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大概是阳队】繁星之下

*阳队双心脏+双星(六爻、千机、天罡、长庚)大概是给里给气的盖棉被纯聊天友情向

*千机伞普通地在剑冢,人物属于各自本家,私设和欧欧洗是我的。

    黑暗侵染了视线,身体也因中了魍魉一招束缚术而动弹不得。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深黑色的海潮将自己淹没……

    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手,随后代表治愈的光辉从天而降。“退到我身后……虽然你现在也动不了,那么接下来就交给我吧。”那人手中奇异的武器飞快地转换形态,光芒在化作枪口的伞尖聚集。“谢谢你,千机。”被方才的一记回复术拉回了体力,六爻的眼前也恢复了清明。“但是,你刚刚那一句话,是在小看我吗。”他将内力灌注在手腕之中,一枚棋子脱手而出,在千机飞枪的落点处结阵。

    与此同时,一道光带划过魍魉的身侧,宛若天边的金星熠熠生辉。长庚运起刀法,周身光芒大盛。另一边,千机举枪,瞄准魍魉身前的引魂镜就是一顿射击。

    随着引魂镜碎裂的声音,魍魉王应声倒下。长庚一边欢呼一边勾住了天罡的肩膀。“怎么样啊天罡,最后我那华丽的一击是不是很羡慕?”

    “哼,不过是天罡北斗阵没有完成罢了……”天罡有些恨恨地望向天空——天空阴沉沉的,云层挡住了星空,唯有天边的金星顽强地放着光芒,虽然似乎也是这家伙的内力催动的。“啊哈哈,小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活力啊。”千机收伞,伸了一个懒腰,对着身边的六爻说道。

    六爻也回了千机一个笑容。“有活力是好事。只是天色已晚,我们快些回去向主公复命吧,而且我总觉得一会儿要下雨了。”

    话音刚落,仿佛印证六爻的猜测一般,大雨倾盆而下。千机赶忙撑开伞,将自己同六爻二人罩在伞下。“怎么回事!”长庚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了一脸,拽着天罡也一同挤到了千机伞下。

    “唉,这可真是倒霉。”他不住地抱怨道,“怎么好的不灵坏的灵啊,我的发型都被弄乱了……”他伸手往头顶一摸,却摸到了一块黑色的污渍,仿佛焦炭一般。随后手臂上传来一阵钝痛,他揭开衣服一看,只见皮肤上一小块被腐蚀的痕迹清晰可见。

    这雨有古怪!

    四人几乎同时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加快了回剑冢的脚步。就在这时,雨突然停了下来,只是天空仍旧阴沉。“搞什么啊!”长庚抱怨道,“不管是谁赶紧给我滚出来!偷袭算什么本事!”他胡乱地扒了几下被雨淋得湿透的乱发,锋刃向前一指。而后,仿佛对长庚的宣战布告作出回应一般,森林之中传来了魍魉的吼声。

    “等等,这是……”天罡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可身体仍不住地颤抖。“这个数量是在搞什么……”

    “什,什么啊。不就是几只魍魉吗,看我把他们……”长庚仍架着刀,以为只是普通的魍魉来袭,只是在摆出架势的一瞬他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不是几只,是几百只。过去全真教遇袭都没有过如此数量的魍魉啊……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偏偏在我们回去剑冢的必经之路上派出如此数量的魍魉,看来这下木剑是想至我们于死地了。”六爻皱眉,推了推眼镜,另一只手却伸向背后装着某件武器的袋子。“千机,魍魉的数量具体有多少。”

    从高处传来了千机的回答——早在雨停的一刹那,千机便飞枪上了一处高地,并从那处观察起了战场。

    “普通魍魉逾千只,魍魉王三只。属性分别是——”

    千机的口中,缓缓吐出宣告了四人死亡的话语:

    “阳、柔、以及——刚属性。”

