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热血精灵派】【魔皇弑天X洛基】缺失的碎片

1、
野生的小精灵看直了眼。
那个有着暗色长直发,露出恐怖笑容的精灵,绝对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即使,这边有着压倒性的数量优势。
对了,既然是数量优势的话,或许能够拖住他一阵子。小精灵如此想着,向着身后的密林吹了一声口哨。瞬间,许许多多的精灵涌了出来,冲向了黑色的精灵。
“想以数量战胜我吗?”而那只精灵没有露出惊慌的表情,反而冷哼一声。“洛基!”
“……是。以魔王之名,赐予你神的加护,魔皇弑天。”
他的背后,另一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精灵——洛基缓缓开口,像是宣读什么神谕一般说道。
“好,很好。”暗色的精灵身后出现了数个虚影,“呐,你们知道吗?”魔皇弑天对着野生的小精灵,露出了令人心寒的愉快笑容,“我最喜欢的,可不是一个个把你们击破——而是一下子把所有的敌人一扫而空啊!”
「连续刺杀」。
魔皇弑天手中的镰刀一挥,虚影便朝着眼前成堆的野生精灵飞去。它们所经过之处,仅留下了小精灵的尸体。
“搞定!”魔皇弑天看着一地的尸骸,满意地笑了,“虽然屠杀野怪不是我的风格,但是就当作复健运动吧。洛基,今天也是状态满分!”
“嗯。”洛基理了理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洛基和弑天,从来没有输过。”然后,展开了一个笑脸。
不,你错了,洛基。之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输过,是因为你没有圣战最后的那段记忆。
——我们真正的敌人不想让你我记得这段失败,而我却在你解除封印的一刹那想起了这一切。
“弑天,没事吗?”见弑天突然陷入沉默,洛基问道。
“啊,没事。魔王要的魔力也收集得差不多了,差不多该回去了。还有明天小暗会来……”
“谁?”听到了某个陌生的人名——或者说应该是人名的东西,洛基眼神一凛,警觉起来。
“洛基还不知道吧。全名暗黑亚迪斯……和小夜一样奇怪的名字。还有他很强哦,差不多和三圣皇……”
“那,是弑天的敌人吗?”
洛基突然插嘴,让弑天沉默了好一会儿。“不是。硬要说的话是友军呢,家庭财政方面。”
“那样,洛基就安心了。”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洛基原本一直紧紧牵着弑天的那只手,无力地滑了下来。
又是一只。
自从洛基从长眠中醒来,弑天就被一群小鬼缠上,变成了他所不知道的样子。像是总是关心一些洛基不明白的东西,明明魔王大人说过,不管是钱还是魔力只要抢过来就行了……还有魔王八将是个什么鬼,要战斗的话明明自己和弑天两个人的力量就足够了。
这么想着,两只精灵来到了一座老旧的大宅前,弑天熟门熟路地掏出钥匙,门“吱呀”一声开了。“要好好修缮一下了……”弑天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行,这样下去这个月又要赤字了怎么办……”
“白浅我不就拿魔刀试了一回药吗,至于这么对我吗!啊啊弑天姐你回来了!救我!”
门内传来一声哀嚎。弑天定睛一看,原来是无寂,正被玫瑰花藤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绑着——而玫瑰花藤把地板穿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五万金币……”弑天恨恨地低吼一声。
放着不要管。洛基刚想开口这么说,弑天却已经拿出了镰刀冲了过去。“……不行。”洛基看着自己的双手,皱起眉头,“弑天,不要洛基了?”
和那些精灵在一起的时候,弑天总会露出洛基从没见过也无法理解的快乐笑容。对长眠初醒的洛基来说,就好像是一觉醒来,二人的羁绊突然崩坏了一样。或者说……洛基失神般回到自己的房间。“怎么办……”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从床底下找出一本书页已泛黄的,积着灰尘的书。“没有弑天的洛基,能做到什么呢……神术,要使用哪一个呢……”
“距离?三米……不,不是这个距离。”“魔力……不是问题……”“清除?不,这个洛基做不到!”“闪避……”他说着不成句的话语,将厚重的书本往床上重重一摔,“洛基不明白的,到底是什么呢?”
