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花

此生无悔入热血,但求一睡圣乔乔。

【荒竹/荒目】神与笛中剑

神与笛中剑

*庆祝大号抽到荒川小号荒酱六星555的产物

*主荒竹副荒目,双CP。

*有辉金但不多,就不打tag了

*又名一目连老师给你们讲故事

*荒和竹子你们慢慢分,一目连老师我抱走了


    辉夜姬送给了金鱼姬一把梳子。

    由上好的竹制成的梳子,镶嵌着珍珠与宝石,饶是荒川之主也能看出这是大户人家用的东西。想到辉夜姬好像确实有个竹取公主的别名,他便没有多加过问,只是一目连一反常态地留意起了这把梳子的来历。他将这把梳子凑近鼻子闻了闻,又让身旁的龙跟着嗅了嗅,最后得出了某个结论。

    “荒川,你的女儿好像要出嫁了。”

    “金鱼姬不是吾的女儿……什么?”听了一目连这话,荒川之主突然“啪”地合上折扇,“此话怎讲?”

    “这把梳子的材质是万年竹,而且成色还相当不错。”一目连回答,“而万年竹这种植物在神界,代表爱与守护的誓言。那小鬼……还真是被了不起的人看上了呢。”说着,他沉下了双眼,“是我疏忽了,我早该知道辉夜姬是他带来的人……”

    “他?”

    “嗯,我这种小神究其一生都无法望其项背的,神界的大人物。古事记名曰须佐之男,然其真名为——”

    “荒。”

    “su……什么?”听到了陌生的词,荒川之主当即想将其重复一遍。“是荒(susabi),写成汉字同荒川的荒一样,都有着狂乱不羁的意思。而那位神明,恰是最早赋予万年竹这种意义的人。”

    “傻大个,你看到辉夜送给我的宝贝了吗!”门突然被金鱼姬打开,她正因四处都找不到那把梳子而苦恼着,见到一目连手中拿着自己的宝贝,立马开心地扑过去。“大哥哥是你把宝贝从傻大个手里抢过来的吧!我金鱼姬今天就先为你记上一功,等我征服了世界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不你眼前的这个大哥哥才是偷你梳子的罪魁祸首,荒川之主腹诽道。一目连摸了摸金鱼姬的头,将梳子还给她。“金鱼姬乖,大哥哥要讲故事了,要听吗?”

    “故事?”金鱼姬抱紧了身边的大金鱼,“要听要听!”

    一目连又转向荒川之主,“那么荒川大朋友,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盯着我看,你也想要听故事吗?——一个,关于荒和万年竹,还有爱的誓约的故事。”

    看着一目连笑着揭穿了自己,荒川之主顿时满脸通红,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这个连怎么拒绝别人都不会的神明,本身也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特质。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神道的概念尚未形成时发生的事情了。

    结束了在凡间的修行的荒,对人类的贪婪愚昧充满了仇恨,却独独对最后收留了他的冥界抱有恩情。然而冥界却是天照大神所不承认的领土,为了恢复冥界在高天原的地位,荒同天照大神大吵了一架,结果自然是荒输了,被盛怒的天照大神再度贬入凡俗。而此次交给荒的任务比上一次更加苛刻——那便是讨伐名为八岐大蛇的凶兽。没错,就是千百年前被封印在了阴界的八岐大蛇,而封印的实施者正是荒。

    再度降临人间的荒,不再是神之子那般赤身裸体的婴儿形象,而是变成了一位威风凛凛的武士。饱受八岐大蛇肆虐之苦的村民们见了他,都认为来了救星,然而对此情此景他早已司空见惯,甚至有些厌恶。

    过去身为神子时他便被人们如此崇拜,结果却落得一个被所有人背叛,唯有冥界愿意接纳他的后果,因而这次的荒对人类并不信任——并且很快,村民们的行动便验证了荒的猜想。

    ——为了防止自己被侵害,他们诱骗八岐大蛇,说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一处竹林,那里居住着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生气的妖怪。若是大蛇将其吞噬,定能助长其功力。

    “那便是……万年竹的林子。”荒川之主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没错。”一目连颔首,“竹林自古以来就是生命的象征,而那时的村民还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暗中保护着村子免受妖怪侵扰的,正是竹林之中的那个妖怪。”