    自东海之滨前来投靠剑冢的长庚,在看到自己的新队友时是心有不甘的。尤其那个自称来自全真教的小鬼,长庚怎么看怎么不爽。

    长庚修炼的刀法本是追求极致的华丽,在华丽的外表下暗藏杀机的强大功法,却被那小鬼一句“华丽有什么用,你晃到我眼睛了”给全盘否决。事后,无剑向长庚介绍道,这位是全真弟子天罡,出于一些缘由目前正跟着自己修行。

    “那么天罡,你有兴趣和我比一场吗。”

    长庚横刀,向着天罡宣战道。“哼,正合我意。就让我把你那不切实际的华丽功法纠正过来吧。”说完,天罡猛地出剑,剑法轻灵而快速,却是挡下了长庚的金刀。

    “哼,有意思。”长庚向后撤步,将内力充满全身。缝着金线的外袍随着内力的游走放出光芒。一刀全力挥下,在地上砸出一道痕迹。而天罡,则是早就向旁边一撤,随后再次伸长手臂,将长剑送了出去。“这就是你所谓的华丽?也太丑了吧!”

    “闭嘴!”长庚怒喝,同时灵活地收刀,欲挡住天罡的一刺。怎料天罡突然变招,剑锋一转,竟将长庚的刀挑飞出去。

    “到此为止。”无剑叫停了二人的切磋。“长庚,我知道你在东海或许无人能敌,不过这剑冢可不比你的故乡,你这套功法中的确还存在着一些缺陷。”

    “切,不过是时间不巧罢了。”长庚啧了一声,“若是司战之星悬挂在天空,我怎会如此无力。”长庚的一句话引来了天罡的嗤笑,“竟然靠着天上的星星发挥实力……最弱的全真弟子才会这么做。”

    “天罡,你也是。尽管赢过了这一把,但那也是你的剑法天生比长庚的刀法更加灵活的缘故,你这过分冲动的毛病还是得改改。”

    “我明白了……”天罡垂下头来。

    “所以作为惩罚,我要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一同出战。”无剑一拍手,天罡与长庚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同时“哼”地一声扭过头去。

    从那以后究竟经历了多少场战斗呢?长庚不想数,也没空去数。只是他一刻都未曾放弃自己刀法之中的华丽,甚至愈演愈烈。每次他同天罡一起出战,总会冲在最前面出尽风头。或许是第一次输给了这个人,那么从今以后的每一次出战,自己唯独不能输给他。

    不管是杀掉最多的魍魉,还是以魍魉王为对手得手最多的次数。而那以长庚为名的星星,就像回应自己的努力一般,在空中放着愈来愈亮的光芒。

    “怎么能死在这里,我和天罡还没分出胜负。”长庚抹去头上身上的灰尘,举起刀——方才那场雨给他造成的伤害被千机一个治愈术回复。“喂,天罡——咱们就比这次谁能杀掉更多的魍魉吧——直到有一方死掉为止。”

    “正合我意!”天罡长剑一横,冲进了敌阵。“不过我是不会死的。不……不仅不会死,还要把所有的魍魉一并葬送。”

    天罡来到剑冢是源于一场错误。

    全真之变那一天,他过分冲动地应下了浮生的切磋邀请,又过分冲动地输给了他,导致浮生趁虚而入。那之后发生的事更是让天罡连回想都不愿回想。他只知道,作为结果,归一师叔与秋水师叔将他送往剑冢进行修习——换言之,全真教将天罡,这个全真最优秀的弟子,有能力催动北斗天罡阵的唯一核心驱逐了。

    北斗天罡阵乃是全真的当家功法,本是以七人结阵,达成攻防一体的剑招,而此七人的功法必须相辅相成。然而,天罡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不论是谁同他组成剑阵,哪怕是不通剑术的凡人,都能成功催动这一阵法。

    而这一招,自从他加入剑冢之后,便从未用过。似是与过去的自己相告别一般,他不再催动这一功法,反倒是为了不辜负师叔对自己的那一点点希望一般,努力观察并学习着无剑的招数。

    而后由于一次机缘巧合,他与失去力量的千机相遇了。被一个人丢到未知的世界的千机不仅没有慌乱,反倒是一路上为自己与无剑撑起了象征着保护的伞。那天夜晚,天罡忍不住问千机道:“你就没有感到害怕过吗?”

