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五僵散

鱼厨
刀学
打牌
扭曲
以上

我就不打tag你们能怎么样

【吴千中心无CP向】岁月静好


*想到啥写啥,礼节性不打tag,鬼知道我放了什么梗进去


    已是深秋十月。

    西湖畔的咖啡馆“天鹅座”内,吴千打开了手提电脑,接上数位板开始画画。

    他喜欢在这里画画。从窗口望去便是西湖的风景,春天能看见湖堤上盛开的画,而秋天也不寂寞,远处传来一两声天鹅的啼鸣。

    对了,下一次的作品就以天鹅为主题好了。吴千突然灵光一闪,随后奋笔疾书起来。不一会儿,屏幕上便出现了两只天鹅的形象,栩栩如生。

    “客人,您的咖啡。”服务生将吴千点的咖啡端了上来,随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吴千的电脑屏幕。“哟,新女主?”

    “……柳怀瑾,能等我画完再说吗。”吴千看也没看那位服务生一眼,新建了一个图层打下第二份底稿。而那位服务生非但没有离开,反倒是颇为亲昵地在吴千的身边坐了下来。“好吧,那我就先看着你画。现在店里也没什么客人。”

    与其说没什么客人,不如说根本没有吧……吴千抬头看了一眼门口,挂着的牌子显示“休息中”。而他自己,也是占了自己同咖啡厅的店主是旧友的便宜,得以在这个时间段钻进天鹅座工作。

    电脑屏幕上黑白两只天鹅的形象渐渐成型,一左一右展开,远看竟是形成了一对翅膀的图案。但是在柳怀瑾看来——“不会吧又是百合?我还以为新作终于能够有the·男神系角色出现了啊。”

    “你想当正派男神你就直说,我会考虑这一部给你一个棺材的。”吴千依旧没有抬头,只是转了一下笔,身后便传来了柳怀瑾“喂不要这样吧,上次我已经被你搞得死无全尸了,你说是吧白白?”的抱怨声。

    “你也别怨阿千了。”从厨房走出来第三个人,就是被柳怀瑾称作“白白”的那位店员,但是他胸口的牌子上却写着“青莲”两个大字。此人真名李白,与大家都知道的那位大诗人同名同姓,而且性格也是与那位大诗人如出一辙的浪漫主义,不过非常不喜欢别人在咖啡馆中叫他的本名,“我上次被他写得在床上躺了两年也没事啊。”

    顺便一提,柳怀瑾的胸牌是“三绝”。私人时间姑且不论,一到工作,他们之间就会以胸牌上的名字互相称呼了,这也是天鹅座咖啡厅的一大看点——虽然在吴千看来这种吸引女孩子的方式已经过时一个世纪了,女孩子当然就应该用女孩子来吸引才对,而且与之相呼应的正是吴千编剧的原创动画作品女粉丝一年比一年多了,虽然和女粉丝呈正比例增长的还有寄到工作室的各种刀具优惠券吧……

    画着画着吴千竟忘记了时间,直到青莲——他不希望别人称呼他李白,就叫他青莲吧——将天鹅座的门牌从休息中换成营业中,吴千才意识到竟然已经五点了。柳怀瑾替他再次满上了一杯咖啡,同时打开了电视。

    “今晚有小叶子的比赛啊。”柳怀瑾说道,并将电视调至了电竞频道。

    小叶子,全名叶千音,是天鹅座的常客之一,也是吴千与柳怀瑾的多年好友。不过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光顾过天鹅座了,原因是,满了18岁的他成为了他梦寐以求的荣耀职业选手。

    荣耀这个游戏身为宅男的吴千与柳怀瑾都不陌生,他们也正是通过游戏相识的,而吴千的动画工作室以前还接过替荣耀新副本画宣传动画的活。然而,当时一起玩的四个人,只有叶千音一个成为了职业选手。

    叶千音是个温和的人,无论吴千还是柳怀瑾都无法否认这一点。但是,一旦踏上战场,他的所有温和都会转变成为无所不用其极的狠厉。吴千至今仍记得四年前,年仅十四岁的叶千音离家出走打荣耀,却最终踏入的不是网吧而是天鹅座的场景。

    那时的他在画荣耀70级版本的宣传片,却对甲方要求的“全荣耀最美的景色”犯了愁。按照叶秋大神的攻略,荣耀的确是有几个风景甚美的地点,可是以吴千的技术却根本到不了那些地方。这时,天鹅座的门被推开了,咖啡厅里进来了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一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一手拿着荣耀的读卡器。少年环顾四周,见除了专心画画的吴千以外没有别人,便打开笔电玩起了荣耀——就在这时,吴千一眼瞥到了少年的ID。

    “鸾翔凤翥?”这位少年,赫然就是自己固定队伍中技术最好的一个。但是这时少年却受了惊吓一般,猛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站了起来,“我和嘉王朝的人聊不来。”

    “不……我是漫卷丹青。”吴千苦笑——前一天晚上,这位鸾翔凤翥刚带着他们的小队刷新了副本记录,却在回去主城的路上遇到了嘉王朝的围杀。当时的杭州四处都是嘉王朝的粉丝,也难怪他会有这样的反应。

    少年重新坐了下来,“原来是你。”然后,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当时的吴千觉得,这个世界上如果有天使,那一定是这个少年的模样吧——虽然事后他悲惨地发现,这位少年切开可比叶秋大神还要黑,“我是看你和醉墨两个人都在杭州,才会想要过来的。但是这里的人,一提到荣耀就是嘉世嘉王朝。”

    “所以你是霸图粉吗?不……你的角色是术士啊,难道是蓝雨的?”