“不,洛基没有不明白的东西。”洛基死命地摇摇头,“把想要弑天的,都打倒。这样就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那么,这次的敌人害怕什么呢……”
对着厚重的书本,洛基开始吟诵起了神术的咒语。
2、
“这可真是……比两个月之前破旧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白发,上身穿着黑色风衣的精灵站在魔族某座破旧的大宅前,反复看了三次门牌。“门铃,门铃……不会吧,弑天姐连这个都要卖?”魔王的财政到底困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啊,我从圣魂下次学园祭公款顺来的五十万到底够不够用啊。本该是中立派的精灵——暗黑亚迪斯由衷地为魔王侧的财政问题担忧起来。“不过再担心也没用,对方可是弑天姐啊。”说着,他敲了敲门——然后,向侧面纵身一跃。
“魔物……”低沉,却又果断的声音从门的那一侧传来,瞬间整扇门便擦着暗黑亚迪斯的脸颊飞了出去。他定睛一看,一只既不是弑天也不是超进化无寂的魔族精灵正狠狠地瞪着他。“千钧一发,本来以为我的速度在魔族只有弑天姐和无寂追的上……你是谁。”
“等你战胜我再说。”几近白色的淡蓝长发飘起,但那只精灵脸上的表情却一点也没有放松。金色的眼瞳之中满满的杀意,而户外的天色也渐渐变暗,下起雨来。
超攻——预设三万。刚刚放过超杀所以怒气应该是零。普攻——应该是物理。速度——极限。战斗模式——
一声炸雷响起,打断了暗黑亚迪斯的思维。等回过神来,那只精灵早就瞄准了他,准备发动攻击。“普攻吗,虽然是物理但是我应该还撑得住……什么!”
「挪移风暴」。
蓝发精灵面无表情地宣告,他使出的并非普通攻击,而是绝对不该在这个时候使出的,又一次的超杀技。
“洛基!”
从方才的老旧屋子里,传来了魔皇弑天的喊声,“停下!”
洛基回过头,见是弑天,连忙收手。超杀技能的恐怖灵压渐渐散去,暗黑亚迪斯也站起身。“这一招居然完全没预料到,我果然是太久没有和魔族交手了。”他重新走向那幢大宅,同时弑天向他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弑天姐——密码20140214。”暗黑亚迪斯从口袋中伸出手,将一张金色的卡片交到魔皇弑天手上。
“小暗懂我。”听到暗黑亚迪斯这么说,弑天脸上顿时喜笑颜开,“下月的财政问题总算是不愁了。”
“哪怕你愁也没法指望我了。中立方的规则正是如此,圣战期间断绝对精灵王或者魔王势力的任何资助——包括金钱资助。”
“怎么这样!”魔皇弑天顺手抱住向他走来的那只精灵,大声抗议道。
暗黑亚迪斯摇了摇头,“对了他是……四魔尊?”
“洛基。”淡蓝长发的精灵扭过头,不情不愿地吐出一个名字。“没错,过去曾是我最好的搭档,深渊的神术使。”倒是弑天,很得意地摸了摸洛基的头,“对了,小暗听说过神术吗?”
“神的法术?还是神的魔术?……别开玩笑了弑天,区区神术——”暗黑亚迪斯还没说完,便纵身一跃。方才他所站的地方,扫过一条强力的风刃。“话说我居然被魔族人叫成魔物什么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神。”
“……更正。是和某三个过气的老家伙一样过气还要装嫩蒙骗弑天的决不可原谅的魔物。”洛基深吸一口气,不带一点停顿地说道。
亚迪斯抱歉,我又玷污了你的神格……暗黑亚迪斯在心中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啊,无寂,好久不见了!”这时,他看到魔王阵营的又一员大将走过,跟了过去。
“我错了我错了白浅你不要过来……”看到有人,无寂条件反射挡住脸准备逃跑,定睛一看才发现来者是暗黑亚迪斯,“什么啊,原来你已经来了啊。真的只住一天而已吗?”