    “没有啊,因为我相信叶修绝对不会放弃我——他仍然需要着我。”

    “这样。”天罡微微颔首,继续打坐,可是他的内心却如江海般翻腾起来。自从被全真教驱逐以后,他在心里某处排斥着全真、排斥着道家功法的存在。不过千机这一言,却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秋水师叔、归一师叔、还有灵虚师父……他们是否仍需要着我呢。那么,我也必须变得更强才行。并不是胡乱学习不适合自己的剑法,而是要真正地提升自己的功力。

    “喝啊!”天罡大吼一声,纯白色的内力包裹着他的身体。他的眼神变得坚定而清明,竟是硬生生在魍魉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冲那柔属性魍魉王而去。“居然是开了静笃状态吗,不过我这边也差不多了。”长庚眼中笑意渐浓,浑身被金色的光晕所包裹,刀光所经之处魍魉四散而去。那阳属性魍魉王察觉到长庚的杀意,像是突然醒过来一般,一步一步向着长庚的方向走了过去。

    “先将刚属性放着不管,诛杀阳柔二属性的魍魉王。待魍魉数量明显减少后,刚属性魍魉王必定会有动作。”战前,六爻向天罡、长庚二人布置战术道。他知道,以天罡与长庚的斗争心,哪怕面前拦着的是克制属性的魍魉,也无法阻挡他俩的脚步。如是一来,敌人的数量必然会大幅减少。更何况……他抬头望了一眼仍旧占据着高地的千机,千机伞一直留在枪形态未变,正一枪又一枪地狙击着被二人漏下来的刚属性魍魉——而对于阴阳柔三属性,千机则是完全没有管。六爻挡在千机面前开启阵法,将正欲冲向自己的魍魉挡在阵法之外。

    “面对刚属性虽然不是全无胜算,但是近身攻击未免太过危险。而拥有远程攻击手段的,只有我和千机两个人。所以现在一时保留实力……”六爻想着,再次抛出棋子,幻影水兵在阵法之中成型。“然后,尽量减少天罡与长庚二人的压力。”

    千机突然向空中放了一枪。随后六爻便看到一金一银两道光芒,穿越层层叠叠的魍魉向着自己的方向奔来。而在他们的背后,两只魍魉王正穷追不舍。“哈,我在担心什么呢。这俩家伙根本不需要我担心……!!!”正当六爻以为胜券在握时,周围的幻影水兵却出现了异常的反应。他们突然聚集在了自己的身旁,对着森林深处一齐举起了手中的长矛。“这是……”

    “天罡,长庚,撤退!”千机的声音穿透枪响传来,与此同时六爻也运起功法,一跃跳上了千机所在的那片高地,一边不忘指挥幻影水兵向着阳柔两属性魍魉王的方向冲锋而去。难道说……

    眼前的景象印证了六爻的猜想,不仅阳柔两属性的魍魉王,那个被他丢在身后的刚属性魍魉王都有了动作。三只魍魉王一同向着四人所在的地方进发。“喂,怎么搞的。”长庚走进了六爻方才铺设阵法的空地,一手举刀面向魍魉王,却仍然被功法克制的刚属性魍魉王的威压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旁的天罡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阵法中普通魍魉被消灭了大半,可魍魉王似乎仍旧没有受到明显伤害的迹象。

    “没办法了,我先将前方的两只魍魉王处理掉。”六爻扯下了包裹着身后的长柄武器的布带,露出一柄黑金相间的长枪。“天罡与长庚和我交换,千机先用一次回复术,然后尽可能用控制技能削弱他们。”

    “我愿追随你,作为谋士,为你出谋划策,共同拯救五剑之境。”

