迪斯坐起身,看着身上飘逸的白色衣装,皱起眉头。
“梦灵王,你给我穿了什么……”

“亚迪斯,我们……还能再次相见吗?”
“一定会的。”
紧扣着双手的两只精灵,化作梦境的碎片分崩离析。而梦灵王,在暗中注视着这一切。
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梦灵王飞奔向那朵紧闭的莲花。“他们消失了,也就是说……”
神·亚迪斯醒了,在又一次圣战即将开始之前。但这一次,他参不参与圣战还是未知数。
透过那两个人的眼睛,他究竟明白了什么呢……这么想着,莲花在梦灵王的面前缓缓打开,那张熟悉的笑脸在他的面前出现。
“梦灵王,你要是真的这么想反攻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好了。”
神·亚迪斯穿着那早已被水浸湿的白色纱裙,从莲花的中间走了出来。一时间,梦灵王竟无言以对。
对他来说,神·亚迪斯的这一场梦,意味着梦灵王自己的一场长达千年的思念。
而,在那思念的尽头,千言万语都只化作了那一句话。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还不快去把我的衣服拿回来。”
“好好,我的神大人……”
说起来,自己当初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给他换上这像嫁衣一般的衣装的呢?大概,是因为那份决不能说出口的信仰(爱)吧。
如果你的愿望是爱着整个世界,那么我的愿望便是爱着你。从尘封已久的衣柜中掏出神·亚迪斯的衣服,梦灵王默默地想着。

神·亚迪斯明白了。
通过这次长久的沉眠,他什么都明白了。
精灵王与魔王是可以和好的,圣军与魔军亦是可以和解的。这场圣战,从一开始就不该发生。
只是在上次圣战的时候,太过天真的他犯下了不少的错误,直到最后的最后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其中最大的错误,便是没有意识到梦灵王真正的感情了。
或许梦灵王像“亚迪斯”一样,怀抱着对某人的爱却被命运所迫,只能远远地望着所爱之人。
或许梦灵王像“暗黑亚迪斯”一样,爱着某人却无法说出口,只能默默地注视着所爱之人。
抑或是,梦灵王一直在试图表达他对某人的爱,而那个人一直没有察觉呢。
还是说……“我根本就不该被他所爱”,呢。
穿上梦灵王方才拿来的衣服,神·亚迪斯问他:“梦灵王,圣战要开始了。你还是要站在精灵王的一边吗?”
“不,我不去。”
梦灵王说出了令神·亚迪斯惊讶的答案。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信仰着精灵王吗?”
“你不去,我也不去。”
“啊哈哈哈……”神·亚迪斯忍不住笑了出来,“也对啊,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不过这次,我也未必会不去。”
“我明白。”梦灵王点点头,“你想要阻止圣战,对吧。”
“嗯,绝对不能像上次那样了。”神·亚迪斯把话接了下去,“不过啊,总算是让我听到了啊。”
“梦灵王你真正的声音,我总算听到了。”
“哈?你在说什么啊。”梦灵王皱眉,“还有赶快把衣服穿好,你不是神吗怎么能做那么有伤风化的事!”
“不行,我还想多听一听。梦灵王,快说吧,说‘我喜欢你’。”
“不要!”
“那么‘我爱你’呢?”
“更不要!话说你是睡糊涂了呢还是睡糊涂了呢还是睡糊涂了呢!”
“可能真的有一点吧。”神·亚迪斯微微皱起眉头,“得要在圣战之前把状态调整回来才行。”

上次圣战,神·亚迪斯既赢了也输了。因此这次,他的目标便是他从未达成的完全胜利。
利用神的威严将圣战导向和解,这看似不可能的目标,神·亚迪斯一定要把它完成。
“一个人所无法面对的敌人,就联合两个人的力量将它打败。一个人所无法完成的任务,就联合两个人的力量把它完成。——梦灵王,你会协助我的吧。”
“那是当然。”
圣战已经打响,两只精灵自梦境空间起飞,飞向海那一边的圣战战场。
这次,绝对不能再让任何的悲剧发生——
这便是潜入梦境的他,与操纵梦境的他在这次圣战中唯一的使命。
因而,我欲为梦。
因而,请把梦境化为现实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