“今晚是满月。而且永夜之城那个鬼地方,”暗黑亚迪斯脸色发青,无寂从没见他那么害怕过,“我真的不想再去第二次了!上次我跟着亚迪斯一起去看他妹妹结果被追着打,对方是亚迪斯亲爱的妹妹我又不可能还手……”
“深有同感,我已经被白浅吊打两天了。”无寂也作出一个肉疼的表情,“不就是把月影新做的毒药拿去给魔刀试毒了吗……话说魔刀的身体本来就是百毒不侵不是吗!”
……不作死就不会死。“对了无寂,我还是住我原来的房间行吗?”弑天是绝对不会给自己安排什么像样的房间的,这一点暗黑亚迪斯非常清楚。而无寂朝暗黑亚迪斯背后的某处看了一眼,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可以是可以,但是……”现在住在那里的人,是那个洛基啊——那个,连你都差点击败的,四魔尊之一啊。

3、
“弑天姐,还有洛基。”
无寂叫住了那两只精灵。
“干什么,败家犬。”条件反射般,洛基挡在了弑天面前。
“我有事想找你们两个商量一下。今晚,你们可以……暂时睡在同一个房间吗?”无寂双手环胸,直截了当地说。
“五万,算上昨天你弄坏地板的五万就是十万。”弑天向无寂伸出手。“弑天姐!这里本来就是我家的房子啊!你把我们家那个200年还能用的古董门铃拿出去卖我都没说什么!”无寂喝止道。
“好吧。”弑天无奈,“洛基,今晚能到我房间里来吗?……洛基?”
而这时的洛基,脸像是火烧一样地红透了。“弑……弑天……不……啊不对……”
“嗯,应该没问题。”弑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啊。”洛基突然想起了什么,风一般地跑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又跑了回来,手里抱着一本纸页泛黄的书。“这样就,没问题了。”
“搞定!嘻嘻嘻……”无寂忍不住笑出声来,走向楼梯的转角处,突然闻到一阵香气,“不会吧,白浅你啊……”说完,便昏睡了过去。

“小寂,作为我们族的继承人,你也差不多该学习如何做一个出色的魔族了。”无寂的父亲俯身对幼时的他说道,“上次圣战的失败是我们全魔族的耻辱,而下一次圣战就交给你了。为此,我请了全魔族的最强者当你的老师。——四魔尊之一,也是如今唯一的魔尊。进来吧,魔皇大人。”
然后,一向盛气凌人的父亲在那个面无表情的“魔尊”面前,躬下了身子。“小寂,快!”父亲低声提醒道。于是,幼小的无寂也效仿自己的父亲,向着魔尊鞠了一躬。“请多多指……教……”礼貌的话语还未说完,小寂的眼睛便对上了一双白色的,恐怖而又无神的眼睛。他的双腿在颤抖,好似下一秒就会吓得跌坐在地上。他的全身都在颤抖,大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一个贵族应有的礼节。耳边不住地响起重重的响声,脚下的地面也随之颤动起来。一定是出现幻觉了,小寂想道,身上又出了一层冷汗。过了不知道多久,小寂才终于重新直起身子。
“你,没有倒下。”魔皇白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寂,说道,“圣战以后,看到我的眼睛还没有吓得倒下的,你是第一个人。你的名字是什么。”
“小寂。”幼时的无寂回答。
——那个时候的魔皇弑天,如传说中一般恐怖无情。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冰封一般的凛冽气息。那时的小寂,本想伸手摸一把魔皇的夜色长发,却被狠狠地瞪了一眼,吓昏过去。
自那以后,小寂的每一天,都生活在魔皇的惨无人道的折磨之中。虽然似乎是受父亲嘱托,抑或是真的留了一手,每次都在小寂濒死的边缘停下手。日复一日,小寂也渐渐学会了避开魔皇全力的一击,然后进行反击。
然后,有一天,那位冷酷无情的魔皇,突然问了小寂这么一个问题。
“你说,我的眼睛是红色好看,还是金色好看呢。”
“什么?”小寂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买了这个。戴上去的话,就不会吓到别人了。”魔皇向小寂展示了两个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副彩色隐形眼镜,而且是小寂一直很想要的品牌。小寂曾经特别想要红色的眼睛,因为那是魔族力量的象征。因而,他看着魔皇的眼睛,不假思索地回答:
“红色!”
“嗯。”魔皇点点头,打开了红色隐形眼镜的包装,把它戴了上去。“真的,这样就一点也不吓人了!”小寂惊喜地说,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那个,魔皇大人……”
“怎么了?”