    向无剑许下此番誓言时,六爻其实尚未明白这份承诺的重量。因为,他从心底觉得,无剑不会有离开无名山的那一天,而他自己也不会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再一次踏上战场,意味着他将会再一次将自己所熟识的人、甚至自己重要的人推向死地。虽然无剑不计前嫌,但是他的心中始终有着这样的顾虑。因此,在他认识天罡与长庚的时候,也不过是将他们当做普通的队友而已,从未想过自己要指挥他们。

    打破这一僵局的,是千机的出现。他是与自己截然不同的异界人,与天罡曾经打过照面,由于完成了某种使命而选择留在了剑冢。“哟,小朋友,又见面了。”他同天罡打了一个招呼,“怎么样,要来切磋一局吗。”

    “你认识的人?”长庚诧异地看了天罡一眼。天罡点点头,“这位是千机,来自异界的客人,虽然嘴上总说着奇怪的话却是个好人。”

    “要切磋的话随时奉陪。”说完,天罡转向千机,而千机却突然从天罡身上移开了视线。“虽然这么说,不过我还是有比小朋友切磋更重要的事要干。”说罢,他径直朝着六爻的方向走了过去。“无剑有事找我们两个,一起去吗。”

    “主公找我们有事?”六爻反问,却没有挣脱千机的手,同千机一起走向了剑阁内无剑的房间。

    “千机,初来剑冢还习惯吗。”千机刚一推门,便发现无剑已经站在了门口迎接二人。“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无名山隐者之一六爻,是整个剑冢最懂战术的人。若是他,定能完全参透你的功法,将你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主公?”

    “我知道你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叶修后继无人,荣耀世界也在一点一点把你抛弃。”无剑没有理会六爻,反而是继续向千机劝说道,“那不如在我的剑冢站稳脚跟,为此你需要一个团队。——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对吧?”

    千机被无剑堵得说不出话来,待到无剑关上房门,他才愤愤地松开了六爻的手。

    “我先说好了,能与叶修相比肩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

    六爻只是一言不发,手中不知何时变出了一枚棋子,划过千机的眼前。“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怀着怎样的信念,但是我既然心意已决,就不能违抗主公的命令。”千机条件反射般向后撤了一步,撑开伞,“那好啊,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就姑且承认你的实力。”

    “我的世界原本有四位战术大师,然而我心目中的战术大师,唯有叶修一人而已。”

    千机吐出的十分残酷的话语,却是让六爻心念一动。“战术大师……若是我当年并未选择隐退,许是如今也有这般美名在外了。”他想起天罡与长庚日夜不休的争斗,想起千丈与三绝对艺术与武术的不懈追求。他突然发现,虽然无名山的时间是停滞的,但是真正停滞不前的却只有自己一个人。

    是时候让停滞的时间再度流动起来了。他这么想着,回了无名山上,将那一杆长枪拿了出来。——棋子不过是他的本体,而这杆由原主赐予自己的金枪,才是六爻大将军真正的武器。

    “准备好了。”

    六爻将枪握于身前,调运起全身的内力集中在手臂上——这种感觉令他无比熟悉,原来他一刻都未曾忘却自己真正使用的功法。说时迟那时快,千机一阵飞枪冲到了六爻身前,然后一手握住枪柄,竟从柄中拔出一把剑来。“拔刀术?”六爻侧身躲避,一旁观战的天罡已经站了起来。“等等,上次千机过来的时候,明明还只有三个形态!”

    “哈哈,小朋友你这就不懂了吧。”刚那一个闪身让千机顿时脱力,此刻正被六爻夺去了主动权,正一边招架一边给天罡解释,“我这次,可是以完全状态来到五剑之境的。”

    “那可真是有趣!”六爻枪尖一挑,挑开了千机以千机伞两端进行招架的姿势。他的眼神由方才的温和变得阴沉,手中动作不停,正打算乘胜追击。千机仰身避过刺击,六爻突刺转为横扫,他突然在身后将千机伞两端一合,嘴里念念有词。而后,将全身的内力灌注在长枪之上的六爻,竟一个不稳浮上空中。

    千机怎会放过这个机会,双手一换,变化为矛形态的千机伞便一个龙牙攻去。六爻却像早就读到千机这招一般,向后一个翻滚堪堪避过攻击。哪知长矛突然变作大剑,一个崩山刀向着六爻落下的地方砸去!