    待村中的大人物将这一决定向荒禀报后,他不但没有露出丝毫喜色,反而勃然大怒。但他终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向着竹林的方向疾驰而去。在那里,他看到了令他惊叹的景象。

    一位少年身着白衣,手中拿着竹子削成的短剑,向着比他大上数十倍的庞然大物一次次发动攻击,带起一阵阵劲风。一旁的竹林好似有魔力一般随风起舞,发出沙沙的响声。那把剑并不锋利,却在八岐大蛇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仔细一看,荒发现少年身上环绕着一层竹叶的结界。

    经过一番努力,少年终于击退了八岐大蛇,这才发现他刚才的身姿被人所看见,提着剑便冲了上来。而荒早已被那道矫健的身影深深吸引,面对少年的突然袭击,他一下无法躲闪,只得用刀格挡。

    然而没过几招,少年便败下阵来——方才击退大蛇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体力,很快他便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荒刚想把他带回村子里去休息,就只见那个少年在原地变回了一根粗壮的竹子。

    荒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少年——这个他一见钟情的人,正是村民口中竹林里的妖怪。

    夜深了,他突然不想回到村子里过夜,便靠着那棵少年变成的竹子睡着了。


    第二天,少年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一个比他高上许多的“人类”抱在怀里,当即拔剑欲割断这个看见自己真身的人类的喉咙。荒的身体本能地感觉到危机,一把夺走了竹剑,将怀中人抱得更紧。

    “喂,人类,怎么回事……”失去了武器的少年只想赶紧把这个看到了自己真身的人类灭口,却苦于根本无法挣脱荒的怀抱。不仅如此,这个男人还不停地往自己的胸口蹭,嘴里喊着“竹”的名字。

    “竹?……这是在说我吗?”少年疑惑,他从未同人类正面交流过。之前也偶尔有几个村民见过他的真容,但都被他用妖力淡化了。有些心怀鬼胎想把他挖回去赚钱的,也都被他灭口,连尸体都未曾留下——但这样不仅一点也不怕他,甚至还与他亲密接触的人类,他是第一次见。

    荒终于从少年的体香之中回过神来,与少年四目相对。少年正欲捡起被扔在一旁的竹剑,却被荒按住了手。

    “我喜欢你,同我结婚吧。”

    荒不知何时已同少年紧扣起手,并说出了令少年怎么都想不到的话。“竹,我爱你。”

    “我不叫竹!”少年甩开荒的手,飞身拿起竹剑,抵住荒的喉咙。“那你叫什么?”荒没有起身,并且丝毫没有性命受到威胁的样子,依然淡定地问道,只是眼底的灼热不减。

    少年一下沉默了,他甚至没有一个可以称呼自己的名字。半晌,他才放下竹剑,愤恨地来了一句:“竹就竹吧,反正我本来也没有名字。”

    竹是生于竹林的妖怪,而这些竹妖利用自己产生的生命力,世世代代守护着竹林与其周围的村落。然而,八岐大蛇的入侵,将一切改变了。

    这个巨大的魔物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到处蔓延着死的气息,村庄自然也不能幸免。但是有一天,一位好事者将大蛇赶到了竹林边,然后便发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大蛇怎么都无法进入竹林,随着时间流逝,它渐渐放弃了对竹林的进攻。村中的人仿佛获得了救星一般,每次大蛇前来袭击村子,他们都会派遣年轻力壮的勇士,将大蛇朝着竹林的方向驱赶,借此换取村庄短时间的安宁。

    ——然而村民们不知道的是,大蛇无法进入竹林的现象,是由竹妖们用鲜血与生命为代价换来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化作城墙,化作土地的养分,将大蛇传播的死气挡在竹林外部,而耗尽生命的竹妖,会绽放最美的花儿然后散去。不知不觉间,竹林中的竹妖,便只剩下了少年一人。

    少年没有名字,有的只是将“死”的灾厄挡在竹林外的使命,因而少年不断地磨炼自己,久而久之他便变得比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竹妖都要强大,甚至能够不付出开花的代价便击退大蛇。然而,这样的战斗也终会有尽头。或许总有一天,他会倒在大蛇面前,成为大蛇的养料被吞噬,或是同自己的前辈们一般化作花儿散落吧。