    “我不粉任何一家战队。曾经粉过,但是……叶哥他在战队里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一定是的。”少年皱起眉头——吴千没有来由地觉得,这位少年一定经常做出皱眉的动作,他那张稚嫩的小脸也因此平添了几分老气,“我觉得,这里是全杭州唯一碰不到嘉王朝的地方了。丹青你画的这是荣耀角色吗?”

    “我的名字是吴千。”见少年用游戏名称呼自己,吴千感觉多少有些失礼,马上报上了自己的真名。“是的,为荣耀角色制作短动画,这是我的工作。”吴千也不知道为何就给这位少年看了本该是绝密的东西,或许是出于对他的信任,亦或是某种其他的感觉。“只是,荣耀方还需要我放进去一些游戏里的风景,但是我怎么都没法操作角色上去……”

    “这个简单。”少年接过吴千的电脑,熟练地打开荣耀界面,“嗯,一线峡谷的悬崖边……”他一边对照攻略一边操纵吴千的角色移动,不一会儿就完成了一回荣耀地图游,令吴千大饱眼福。他的手速并不是很快,但是精密的操作却让吴千望尘莫及。“果然很厉害。”

    “嗯,但是这样还不够,我的目标是成为职业选手,为了这个我才从家里出来的。”见吴千心满意足地关掉荣耀窗口重新开始奋笔疾书,少年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一时间咖啡厅中只有键盘的咔哒声作响。

    过了很久,直到咖啡厅进来了第三位客人,少年才心满意足地退出了荣耀,准备离开。而吴千,还要在这边赶一会儿稿子。

    “我的名字是叶千音。”临走时少年这么告诉吴千道,“你所知道的叶秋大神,是我的堂哥,也是我的目标。”


    广告结束,终于到了双方选手入场的时候。今天的比赛是新科冠军,也是叶千音最终决定加入的战队兴欣对决蓝雨。新赛季开始一个多月,正是叶千音利用自己不凡的操作水平与极高的战术素养——或许还有他从兴欣老前辈手里继承的的迎风布阵的超高技能点——大杀四方的时候,解说提到叶千音的名字也十分兴奋,甚至在赛前将他同蓝雨的战术大师作比较。不过,虽说叶千音非常年轻,但是吴千和柳怀瑾都知道,他的洞察力及指挥能力远远超过了一位十八岁的选手应有的水平——至少在那时,能够看出嘉世出了问题的圈外人,吴千只见过叶千音一个。

    在感到深深的佩服之余,在回家路上,以及之后的几次接触中,吴千越发觉得叶千音是个恐怖的人。一般吴千同叶千音的接触,也只是互相问好之后吴千工作叶千音打荣耀,偶尔吴千工作完了会被他拉着下几盘副本的程度——虽然如果身边还有个柳怀瑾当奶的话,肯定是会下一个下午的副本的。但是偶尔,叶千音同两人聊起战队的时候,却总是能想到一些他们想不到的东西。

    比如,仅仅通过看直播,他就能提出让一个战队反败为胜的方案。

    比如,每次战况出现意想不到的展开,他总能在导播切换镜头之前就明白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且做出的猜测永远是对的。

    对此他向吴千与柳怀瑾解释过:“我不过是将他们看作棋盘上的棋子,而把握所有棋子的动向是每一个棋手的基本功。”但是,身为外行的吴千与柳怀瑾不会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到底有多可怕。

    叶千音也深深影响了吴千的作品——他的第一部独立动画,其中的BOSS便是一个以叶千音为原型的,年纪很小但又十分强大的女孩子。而之所以选择将他以女孩子的形式表现,恰恰是因为吴千需要给这个角色一些弱点。

    换言之,在吴千的眼里,叶千音俨然是一个已经没有弱点了的怪物——如果心里只有荣耀不算的话。

    不知不觉间擂台赛已经结束了,叶千音到此为止没有上场,但是吴千和柳怀瑾都知道,团队赛才是叶千音的能力得以发挥的地方。

    黑白天鹅的润色也已经完成,而在两位天鹅小姐的背后,赫然放着的是荣耀的图标,两片翅膀与天鹅展开的翅膀互相重合。吴千合上电脑,看着电视中选手席上的叶千音站了起来,朝着比赛室走去。

    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