    这招必须躲!天罡又一次吓得站了起来,而六爻只是一边坠落,一边从指间弹出了数枚棋子,棋子自下而上朝着伞面化作的大剑飞去,竟将大剑的攻势打得偏移了些许,使得六爻得以脱身。自己引以为豪的变招被悉数识破,千机拔出大剑,重新将千机伞转为枪形态,对着六爻前进的方向一通扫射。

    “这一招刚才也看过了。”六爻见千机这番变招,长枪一横将大部分炮火挡在了身外。他的一只手上,一枚棋子正蓄势待发。借着长枪与炮火的掩护,他用尽全身内力将棋子扔了出去。

    千机暗觉不妙,赶忙取消射击将伞撑开化作盾牌。只是他低估了六爻的全力——灌注了全部内力的棋子打破了伞面,直接将千机击飞出去。

    “是我输了。”千机心服口服,“而且我这还是第一次输,五剑之境着实有趣,竟然有能将我这千变万化看穿的人。”

    “承让。”六爻收起长枪,十分熟练地将它挂在身后——就连这个动作自己也未曾忘却。“千机的功法同在下的一位胞弟颇为相似,我也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

    “投机取巧也好,实力使然也好。”千机一手搭上六爻的肩膀,“有你这般的好敌手,着实是千机三生有幸。”随后,他看向千机伞上的那一个破洞,同时感觉到身后六爻那也是充满抱歉的眼神,“回复术……这样就好了。”

    虽然,事后从天罡那边得知这一场对决的经过与结果后,无剑又气又恼地禁止了六爻在剑冢耍长枪,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把这东西拿出来,你就不怕无剑会生气?”千机笑道,将千机伞切换成法杖形态,先是给了阳属性的魍魉王一个藤刺。这对人的浮空技能,作用在数人高的魍魉王身上,却是有着不一样的作用——魍魉王失去了平衡,向着身后倒去,作为本体的引魂镜也由于这一动作暴露了出来。六爻将全身的内力集中在长枪之上,刺中了阳属性魍魉王胸口的明镜。

    “没办法。如果是对人战还好,可是全剑冢有过对军战经历的,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了吧。”六爻从魍魉王的巨体上跳下,落到一位幻影水兵的马上,随后操纵水兵奔向另一只柔属性的魍魉王。远方,刚属性魍魉王已经开始了攻击。“我可是听说过的。就算是无剑,也曾在魍魉大军面前吃过苦头……”

    天罡听了这话顿时脸色变得很难看,忍不住看向了另一个当事人千机。而千机法杖一敲,读出一个浮空技元素之力,对象不是魍魉王而是将六爻抓了起来。然后,他法杖一划,正奔向魍魉王的那一圈幻影水兵竟冻成了冰,化作一道冰墙阻断了第三个魍魉王的脚步。“呵,你是不是忘记了我?”

    千机调笑道,同时对着长庚的方向一挥手。长庚会意,内力凝结于刀上,将被冻住动弹不得的魍魉王一刀两断。“自是不敢忘。”六爻从空中降下,方才千机的一招已经将所有的水兵都消耗殆尽,不过魍魉也在四人的努力之下消灭了大半。就在这时,天边雨云再次凝结而成,沐浴着腐蚀性的雨滴,最后的刚魍魉王,带着一群刚属性的魍魉,走到了四人的跟前。

    “这下可真的是不能接近了……”千机转法杖为枪,一边朝着魍魉射击一边一步一步向后退,“不过这雨着实有些古怪,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切换形态召唤了一个哥布林,随后再次开始扫射。哥布林晃晃悠悠地走向了雨云,在碰到雨水的一刹那腐坏变形——看到这一场景,千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混乱之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了,千机。”六爻一手扶上千机颤抖起来的双手,替他稳住了枪口。

    “快逃,敌人是我们世界的人!而且他是真的想让我们死!我们的战术全部被看穿了!”