小寂坚定地盯着魔皇那柔和了许多的面孔——没了那双可怕的眼睛,他的脸其实非常好看,就好像——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就好像小寂突然多了一个姐姐一样。
魔皇弑天先是一愣,但很快便笑了起来——这是他自从有记忆以来,第一次露出这样由衷的笑容。“但是,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男人哦,所以要叫也只能叫哥哥哦。”
“我不管!弑天姐姐弑天姐姐!”小寂抗议般地连着叫了好几声。
“居然连本名也……好吧,随你怎么叫吧。”只怕你的父亲大人要哭死了。魔皇弑天无奈地笑了笑,“对了小寂,今天可以陪我上街去逛一下吗?我还从来没有在魔族的城市里好好逛过呢。”一出门就要吓死一片,我也不敢随便出门啊,魔皇弑天心想道。
“嗯!”小寂重重地点了点头。
然后那一天,小寂与小影相遇了。接下来是小刀,小白,娜美莎,小红龙,还有……暗黑亚迪。虽然除了无寂和红龙他们以外谁也没有自己的家庭,但是大家一起住在无寂家的大宅子里,感觉就像一家人一样。
没错,就是“家人”。正当无寂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喂喂,怎么了……”映入他眼帘的,是洛基放大的呆滞脸庞。
“看你睡在路中央,我就顺便把你叫醒了。”洛基说,“你没事吧。”
“居然放催眠粉白浅这个混蛋!”无寂朝天大吼一声,“我没事啦,谢谢。”他正欲起身离开,却被洛基一把拉住。
“站住,败家犬。回答我一个问题。”
“只要别把房间换回去怎样都好。”无寂扶住脑袋说,“你想问什么?”
“告诉我。”洛基摆出一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认真的表情,“心是什么。”
4、
“呐,小暗。”
魔皇弑天打开了暗黑亚迪斯房间的门,正巧看见他正把一个紫色脑袋的玩偶拿出来。“手工品,很贵。别弄坏了,更不允许你拿出去卖。”
“不,这种东西没人想要啦,除了你这个等级的亚迪斯痴汉……”弑天连忙摇头。
“弑天姐,亚迪斯在圣魂是万人迷,是神。”暗黑亚迪斯把玩偶护在胸前,一本正经地纠正道。“啊啊明白了明白了,还不是因为你是痴汉啦……对了小暗,问你一件事。”
“嗯?”
“对你来说,活着是什么?”弑天看着暗黑亚迪斯的脸,微笑。
“……不要逼我在这个时候说出危险台词啊弑天姐。”暗黑亚迪斯把玩偶搂得更紧了一点。“我没有那个意思。那么换一种问法——对你来说,幸福是什么。”
“那不是当然的吗!”暗黑亚迪斯眼睛一亮,“像是和亚迪斯一起逛街,一起约会,在学园里帮他的忙,回家以后也能互相看到彼此,然后晚上睡在一起,第二天早晨给他一个吻……不过明天早上是不可能的。”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那么,”弑天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在你和亚迪斯相遇的那十年之前,你幸福吗?”
“抱歉,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暗黑亚迪斯把脸埋在玩偶的头顶,说道,“遇到亚迪斯以后我的心就被他的一切填满,那之前的事已经不太记得了……但是,应该也能称得上幸福吧。毕竟我一旦无法依赖亚迪斯,就会到弑天姐这里来呢。”
“也是呢。”弑天转过头,“真好啊,小暗你明白幸福是什么……洛基他就完全不明白呢。”
“不明白?这种事情可能吗?”
“当然,我们四魔尊一开始没人明白——不,是即使明白了也忘记了。小暗,你知道洛洛吗?”
“风神之子洛洛?那种程度的了解还是有的啦……”
“洛基是他的哥哥。”
“诶!”暗黑亚迪斯惊叫一声,“也就是说洛基在魔族外面还有家人?”