    但就在这时,他遇到了这个有点不一样的人类武士。

    竹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武士有着远超一般人类的力量,而他来到这里的原因恐怕也同八岐大蛇有关。若是能与他联手,那再好不过——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是这样一种展开。

    这位人类武士,正跨越了种族和性别的障碍,向他求婚。

    被擅自命名为竹的少年自然是懂得谈婚论嫁的,但那……怎么都不该是一个才认识第二天并且记忆中自己永远是拿刀子指着他的人说出的话。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这个人类呢,竹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决定不再去想——天边泛起了阴云,大蛇的下一次进攻就要来了。

    荒也察觉到了异样,赶紧起身,不顾身上沾着的污泥,抓起自己的佩剑便同竹一起朝着竹林的边缘跑去。待他望见大蛇的身影,竹已经同大蛇交战起来了。他还是一样的身手敏捷,竹剑宛若身体的一部分那般活动自如,只可惜那把由他亲自打磨的竹剑说到底还是粗糙了一点。但这次,竹并不是独自一人。

    荒拔出了太刀,趁着竹吸引大蛇注意力之时,对着大蛇的脖颈划出了一道猛烈的斩击。血液顿时从大蛇的伤口之中喷溅而出,染红了荒的铠甲。竹看呆了——自己的攻击怎么都只能给大蛇造成一些浅浅的划痕,而这个人一出手就能给这个怪物重创。虽然是个怪人,但是现在不妨借他的力量一用。竹在剑上注入妖力,向着荒方才划出来的伤口戳刺过去——荒虽然能够给大蛇造成伤口,但是真正能够击退大蛇的死气的,还是竹所拥有的富含生命力的妖力。八岐大蛇无法忍受妖力的冲击,悻悻地逃了回去。

    战斗结束后,竹并没有回到竹林,而是将竹剑收起,从怀里掏出了另一样事物——那是一根竹笛。随后,他朝着村子的方向,吹奏了起来。

    荒见竹停下脚步,也停了下来,静静地聆听他所吹出的笛音。那音色十分动听,堪比他过去为神时听过的所有神乐,但却带了一股悲伤的情绪在里面。脚下传来凹凸不平的触感,荒低头一看,那竟是枯萎了的竹子,遍布在了竹林的外围。

    “这是……”一曲终了,荒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我的前辈,见过的和没见过的,但是大家都在同大蛇的战斗之中死去了。开出最美的花朵,然后死去……这便是我们竹妖一族的宿命。我能做的,也只是吹奏一曲悼念他们而已。”

    “除却战斗,我也只有这吹笛的技术值得称赞了。所以……我是不会爱上你,更不会和你结婚的。不久以后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战斗、开花然后死去……”

    “结婚这样的未来,根本不存在。只要那个东西还在肆虐一天,我就永远不可能获得幸福。”

    “没问题的,你可以不用再战斗了。”荒握住了竹的手,黄昏的天空霎时被满天星辰所遮蔽,“因为我就是为打倒八岐大蛇——为结束你的噩梦而来。”

    “我的名字是须佐之男,不是人类而是大海原的武神。你可以叫我荒。”

    随着幻境的展开,荒身上的衣服也发生了变化,从脏兮兮的铠甲变成了天神的战袍。紫色的战衣同夜空融合在了一起,竹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海上——想必这便是眼前之人所说的大海原吧。

    竹不是没有听说过幻境这一能力——同八岐大蛇作战的这些年里,他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妖怪,但幻境依然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能力。而眼前这个人,却真真切切地向竹展示了自己故乡的风景。

    “竹,请原谅我对你的失礼。”荒在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向你发誓,定会彻底退治八岐大蛇,然后我们便结婚吧。”

    这一次,竹没有拒绝。荒撤掉幻境,二人一同走进竹林,然后——相拥而眠。


    是夜,村子的方向燃起了火光,熊熊大火之中,八岐大蛇的身影依稀可见。竹被村民的求救声惊醒,连忙摇动一旁睡得正熟的荒。荒看到村落的现状,一下子跳了起来。

    为什么八岐大蛇会在村子出现!