    “说是要逃,可是往哪里?”天罡问道,千机猛地回头,发现退路也被魍魉群封死了。而所有的魍魉,都是刚属性的,似乎是把五剑之境肆虐的所有刚属性魍魉全部集中在了一个地方。

    刚才那两只魍魉王,原来不过是拖延时间。而趁着四人集中对付阳柔两只魍魉王时,用真正的杀器刚属性魍魉从身后包围住四人,再以魍魉王一举击破——对四位功体为阳属性的神兵而言,这是根本不可能攻破的阵型。“万事休矣吗……”六爻看着身后陷入慌乱的两人,而后望向天空……

    “不,还有机会!”他将长枪向地上一插,竟是在魍魉的包围圈中间画出一个阵法来。“天罡,长庚,你们留在阵法的中央不要离开。千机——”

    “一起去看星星吗?”

    某日夜晚,天像良好,正是能同时看见北斗七星与天边的金星的晴朗日子——当然这对阳属性的四位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果不其然,天罡与长庚又打了起来。长庚刀上的金光比平日更甚,而天罡的剑上也是闪着银光,化作北斗的图像。只消一秒,两人便缠斗在了一块。

    “你又皱眉了。”千机舒展了一下六爻的眉头,“他们这么打起来都是家常便饭了,你还担心呢。”

    “我只是在想,天罡与长庚身上到底有多少我还没发现的东西。”六爻心神领会,放松身体靠在了千机的肩膀上。“我是这支队伍的谋士,自然要完全掌握每一个队友的情况才行。”

    “偶尔放松一下也好。”千机捏了捏六爻的肩膀,然后突然拽着他躺了下来。“喂,你突然干什么?”

    “看星星啊。”千机煞有介事地指着星空数了起来,“我的创造者早早地离开了我,但我一直相信他就像空中的繁星一样注视着我,不管我身在何处。”

    “已故之人都会化作星星,默默守望着我们。是这样吗。”六爻突然握紧了千机的手,千机回过头,却见到六爻摆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那么,我曾对他们做过的事,也是可以得到原谅的吗。”

    “过去,我曾由于一次指挥失误,害死了许多人,自己却浑然未觉。等到我终于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却已经太迟了。死去的人不会回来,我犯下的血债永远不会得到偿还……不。”意识到千机还在身边,六爻停下了诉说,“奇怪了,这些事我对主公都说不出口的。”

    “我知道,因为叶修也曾是这样。永远都是一个人走在前面,不知不觉间得罪了不少人,最后甚至害了自己。”千机撑开伞,“而他的选择是,与我一起从头再来。”

    “这样。”六爻起身,与千机撑着伞的手双手交握。“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唯独面对你我会有如此勇气。因为如今的一切对我来说,也只是从头再来罢了。我要做的事,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千机跟着起身,“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那便是带领着自己的军队,自己的队友获得胜利。

    ——那便是跟随着自己的憧憬,自己的团队取得荣耀。

    另一边在天罡的运功之下,天边的北斗放出了光芒,光带直冲长庚而去。长庚亦不甘示弱,舞动着手中的刀,刀光与星光融为一体。剑锋对上刀锋,北斗对上星光,耀眼夺目的光芒自战场上绽放。

    千机撑开伞挡住了疯狂炸裂的光影,另一只手握拳伸向前方。

    “重回荣耀终能预。”

    六爻会意,与千机双拳相碰。

    “再上巅峰亦有持。”

    千机将伞变为战矛,一个横扫荡开面前的魍魉,而后战矛上绽开法术的光影。“哈……这本是用来逃跑的底牌,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自千机的召唤法阵中出现的,赫然是一只有着双翼的飞行怪物。那怪物一声长啸,就这么立在了千机的面前。“骑上来。”千机率先跨上了怪物的背部,随后六爻也跟着骑在他的身后。

    “目标是击倒魍魉王。”千机将伞变作枪形态,瞄准了魍魉王身前的引魂镜。“不过刚属性的魍魉王,连引魂镜也是刚属性的,恐怕我们一击无法将它击碎。”

    “而且让他注意到我们就完了。”六爻补充道。

    听了这话千机有些恼怒地反驳道:“既然这样,让我召唤出小飞龙上天是为什么?”