“虽然如此,现在他们两个已经除了血缘什么关系也没有了。洛基不记得洛洛,洛洛也不记得他。在洛基加入魔族的一瞬,他的心就被夺走了。其实我们四魔尊都是这样,但是自从我遇见了你们,我的心又重新觉醒了……但是,洛基不是这样。”
“洛基自己没有力量,他所能仰仗的只有神术,也因此他的神术水平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甚至能够媲美我纯粹的力量。因而,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只能依赖我一个人。而我能依赖的,却不止他一个人。……有点不公平啊,明明他还有亲人活在世上,而我真正意义上的亲人一个也没有。”
“那么,把心找回来不就可以了吗?夺走洛基的心的,并不是魔王吧。”
“那就是问题所在。虽然夺走洛基心灵的不是魔王,但那却是比魔王更加恐怖的存在,哪怕是你也绝对无法战胜。”弑天起身,撩了撩夜色的长发,“……抱歉,我不能再对中立阵营透露太多了。因为这段历史,哪怕对魔王来说都是未知。”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洛基在门外等着。“弑天,说好……一起睡的。”
“嗯。”弑天顺手摸了摸洛基的头。
“然后,洛基……也要和大家在一起……”洛基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弑天,“洛基,缺了心……但是现在,找到了。还有,弑天……”洛基对着弑天,张开了双臂,“抱抱。”
“嗯。”弑天把洛基一把抱起,向着二人共同的房间走去。
所谓四魔尊,那是把自己的心换成力量,不懂得痛苦也不懂得快乐的机械的存在。
然而,哪怕是这样的精灵们,一度失去的心也渐渐开始觉醒。
圣魔之战以后的日子将会如何,谁也不知道。但是,这场大战一定能够震撼每一个人的心吧。

尾声
“哦哦,视线良好!”水圣皇一反常态,没有睡觉也没有打瞌睡更没有昏昏欲睡,而是十分兴奋地对着望远镜看来看去。“圣魔之战第三场!洛基和洛洛的兄弟对决!水灵兽你也来看!”
“水圣皇大人,看到辰教授了吗。”水灵兽打了个哈欠,问。
“辰?奇迹之路那边?……没看到呢。”
“那么我不看了。”这边水灵兽像她的主人一样睡了过去。
“我说啊,为什么圣魔之战要开始了你还在通宵看辰教授的韩剧啊。”火圣皇撑着下巴问水灵兽道。
“就是就是!通宵当然应该看……”“你给我闭嘴。”草圣皇正欲插嘴,就被火圣皇用一个火球封上了。
“火圣皇,今晚留下来。”另一边,关关看着正吵吵闹闹的三圣皇,对其中的某一只发号施令道。
“我说,极限战力的家伙不会都是一群笨蛋吧,我记得除了三圣皇和第三神王还有其他人的。”自认为是极限战力中唯一良心的夜夜一把抱住老毛病又犯了的关关,叹了一口气。
“啊,抱歉我来迟了,因为亚迪斯非得要和雷傲战个痛……大战还没开始吧。”
感觉到身后强者的气息,夜夜猛地转过头——暗黑亚迪斯,以及一身伤痕还得意地笑着的亚迪斯,出现在元素神域观战平台的门口。
“没开始呢。”水圣皇死死盯着望远镜,却不时从嘴里漏出愉悦的笑声。
“对了水圣皇,我觉得这场圣魔之战,你不要太期待比较好。”
“为什么?”
“剧透死全家……”水灵兽好似感应到什么一般,漏出了一句梦话。
“是这样吗,那我就不说了。诶,亚迪斯……”
“连我也不能告诉吗?”
“不,如果亚迪斯你无论如何想知道的话……”暗黑亚迪斯凑近亚迪斯的耳朵,轻轻地说了一句什么话。
“如果狄安娜与我只是血缘上的兄妹会怎么样……那还用说吗?”亚迪斯一把搂住暗黑亚迪斯,“至少你不用每次都被狄安娜打得那么惨了啊。”
“亚迪斯!你也今晚&#……”
“抱歉,什么也没有。”夜夜一把捂住关关的嘴。“等等,这个气息……”
“嗯。”火圣皇点了点头,“主人,终于来了。”
有着主宰一切气息的精灵,与有着澄澈的无色气息的勇者一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第三神王——圣者弗雷骄傲地展开身后的翅膀。“开始吧,圣魔之战。精灵王,以及魔王,让我看看你们的觉悟吧。”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