    是因为自己的力量太强,它就此不敢袭击竹林了吗?但是,一旦八岐大蛇将村中的百姓屠尽,便会再一次转向竹林。

    不能再让竹受苦了。

    荒拔剑冲向在村中肆虐的大蛇,在离大蛇仅有一寸的距离开出了幻境。同方才展示给竹的幻境不同,这一次空中的星辰仿佛有了生命力,依照荒的所指向大蛇落去。接着,荒在太刀上附着星辰的力量,猛地一斩,大蛇的一个脑袋应声而落。但是荒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他借着惯性再一次砍向了大蛇的另一个脑袋。

    被斩落两个脑袋的八岐大蛇发出愤怒的嘶吼声,荒连忙在空中稳住身形,再一次召唤流星向大蛇砸去,随后瞄准了第三个脑袋。

    将八岐大蛇彻底打倒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将它的八个脑袋全数砍倒——这是荒离开大海原前往人界之前,天照大神对他唯一的忠告。而将那个怪物的脑袋全数砍倒,又怎么是一件容易的事——荒这才明白那位神明的真实用意,她哪是想要自己退治怪物,分明是想让自己去死——而后,他想起了同竹的誓约。

    “怎么可以……去死啊!”他怒吼一声,飞快地旋转刀刃,接连砍下了大蛇的两个脑袋。

    还有四个。

    荒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八岐大蛇见自己陷入了全面劣势,转而攻击起荒的幻境——若是戳破这虚假的天幕,就连这位武神也会无能为力吧。它朝着天空一声怒吼,原本瞄准了它的流星顿时被震碎成了粉末——紧接着那个蛇头便没了声音。

    荒从背后刺穿了方才高高昂起的蛇头,随后将刀侧向拔出,蛇头便落了下来。

    还有三个。

    荒已经无法召唤流星的力量了,只得一边躲避蛇头的攻击一边伺机而动,同时虚假的天幕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不久之后连他的幻境都将崩裂。他最终放弃了将星辰之力附着于剑上的战斗方式,向着一个蛇头扔出星轨,趁那个蛇头晕头转向之时将其砍了下来。

    还有两个。

    幻境已经维持不住了,整个崩裂开来,正当幻境的力量完全消失的一刹那,一个蛇头咬住了荒的右肩,而另一个蛇头也步步逼近。

    “绝对不会……输给你这种东西!”他将刀换到左手,然后对准那个朝着自己扑来的蛇头扔了出去。

、  还有一个。

    荒刚想凝聚神力给八岐大蛇最后一击,却发现自己的神力正飞速地流逝着——八岐大蛇吸取了自己的生命力,好不容易砍下的蛇头有了再生的迹象,而自己现在则是手无寸铁。“到此为止了吗……”荒的眼中已经没了神采,过去的一幕幕宛如走马灯一般从他的眼前晃过。

    ——作为神子被背叛,扔到大海中的情景。

    ——向天照大神祈求恢复冥界地位无果,被贬下凡的情景。

    ——同竹达成誓约,却终究无法达成,只得抛下他一个人等待死亡的情景。

    “对不起,竹……”

    自从被人类背叛后便发誓再不流泪的男人,为了所爱之人终于又一次流下了眼泪。

    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漫天飞舞的竹之花。


    竹赶到山下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

    荒的肩膀被咬住不得脱身,情急之下朝着蛇头丢过去一把宝剑,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自己的脚边。而八岐大蛇的蛇头,仅剩下了一个。

    他知道若是将那个蛇头砍下,竹妖一族持续多年的噩梦便能彻底结束。但是他哪怕拼尽全力也没有砍下蛇头的力量。

    ——竹妖本是一种弱小的妖怪,没有力量也没有法术,靠着顽强的生命力才活到了现在。而正是这顽强的生命力,令竹妖有了能够与八岐大蛇这类大恶魔对抗的力量。其中,燃尽生命力的“开花”更是竹妖最后的杀手锏。