    “当然有了。刚刚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上来看星星的。”飞行怪物穿越了混乱之雨的云层,钻进了本该晴朗的天空。空中北斗星与金星分居银河两侧,清晰可见。“天罡北斗阵,加上金星加成的长庚刀法。这星星怎么样,好看吗?”

    “来这一出啊。”千机心下了然,举枪瞄准了魍魉王的头部,可枪管中只发出“噗”的一声闷响。“没有子弹了……”

    “有的。”六爻一手接过枪,将什么东西填入了千机伞的弹匣。千机定睛一看,那竟是一颗棋子。“刚才的支援已经让你竭尽全力了不是吗,那么最后一击就交给我吧。”

    “我来瞄准。”千机将枪架在肩上,一手扶住六爻扣着扳机的手。属于另一个人的内力顺着六爻的指尖流入自己的本体,最终化作势不可挡的山洪倾泻而出。

    自空中射下的一枚子弹精准地贯穿了云层,射穿了魍魉王的头部。雨也随之停下,露出晴朗的天空。魍魉王应声倒地,引魂镜朝向天空,毫无保留地将星空映在其中。

    “就是现在!”千机的喊声从空中传来,伴随着又一声枪响。天罡与长庚同时运功,引魂镜倒映的星海与真实的星海同时绽开光华,射穿了最后的魍魉王。魍魉们没了头领,顿时群龙无首,四处逃窜了开去。

    “赢了……”天罡难以置信地放下长剑,长庚随之放下了刀,他们的身上都有或大或小的,被混乱之雨腐蚀的痕迹。不过,都活下来了。

    六爻、千机、天罡、长庚,阳属性四人在一次必死的魍魉袭击中击败魍魉王三只,全部存活。小飞龙召唤兽到了极限,吼叫一声飞向了远方。千机将伞变作机械旋翼,与六爻二人缓缓降下。

    “快点回去吧,无剑快要等不及了。”天罡收了剑,催促道。

    “抱歉,木剑大人。这次未能击破千机伞。”

    身披黑色斗篷的人跪在木剑身前,他的身后站立着一位带着面具的侠士,浮生仔细一看那竟是早已死亡的绝命堂堂主千隐。“无妨,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木剑对着那身披黑斗篷的人挥了挥手。

    “不过我仍有一事想要请教木剑大人,你可知无剑身边还有什么擅长战术的侠士?”

    木剑摇头,“我在独孤麾下曾同擅长战术的谋士交过手,但我并不认为他会归顺无剑。对他而言,战场不过是伤心地罢了。”

    一旁的浮生听了木剑的叙述,竟是睁大了眼睛。“木剑大人,您所说的可是无名山隐者,原大将军六爻?”

    “正是他。”木剑一抬眼,“怎么,浮生你居然也认识无名山中人?”

    “不是。”浮生剑摇了摇头,“只是我无意看见,一位与你的描述很相像的侠士,在剑冢周边活动,并且同千机伞交好。”

    “我明白了。”黑斗篷的人敲了敲手中的法杖,“千机那家伙,居然也有朋友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让这个世界的人明白,我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名头可不是空穴来风。”

    “而且,我也不想让我的世界走向结束啊……”

    黑色斗篷滑了下来,露出那人银白如雪的发丝与属于异界的精灵耳。

    “千机伞,我灭神的诅咒随时恭候你的挑战——如果你能在我的手中活下去的话。”

*千机伞相关部分操作(召唤小飞龙骑)来源为全职圈@龙月 大佬,侵删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