    以竹的实力,若是开花,定是连八岐大蛇的蛇头都能砍下的吧。但是,他不能轻易地开花。

    竹妖一族仅余下他一人,如果他就此死去,八岐大蛇定会吞噬村子,竹林的防线就会彻底溃败。在遇到荒以前,他本以为自己会这样一个人守着竹林直到最后成为八岐大蛇的口粮,但是荒却给自己带来了希望。

    这个一见面就喊着要同自己结婚的男人,这个擅自同自己定下誓约的男人,不知何时,成了竹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如果是为了保护这个男人的话,竹愿意开花,献上自己的全部然后抱着竹妖一族最后的骄傲死去。于是,他捡起了荒掉下的宝剑,对准最后一个蛇头发动了他最强的刺击——


    “开!花!”


    白色的花瓣从竹的全身冒出,满溢而出的生命力自刀口中涌进了八岐大蛇的身体里,发出耀目的白光。一时间,天空被照耀得有如白昼。光芒散去,八岐大蛇的身影便消失无踪。

    “竹……”荒艰难地起身。八岐大蛇已经被消灭,但是白色的花瓣依然从竹墨色的头发间掉落。“荒,这就是我们竹妖的开花,我恐怕很快就会死掉了。”

    “竹,为什么!”荒接住竹掉落的花瓣,撕心裂肺地大吼道,“为什么!我们不是约好的吗,打败八岐大蛇就结婚,我们不是……发誓过吗!”

    “嗯,结婚吧。”竹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的口中也吐出了花瓣,“虽然只有这么一段很短的时间,但是荒……我想对你说,我也很喜欢你。喜欢到就算在你的怀里死去也不会感到遗憾的程度……”

    说完,竹便昏了过去,在荒的怀里变成了一株挂满了花朵的竹子。被他视若珍宝的竹剑与笛子掉了下来。就当荒看到这两样事物时,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醒醒,竹。你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我在大战之中失去了佩剑,从此以后,你便作为我的佩剑而活好了。”

    ——只要花并未散落,竹便尚未死去。

    荒朝着高天原疾驰而去,却并不是为了复命。他知道,在距离高天原一步之遥的地方,有一位神明。那位神明对打造佩剑很有研究,同时与作为武神的他是深交。


    “那位神明便是汝。”听了一目连的形容,荒川之主忍不住戳穿了他。“正是,不过锻造名剑我有信心,但将活物变为死物那却是我的第一次——因此我才会熟知万年竹的过去,并且认得出万年竹的香味。”

    “哦?汝且说说,吾是什么味道?”听见这话荒川之主突然玩心大起,挑起了一目连的下巴问道。还没等一目连开口,金鱼姬便抢答道:“咸鱼味!”

    “啊,好疼!”荒川之主顺手打了一下金鱼姬的脑袋,并看向一目连等待他的回答。

    “水的味道,无色无味却让人安心。虽然有的时候会很暴躁,但是在你的身边,我才能沉下心来。那么,故事继续吧。”


    神明答应了荒任性的请求,因为他也知道在这棵将死的竹子之中寄宿着一个强大的灵魂——并且如果他不答应,荒恐怕是会在冥府大闹一场把竹妖的灵魂抢回来的吧。随后,神明就问荒想要怎样的佩剑。

    荒看看手中的竹笛,以及被磨得无比粗糙的竹剑,想到竹那矫健的身影,以及他吹奏竹笛时那番哀伤却认真的表情。而后,回答道。

    “请为我做一把笛中剑。”


    竹的生命力无比顽强,只要本体的一小部分便能再度生根发芽。神明将腐坏的竹子切取了一小部分封于新的竹筒之中,完成了笛的部分。而剑刃则是换成了荒所用得惯的金属材质,又应了他的要求做得轻巧易于上手。

    期间竹曾数次显形,起初仍是掉着花瓣的残破模样,但随着笛中剑的趋近完成,竹渐渐地换了一副身姿。其发如白雪,身上的衣服也由随意的白衣变成了贵族的服装。“再等一会儿吧。”神明对着显形的竹如是说道,“很快你就能同荒再次见面了,他也一样等不及了吧。”

    终于,笛中剑完成了。神明将笛中剑郑重地交到了荒的手中,当荒握住那把剑的一刹那,竹的身形便显现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荒。


    “将逝的竹妖遇到了永生的神明,随后自己也变成了永恒。决定了,从今以后你的名字——这把剑的名字就叫万年竹好了。”

    “然后不久,万年竹便正式作为须佐之男的妻子,与荒一同迎接众神的祝福。而万年竹所守护的那片竹林,从此以后也冠上了‘万年竹’的名字,代表爱与守护的誓约。而辉夜姬,正是出生在那片竹林之中的小公主。”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金鱼姬,你真的很幸福,能够被她如此这般地爱着守护着。”

    “唔……”金鱼姬摇晃着小脑袋,显然还不明白“守护”一词的真正含义。“不过,辉夜是我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们要一起打败傻大个征服世界,大哥哥也一起来吧!……痛痛”荒川之主又拍了一下金鱼姬的脑袋,阻断了她想要劝诱一目连“征服世界”的野心。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啊,一定是辉夜!今天我们说好要一起出去玩的!”说着金鱼姬便飞奔出去开了门。

    出乎她意料的是,门外除了坐在竹筒上的辉夜姬,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长得比那个傻大个还高,另一个和傻大个一样有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她顿时被吓得跌坐在地上。“你还好吧,金鱼姬?”辉夜姬连忙去拉她的小手。

    “你们是……”

    “好久不见了,荒大人,万年竹大人。”荒川之主还在错愕之中,但一目连却好似事先料到二人的来访一般,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二位能够光临荒川府上,着实是我等无上的光荣。”

    “对我……没有必要用大人吧。”万年竹将笛中剑搭在肩膀上,“你姑且也是救过我一命的人。”一旁的荒则饶有兴趣地观赏起荒川之主府上的收藏来,并将那个男人叫到了一边。荒之前便对这个极东的河川之主十分感兴趣,如今终于得以近距离接触本人,万年竹便识趣地不去叨扰他。

    “哪里,万年竹大人如今是荒大人妻子的身份,纵使本为竹妖亦当行神之礼,况且我现在……”

    “离开了那座神社,对吧。”

    “嗯……虽然有过后悔有过不甘心,但是相对的,我也终于找到了必须要守护的人——哪怕是堕为妖怪都必须要守护的人。说实在的,那个时候我着实羡慕过万年竹大人,能找到真正想要守护的人,而不是束缚于某个使命之上孤独终老。”说着一目连望了一眼荒川之主与荒的背影,那两人正就荒川某条支流的改造聊得火热。“而直到我遇到荒川才知道……原来我所憧憬过的生活其实触手可及,不过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罢了。”

    “你……”万年竹打量着一目连,试图在他的身上找到那个如仙人一般总是笑着却没有自己感情的神明的影子,然而怎么都找不到,最后只得感叹,“变得有点人情味了啊。”

    “这个词也是荒大人教的吧。”一目连忍不住笑出声来。


    以同天照大神定下的誓约闻名的须佐之男,其一生只认真履行过一份誓约,那便是同自己的挚爱白头偕老之事。而他们的爱,也因被众神所守护着祝福着而闻名千里。可谁又能知道,这份誓约的背后,曾有过跨越生死的羁绊呢?

    “亘古不变,万年长青的誓言。”或许这才是“万年竹”之名真正的含义吧。


可看可不看的注解:

这里的竹子我敢称为须佐之妻是因为!这个竹子!他是有原型的!!!

他的原型是栉名田姬(女),真正意义上的须佐之妻。她的故事是全村的妙龄少女都被蛇吃光了,只剩下她一个了,并且须佐之男对她一见钟情,然后定下了“等我日了蛇就来娶你”的誓言。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真正让我把她和竹子画等号的原因是,她的化形是一把竹子做的梳子,然后一直插在须佐脑袋上没拿下来,开头的梳子也是暗示了这一点(俩大老爷们送梳子总不太好就换成了小姑娘们了)。然后wiki上有一条就怀疑栉名田姬其实是对蛇最终兵器,因为竹代表着生同蛇代表的死相对,我这里的竹子也是化用了这一点。

总之来我们大喊一声:竹子配荒,大蛇很慌!

评论(5)

热度(98)